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凈身出戶,前夫要找的大佬都是我全文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周夢蝶回敬她莞爾一笑,二小姐,你就好好在柴房思過吧。
眾人都散了,周夢蝶回去時,陸銘遠卻跟在她身後。
「還有事?」
「柔兒不懂事,她說的話,你別往心裏去。」
周夢蝶挑着眉,「哪句話?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以前她罵我還少嗎,也沒見你替她道過歉。」
「以前是我不對……」
「停。你覺得現在說這些有意義?陸銘遠,我明着告訴你,我一分一秒都不想在這裡待,我們趁早和離,免得互相厭棄。」
陸銘遠以為自己聽錯了,有些懵。
「你……你說什麼?」
「我說我們和離!」
心臟抽搐了一下,陸銘遠竟覺得有些窒息。
「你是認真的?」
「一千個一萬個認真!恨不得馬上就走!」
男人闔上雙眸,深吸氣,睜開時,眼尾一抹紅。
「那你當初為何非要嫁給我!現在想走?憑什麼!」
「憑什麼?你好意思問我憑什麼?」
周夢蝶咬得牙齦作響,「這一年來,我付出的所有都被你當成驢肝肺,我的受的委屈你充耳不聞,我的真心你摁在地上踩,你但凡有點良心,也不會問出憑什麼這三個字!」
陸銘遠沉默,被堵得啞口無言。
「是我瞎了眼,你怎麼會有良心,早就被狗吃了。」
周夢蝶嘴角勾着,眼底卻儘是失望的冷。
陸銘遠朝她靠近一步,「給我個機會,我會補償的。從前的所有都是我的錯,你相信我,我……」
「夠了!遲來的深情,賤如草芥,我看不上。」
周夢蝶甩開他,轉身就走,被陸銘遠鉗住手腕往後一扯。
「你看得上也好,看不上也罷。周夢蝶,我絕對不可能,放你走!」
男人臉色沉戾,已經控制不住掌下的力道,快要將她的手腕擰斷,不顧她的掙扎,將人扛起來。
沒有去漱玉軒,而是把人帶去了他的居所云淵閣。
這裡只有在大婚那天,周夢蝶才住過一晚,而那晚,陸銘遠是睡的偏房。
周夢蝶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陸銘遠點了她的穴,連綁繩子都省了。
「陸銘遠,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手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他面無表情扯開她的外裳,痛到極致時,連神情都麻木了。
「那就恨我,我不介意。」
肩胛傷口的痂已經掉了,剩下淡粉色的肉痕,他吻上去,周夢蝶想拚命推開他,卻連手也抬不起來。
「你滾開!」
「看,你的身體根本不會抗拒我。」
他自欺欺人地笑着,指尖細細撫摸着那一處,隨後,狠狠咬上去,皮膚被刺破,鮮血淋漓。
「啊!」
周夢蝶痛得大喊一聲,淚如泉湧。
陸銘遠逼迫着她正視自己,手掌扼住咽喉,狠戾地咬破她的唇角,血腥味蔓延,周夢蝶喘不過氣,喉頭的窒息感讓她漸漸失去意識。
就在她快要暈厥的一瞬間,陸銘遠鬆開了手。
周夢蝶大口呼吸着,不停地咳嗽。
「記住了嗎?痛和恨的感覺,是我給你的。」
「咳……咳咳……陸銘遠……你瘋了。」
男人原本溫潤的眉眼,此刻面目全非,只剩下叫囂的慾望,和名為得不到的癲狂。
「從你招惹我那天開始,你就逃不掉了。」
他的手撫上她柳葉般的眉,「還記不記得在書院,你翻牆來看我,我在海棠樹下看書,牆頭上的你卻笑得比海棠還艷。」
指尖划過濃長眼睫,那一彎翦水瞳,笑的時候燦如星辰。
「後來我入了仕,瓊林宴打馬遊街,你從高樓上跌進我懷裡,笑着說,探花郎的馬我也想騎一騎。」
滾燙的指腹沿着剔透的鼻尖下滑,「再後來,我們成了親,揭蓋頭時我愣了,從來沒有見過,你嫁衣似火的模樣,美得不像是真實的人。」
最後,停在她染血的唇邊,拭去那一抹殷紅,「那夜我雖然宿在偏房,可是我忍不住,自瀆了。」
周夢蝶緊閉着雙眼,枕頭已經濕濡了一大片。
「你還說這些做什麼,你不是照樣娶了蘇婉顏。」
「因為,我要報答她的救命之恩。」
「所以呢,你就把我的心剜出來,去哄她的開心嗎?」
陸銘遠撐起身,目光由上而下逡巡,月色中,羅裙包裹的曼妙軀體彷彿世間最惑人的**,他用最**的眼神褻瀆她。
手指觸上束胸的衣帶,「知道為什麼我會這麼對你嗎?因為,父親看你的眼神,比我還要灼熱。」
周夢蝶猛然睜開眼,「你在說什麼?!」
陸銘遠陰鷙低笑,「賜婚的聖旨,雖是你求的,可也是他點頭應允的。他對你那份齷齪心思,讓我作嘔。他從來都不愛母親,你進了陸家,他眼裡便更容不下旁的人。」
「所以,我才故意冷落你,任由她們欺負你。」
周夢蝶滿眼慌亂,難以置信,「不可能,父親他,不是那樣的人。」
可陸紹霖對她很好,連院子都是他親自挑了最好的留給她,敬茶時他溫和又慈愛,他調任出京之前,程氏根本不敢像現在這樣對她。
「那不過是……是長輩的關愛而已。」
「你信嗎?我只信我看到的。他的書房密室里,收藏了幾十上百張畫像,通通畫的都是同一人。」
陸銘遠眼裡都是嫉恨,「你猜猜,那畫像上的人,是誰?」
他捏着她的下巴,「是你啊,我的玉兒。」
周夢蝶抑制不住地渾身顫抖,「不可能!不是的,不是這樣……」
她喘着氣,平息着震驚的心緒,而後狠狠回瞪他,「既如此,那你就繼續恨我厭惡我,我離開陸家,你們便能家宅安寧!你放我走!」
陸銘遠俯身到她耳邊,勾起嘴角,「不。因為我,反悔了。」
「我偏要佔着你,要你為我生兒育女,要你完完全全只屬於我。而他對你的心思,只配埋在罪惡的深淵,永世不得超生,一輩子都見不得光。」
周夢蝶絕望地閉上眼,她竟不知他已瘋魔至此,今夜難道,真的逃不開了嗎?
忽然,窗扉洞開,一隻翠色小鳥直撞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