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一世我為尊第1章 金鯉送寶在線免費閱讀

重生一世我為尊第2章 重生還是穿越在線免費閱讀

扶光閑乘白玉傘,鐵林難修通天路。

悠悠晴日,一塊巨大的球狀物體拖着火尾從天邊墜落。

隨着轟隆一聲,球狀物體直直砸中一棟教學樓,三層的教學樓在眾目睽睽下塌成廢墟。

灰塵瀰漫,巨大的裂縫往外延伸至數百米遠。

校園中的一切淪為廢墟,那搭載了數十屆,成千上萬的學生揮灑汗水,奮筆疾書的情景也隨之埋藏。

廢墟正中,巨大的球形物體閃着金屬的光澤,深陷地面。

咔呲一聲,球形物體上一道大門打開,兩道套着白色盔甲的紫色身影從中飛出。

「這裡就是所謂的下等星球嗎?桀桀桀,居然都是15點的戰力,真是弱的可憐啊。」

他們懸浮在空中,紫色的瞳孔掃視着周圍,滿是不屑。

而他們的外貌也被所有人看到:頭頂雙角,肘部各伸出一道臂刃,肩膀和膝蓋上更是長着鋒利的骨刺。

如同天生的戰士。

所有士兵渾身緊繃,架槍瞄準,圍在四周的裝甲車紛紛調轉機槍頭,一種名為緊張的氛圍籠罩在所有人心頭。

「柯拉米茲,這群土著居然還想反抗,不如我們來比賽誰殺戮得更多吧。」

「桀桀桀,布拉卡,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殘忍啊!」

話音剛落,一道紫色身影拉出一道殘影,從空中俯衝而下,穿梭在人群之間。

寒光不斷閃過,一名名士兵被劃破喉嚨,不甘倒下,眼中只有一片迷茫不解。

鮮血順着柯拉米茲的臂刃上緩緩滴落,他的臉上早就露出病態的笑容,殘暴地望着周圍的人類。

「噠噠」

機槍聲迅速響起,子彈如金屬風暴般傾射而出。

兩道紫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甚至把所有人的火力都溜在身後。

「桀桀,這群土著的熱情還是蠻高漲的嘛。」

「那不如讓他們更熱烈一些吧!」

說著,其中一個紫色身影兀地停住,子彈傾泄在他身上,但他臉上卻露出邪魅的笑容。

「高能射線。」

布拉卡將體內能量匯聚在手上,虛空一划,一道紫色激光橫掃而出。

一路上無論是人還是裝甲車都毫無阻礙地從中划過,甚至在地面上都留下足有近半米的深痕。

爆炸聲陣陣響起,六台裝甲車頃刻間化為一堆殘骸,燃着烈火。

布拉卡和柯拉米茲二人懸浮在空中,嘴角掛着殘忍的笑容,病態地欣賞着周圍的血與火。

「為了人民,兄弟們,殺。」

然而他們想像中的恐懼和慌亂卻一點也沒有看見,眼前只有一群毫不畏死的勇士。

明知不敵,也不會退怯一步。

「這位同學,前方有重大事故,請儘快撤離。」

遠在數百米外,一道拉的很長的警戒線橫在學校和外界之間。

「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嗯?同學,你在說什麼?請儘快撤離。」

「嗚~嗚~」

伴隨着是響徹天空的警鈴聲,莫凡抬頭望天,不知何時,一朵烏雲遮住了太陽。

「喂,同學。嗯?」

一陣風刮過,士兵眨了下眼睛,面前卻是空無一人。

布拉卡一爪卡住一名士兵的脖子,手上力道逐漸加重,士兵的臉隨之通紅漲紫。

「螻蟻,我很不喜歡你的眼神。」

「布拉卡,不要再玩了,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然而他話音剛落,布拉卡一條胳膊憑空斷裂,切口整齊無比。

士兵隨隨之落到地面,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本能還是讓他舉起步槍,一梭子直接掃在布拉卡身上。

