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諸病纏身,我不治,你們哭什麼小說 第5章_歐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短短一下午的遭遇讓路過身心俱疲的同時又令他神清氣爽。

等回到家,餐桌上整齊坐着的三個人讓路過微微挑眉。

呦呵,稀客回來了!

路過表情玩味,剛想回到房間,坐在首位上的男人眉頭一皺,不滿地斥責道:「回來了連句話都不會說?」

路過腳步一頓,轉過身,鄭重地彎腰行禮,同時問候道:「父親,紀阿姨,我回來了。」

這一幕讓飯桌的三個人徹底傻了眼!

路國生喘着粗氣,用力把筷子拍到了桌上,發出猛烈的一聲響。

路國生髮起火來格外威嚴,沒有多少犯人看到這一幕能雲淡風輕。

「你就是這麼和爸媽說話的?這是你媽,不是你紀阿姨!我平時就是這麼教你的?」

路過抬起頭,平靜地掃視飯桌上的每一個人,路國生,紀阿姨,還有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路寧寧。

他的眼神讓三人都感到一陣陌生,但沒人多想。

紀玲輕輕拍了拍路國生的肩膀,「別生氣,有什麼話好好說。你回來一趟不容易,和自己兒子生什麼氣?」

路國生沉着一張臉,對着路過怒目而視,「兒子,我寧願沒有這種兒子!」

紀玲無奈地看了路過一眼,帶着幾分埋怨的語氣說道:「你看看你,一回來彎腰問好是幹什麼,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虐待你了。」

「我錯了,紀阿姨。」

路過的道歉讓路寧寧心裏一緊,再也無法保持冷靜,她看向路過,姣好的面容在這一刻顯得嚴肅冷漠。

「路過,爸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你就不能好好說話?」

「我怎麼了?」路過忽然反問道,像是問詢路寧寧,又像是質問路國生。

他想不通自己從回來以後到底做錯了什麼,如果禮貌待人也是一種錯誤,那他以後不這樣做就是了!

「你說呢?」路寧寧拔高聲調,看着自己這個名義的哥哥帶着滿滿的厭惡和反感!

路過不屑的輕哼一聲,這個舉動在此刻格外引人注目。

「路寧寧。」

路過沉聲開口道:「如果我問候父親和紀阿姨也是種錯誤,那你從過去到現在連一句哥都不叫又算什麼?」

「我是陌生人嗎?啊?!」

路過的話讓路寧寧瞬間啞口無言。

「路過!!!」

路國生猛地起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我就是這麼教你的?你要是再敢和你妹妹這麼說話你就給我滾出去!」

「老路!」

紀玲眼看自己勸不住發火的路國生,只好看向路過。

「路過,你也是,路寧寧是你的妹妹,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嗎?」

路過沒有看紀阿姨的臉,而是盯着路寧寧沉聲問道:「路寧寧,你有一刻把我當成你的哥哥嗎?」

路寧寧沉默不語,因為她心裏清楚這個答案,但正處在氣頭上的路國生卻沒能注意這點。

路過露出譏諷的笑,沒有再看一眼,徑直回到房間。

不等他躺下,門外傳來的腳步聲讓路過站在原地,等待怒氣沖沖的來人。

啪!

屋門被路國生一腳踹開,在他身後是試圖拉着他的路寧寧和紀阿姨。

「路過!!!」

路國生甩開身邊的胳膊,上前拽住路過的衣領,讓他的眼睛直視自己。

可路國生看到的卻是一雙毫無波瀾,甚至是一雙死氣沉沉的眼睛。

路過的態度讓路國生火冒三丈,一把把路過摔在床上。

「老路!」

「爸!」

「你們別管!今天我要打死這個不孝子!」

路過冷靜地整理衣領,渾不在意地再度站起,直視路國生的眼睛低聲道:「夠了嗎?夠了就出去吧,飯你們吃吧,我不吃了。」

路國生顫抖地指着路過,滿腔怒火最後只化成一句話:

