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諸病纏身,我不治,你們哭什麼小說 第9章_歐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講台上,一個心寬體胖,下巴長了個痦子的中年女人慷慨激昂地講着卷子。說是中年女人,但她才剛剛破三,而且前幾年還生了個女兒,長得和她一模一樣。

大冬瓜剛剛說完一道題的思路,講的嗓子發乾,可向下面一看,看到的卻是一張張心不在焉的臉,時不時向路過投去視線的人。

啪!

大冬瓜一拍講台,聲音嚇了所有人一跳。

「路過!給我站起來。」

路過淡然地起身,看着這位對自己倍加青睞的老師。

大冬瓜環視一圈,大聲道:「來,你們不是喜歡看路過嗎?我讓你們看個夠!」

圍觀路過的同學被說的尷尬不已,可和學校里的兩大校花撕起來相比這點屈辱又算得了什麼。

大冬瓜輕哼一聲,直接開始點名。

「林遠,來,你告訴我路過臉上有什麼好看的?」

林遠的胸口還在隱隱作痛,但被點名,他也只能不情不願地起身。

「沒什麼好看的。」

大冬瓜掃了他一眼,林遠見好就收坐了下去。

下一秒……

「陳芸!」

「路過比我好看是吧?」

陳芸訕訕一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隨即便響起了雷鳴一般的笑聲,中間還夾雜着無數聲調侃。

「好傢夥,陳芸你總算暴露了!」

「你怎麼能這麼說老師呢?」

「就是,大冬瓜哪裡不好看?」

「……」

「章程,這節課你給我站着聽,不是喜歡給我起外號嗎?」

一陣嬉笑怒罵後,課堂再度恢復平靜,路過身為當事人從始至終都沒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有在聽到章程叫大冬瓜以後笑了兩聲。

鈴響過後,十一班裡的氛圍變得愈發古怪,他們看向路過的眼神已經到了不加掩飾的地步。

章程這個樂子人更是直接,打算向路過打聽打聽八卦。

還沒等他有所行動,門口的一道倩影讓十一班的空氣頓時一滯。

「哥!」

路寧寧脆聲喊了一聲哥,急匆匆地跑到路過面前,把手裡滿滿當當的袋子放在路過桌子上。

「這是我給你買的早餐,哥你今天走的這麼早一定沒吃早飯吧?」

「上節課我來找你了,你不在,早飯有些涼了,我又給你買了其他的吃的,你要是不喜歡我重新給你買。我……」

路寧寧的聲音戛然而止,因為她對上了路過淡漠的眼神,在這道毫無感情的目光的注視下,她忽然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路寧寧,我昨天說過的話你忘了?」

路寧寧急了,眼圈瞬間紅了起來。

她知道路過是在說和她斷絕關係的話,可、可是……

「哥,」路寧寧半蹲身子,一把抱住路過的胳膊,說話時聲音已經帶上了哭腔,卑微地乞求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對,我不該和你耍小性子,不該和你賭氣賭了這麼久,我知道我不配當你妹妹,我求你,求你別不要我……」

路過頂着十幾道好奇震驚的視線,眉毛微挑,心裏明白了什麼。

「你進我房間了?」

路寧寧聲音沙啞,連連點頭,眼淚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我進了,我都知道了,求你,求你……」

路過面無表情,淡漠的瞳孔中多出一絲微弱的光亮,最後這些都只是化作一道嗤笑聲。

「有些事不是……」

不等說完,路寧寧執拗地打斷道:「我不管,你是我哥,我路寧寧只認你這一個哥。」

「路過,路寧寧好歹是你妹妹,不至於連妹妹都不要吧。」

「路過,你……」

突然的插話聲讓路寧寧看了過去,她就像一頭護食的豹子,警戒周圍的一切。

看到來人,路寧寧立馬進入攻擊狀態,咬牙訓斥道:「蘇茗薇!我告訴過你了,別來靠近我哥!你還嫌我哥的……」

「路寧寧。」路過忽然打斷道。

只一瞬間,路寧寧就停住嘴,回頭可憐兮兮地凝視路過。

「哥。」

「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好了。你明白的。」

路寧寧抿着嘴唇,在一陣糾結後最終還是點頭應下。

她傷路過傷的太多了,她不想再做出讓路過心寒的事,哪怕是對親人隱瞞這些事。

不等鈴響,江珊快步走進了班裡,看到路寧寧的身影后,她的視線在路過、路寧寧、蘇茗薇三個人之中來回掃視,最後無奈嘆息一聲。

「大家把昨天的卷子拿出來,課代表你先給班上同學講講。」

「蘇茗薇,你和我來一趟。」

江珊雷厲風行地吩咐完以後,帶着不明所以的蘇茗薇離開班級。

都高三了還鬧出來這種事,她這個當班主任的不管不行了。

江珊剛走,上課鈴就響了起來。

路寧寧戀戀不捨地蹲在路過身邊,始終不願離開,彷彿她這一走就會徹底失去路過這個哥哥一樣。

路過看着路寧寧發紅的眼圈,越長越漂亮的臉頰,心神不由得一陣恍惚。

現在的路寧寧就像是當年的他,他的處處示好最終換來的是疏遠和隔閡,那路寧寧呢,自己打算怎麼對她?

「回你的班裡吧。」

眼看路寧寧還是不願離去,路過加重語氣道:「還不走?」

路寧寧微微點頭,最終還是從後門走了。

班裡只有涌動的風聲和英語課代表講題的聲音,路過神情恍惚地看着窗外,腦海里一直浮現着的是那個弱弱小小,向自己宣示主權的小傢伙路寧寧。

她長大了。

可惜已經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