子彈全部擊中布拉卡,卻是連皮都沒破。

「啊~到底是誰?出來!」

布拉卡捂住自己的斷臂,瘋狂吼叫。

「兩個不過剛剛突破銅皮鐵骨境的菜鳥,居然學人家搞星際侵略,不得不說你們是真的會裝。」

一道看起來並不起眼的身影突兀地出現在布拉卡身後,兩人背對背,卻是讓布拉卡身心俱寒。

「守護者,對不起,我投降,放我一馬。」

誰料話還沒說話,布拉卡已然轉身一爪揮出,肘部的臂刃閃爍着寒光。

「守護者,好久沒聽到了,這是從哪個紀元就傳下來的?」

莫凡眼睛微微眯起,像是陷入沉思,平淡的聲音讓布拉卡再次膽寒。

因為他臂刃划過的人影已經化成泡沫般消散,而聲音卻是再次從背後傳來。

「靈氣復蘇,萬星來朝,天下大同,亂世將至。你們最先出手,着實勇氣可嘉!」

原本陷入絕望的兩人心頭一喜,坷拉米茲臉上更是露出一抹劫後餘生的笑容。

「就先赴死吧。」

兩道爆裂聲響起,兩道狂風幾乎同時暴起,布拉卡和柯拉米茲還未反應過,便化為飛灰消散在風中。

狂風席捲,將廢墟清理出一片空白區域。

與此同時,其他很多地方,不少外星勢力亦如雨後春筍,紛紛冒頭。

但是他們原本信心滿滿的以為是自己的機緣福地,卻沒想到是死亡墓地。

昆崙山妖氣衝天,海外再現蓬萊,方丈,瀛洲三大仙島,蜀山巨劍虛影,龍虎山龍騰虎嘯,湘州萬屍山僵皇飛天,,,

如同一道喚醒無盡歲月的鐘聲響起,沉寂多年的華國神州大陸瞬間風起雲湧。

「轟轟轟~」

這時,幾乎全世界所有人都聽到道道劇烈的聲響。

天空之上,一朵朵雄偉的蘑菇雲屹然而起。

莫凡抬頭望向早已風雲色變的天空,一如被攪動的河水,清澈卻難掩其中的渾濁。

一如六年前的春天,自己穿越而來,投入末法時代的浪潮。

,,,

陽春三月不見雪,破曉金梅迎春來。

兩岸柳樹被春風喚醒,嫩芽抽枝,如碧玉般喜人。

河流中碧波蕩漾,一隻只飛鳥盤旋在水面上,啼叫一聲又再次飛起。

翅膀撲擊水面,濺起一片浪花,搖碎一片金光。

一條古樸的石船正悠然地劃開水面,穿過一片又一片綠油油的浮萍。

船上有一老一少,老人布滿粗厚大繭的大手握着一根油光滑亮的竹竿,兩鬢稀散的白髮悄然地訴說著歲月的痕迹。

老人嫻熟地將絲網拋灑在河面上,臉上掛着淡淡的微笑。

其身後一塊塊塑料泡沫漂浮在河面上,便是他忙活一上午的成果。

而小孩此時正閉着眼睛躺在船上小憩,小手自然而然地垂在水面上,吸引了一群小魚在周圍遊盪。

溫和的陽光在河面上撒下金輝,河底水草輕輕搖動。

草魚,鯽魚,烏魚,,,魚群們順着河流緩緩遊動,怡然自得。

沒人注意到,臨近水面,一條閃着金色光澤的鯉魚從遠處搖擺着尾巴衝刺而來。

金色的魚鱗毫不費力地劃破水流,奮力地逆流而上。

速度極快,兩道金色鬍鬚在水流中搖晃,一對玲瓏金角立在額頭,着現神威。

遠處看,彷佛一道金色閃電般,直擊小孩垂落在河中的小手。

「嘶,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