「以後你也別吃了!!!」

路國生被紀阿姨拽出了房間,房間里只留下了路寧寧。

「路過。」

路過冷漠地看着眼前這個妹妹,毫不掩飾心裏的反感。

「剛才的話你沒聽見?」

「你——」

路寧寧惱怒道:「活該你有今天!」

路過自嘲一笑,用路寧寧聽得到的聲量自嘲道:「是挺活該的,不過以後不會了。」

「所以現在滾出我的房間!」

路寧寧眼圈微微泛起紅光,怒氣沖沖地離開房間。

沒一會兒,外面隱約傳來路國生的怒吼,路過聽得很清楚,無疑說什麼自己沒有他這個兒子的話。

這種話他聽了無數遍了,他聽膩了,也當膩了。

有些道理的解釋權永遠掌握在父母手裡,路過反抗不了,也沒想反抗,所以他就想看看這些道理被當兒子的他用在他們的身上會引發什麼。

現在情況已經很明顯了。

路過把袋子裏面的病歷拿了出來,看着上面的內容怔怔出神。

這麼大個人去了趟醫院,帶着個印有心理科字樣的袋子回來,房子里竟然沒有一個人發現。

嘖嘖嘖,還有臉說什麼教訓的話……

路過拿出病歷,一點點撕成粉碎扔進垃圾桶,順手把袋子放到抽屜里,仰頭大睡了起來。

睡夢裡的路過徜徉在自由的海洋中。

忽然間,一陣陣砸東西的響聲呵制止的聲音猛然響起,路過厭煩地輕嘆口氣,從夢境中睜開雙眼。

房間里,路國生把路過的東西砸在地板上,這些東西里有舅舅送給他的吉他,母親在小時候給他買的生日禮物。

一件件被他視若珍寶的物品破壞損毀,路過心裏竟掀不起半點波瀾。

「老路,你幹什麼啊!這些都是路過的東西,你怎麼能隨便砸!」

路國生一腳踩在吉他上,大聲訓斥道:「我讓他今天說出這種話,讓他不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一定就是玩兒這些東西玩兒的!」

「爸,別砸了!」門口的路寧寧也難得開口勸了一句。

路過看了一會兒,忽然覺得腦袋有些暈,於是坐在椅子上,繼續看着路國生砸東西。

嗯,不得不說,坐下看就好多了,腦袋也不暈了。

「誰讓你坐着的?給我滾起來?!站着看我砸這些東西!」

路過笑着站起身,順手把抽屜里所有東西全都拿了出來。

「砸吧,把這些東西順便幫我砸了。」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房間內的氛圍忽然一滯。

三人愣在原地,目光同時看向路過手上的東西。

路國生只是猶豫片刻,下一秒一把將東西搶過去重重砸在地上,將這個東西摔成粉碎。路過的異常舉動讓路國生心裏生出一股異樣的感覺,他本能地反感這種感覺,自然不會有所考慮。

但下一秒,路過的話讓所有人臉色一怔。

「那是爺爺的東西。」

路國生再度把路過推倒,路過毫不在意地起身說出剩下的話。

「那是他當年送你的東西。」

「爺爺,舅舅,母親,他們送的東西你都砸了,所以繼續吧,再把你送的東西也一起砸了吧。」

路國生意識到了什麼,但在氣頭上的他已經收不住手了,從他浮現出這樣念頭的時候開始,無論是他還是路過都收不住了。

下一秒。

路過故作驚訝道:「啊,不好意思,我忘了你送的東西都在路寧寧那。」

路國生忽然僵持在原地,路寧寧也被路過說的臉色發紅。

「那是你妹妹!!!」

路過微微眯起眼睛,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聲音輕聲道:「以後她不是了。」

這一刻,路寧寧的身體忽然一顫,路過的話讓她的內心瞬間被恐懼填充,感到一陣難受。

從路過回來時的異常態度再到剛剛他說過的話。

這讓路寧寧隱約意識到路過不是在開玩笑,她好像真要失去……這個哥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