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結局人物結局 第8章_歐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咕咚。」

小夥子喉結抖動,咽了口水。

是面太香了?

是夏曉蘭太漂亮了!

這種破縣城,還有這樣的絕色?

皮子白的晃眼睛,眼睛裏汪着水光,尖下巴,明明是很正經的藍色上衣,被她鼓鼓的胸一撐,頓時變得不正經了。額頭上纏着一圈兒白紗布,可見隱隱的血跡,越發惹人憐愛了。

看她小口口吃面,真讓人恨不得變成碗里的麵條……其實今天在縣城一路走,到哪兒都有這樣驚艷的目光。劉芬以為別人的注目是因為母女倆穿得破,其實都是看夏曉蘭的。

麵攤大嬸重重敲了一下碗,總算把這小夥子給扯回神了。

「你要吃面不?」

小夥子有點不好意思,把大飯盒遞給麵攤大嬸:「瞧您說的,老遠兒就被面香給勾來了,要兩碗,裝飯盒帶走!」

一口京腔,原來不是本地人。

夏曉蘭眉頭一皺。今天是有人偷偷打量她,可也沒有這個外地人這麼直接大膽的。

還是不太適應眼下的這張臉,想想她頂着一張不好看的臉活了幾十年,一時間很容易忘記她眼下長得有多好看。單是買鎖還不保險,一會兒吃完面就去買把剪刀。

大骨頭湯在小爐子上咕咕翻滾着,麵條擀的又薄又細,外地小夥子要的兩碗面很快就煮好了。給了錢還捨不得走呢,一步三回頭的。

劉芬也覺得不對勁,加快了吃面的速度。

3毛錢的面是大海碗裝的,劉芬把碗里的湯喝得一滴不剩,這時候的人肚子里都沒油水,敞開肚子吃,女人一頓吃一斤饅頭都輕輕鬆鬆。

夏曉蘭又拉着劉芬去買刀。

她之前就想買把菜刀,不鏽鋼的菜刀看上去質量就好,還是滬市生產的……一把賣5元,夏總當時扭頭就走了。東西是好,兜里的鈔票不經花,現在想想,買把剪刀也行的。

外地小夥子端着兩大盒麵條,依依不捨回到車上,把麵湯給灑了。

駕駛室坐着個男司機,剪着板寸頭,臉長得有稜有角的,從哪個年代的審美來說都很帥氣。

「瞧你那出息!」

下車買面的同伴不樂意了:「誠子哥,我就沒見過這麼漂亮的人,你要見了,保證你也走不動路。」

京城滿大街有多少大姑娘小媳婦?

他就沒見過比剛才那位長得更好看的。

不是那種硬邦邦英氣的長相,是嬌嬌媚媚的,看上去不太正經,最勾男人的長相。

「咱先前就說好了,就帶你跑這麼一趟,這當中的門路你能學多少算多少。學不會,你樂意窩哪兒窩哪兒去,要不你現在就留在這縣城喇蜜?」

喇蜜是京話里泡妞的意思,誠子哥這人有點邪氣,脾氣也不好,下車買麵條的小夥子就不敢說話了。兩人把麵條吸溜完,又把大車開着走了。

兩條腿沒有四個軲轆跑的快,過了兩條街又恰好遇見了夏曉蘭母女。

「誠子哥,你快看!」

副駕駛室的小夥子鬧騰的不像話,誠子哥眼皮一撩,就看見個背影。藍色打補丁的衣服,寬寬大大的,越發顯得女孩子的身段玲瓏有致。耳朵後露出的皮膚白的不像話……什麼漂不漂亮的,女人不都是兩個眼睛一張嘴?沒意思。

小夥子惋惜的不得了。

「得,你和她沒緣吶~~」

誠子哥沒把這事兒放在心上,車子很快就開出了安慶縣,去滬市還要兩天,長途車不僅累,還怕遇到搶貨劫道的,哪有空看欣賞什麼漂亮妞。

眼睛不老實的外地人給夏曉蘭提了個醒,她又跑去買了把大剪刀。

沒有鍋,也買不起,乾脆又買了個搪瓷缸湊成一對,這玩意兒能肩負起煮東西、裝東西、喝水等等功能,再划算不過。再加兩雙筷子,原本的9.2隻剩下6塊錢。這錢夏曉蘭也不敢花了,野鴨蛋不是那麼好找的,反正大河村的鴨子窩是被洗劫一空,還想靠撿鴨蛋賣錢,就得跑去其他村子去——靠母女兩個人撿,只能掙點糊口錢。

夏曉蘭想做倒賣雞蛋的生意,手裡有個20塊本錢,就不用再去翻�老公成頂級豪門孟寧��葦盪了。

大河村離縣城就是兩個小時,哪還有比大河村更遠的村子呢?

走3個小時進城賣10個雞蛋,賣1塊5毛錢,來回是6個小時。她要是用0.12元/個的價格,平時大家願意走6小時的路多賺那3毛錢,過幾天就是打穀子的時候了,連半大孩子都有下田幫忙,誰有空來縣城賣蛋。農忙半個月家裡的雞蛋不賣掉,大熱天的要臭掉……夏曉蘭就想抓住這特殊時期,賺差價。

一個雞蛋賺兩三分錢不多,一天有100個就是兩三塊。

除去下雨天不好進城,一個月怎麼也要賺個70塊以上。聽起來不太多?夏曉蘭上輩子有個年紀大的客戶,給夏曉蘭講自己80年代在縣招待所上班,一個月工資是36元。83年,有錢的是早幾年就開始做生意的個體戶,不過這些人藏得很深,別人也看不出來他們有多少家底。能光明正大拿高工資的,不是公務員和事業編,「腦體倒掛」現象嚴重,知識分子的工資沒有工人高,特別是石油和煤礦等重工業領域,一個月拿一二百元的工人都不少。同時期,重點高中老師一個月也就幾十塊!

收入最低當然是農民。

夏曉蘭要是一個月能賺70元,只怕夏家知道了,也願意把她請回去當菩薩供着!

手裡沒有本錢,也沒有可以利用的關係,夏曉蘭知道發家的第一步很不好走,且慢慢來吧。

帶着東西,兩人又走了兩個小時回到大河村。

把東西先放回破屋去,有了把鐵鎖安全感上升好多。又到牛棚還了老王頭的手電筒,夏曉蘭覺得額頭傷口處痒痒的,劉芬讓她去衛生站換藥。夏曉蘭也很重視這問題,跑來跑去一身汗,她也怕傷口感染。

換藥也不貴,主要是給傷口消毒。

醫生還是有點醫德的,和長舌婦不一樣,仔細給夏曉蘭看了看傷口:

「別擔心,恢復的挺好,看樣子不會留疤。」

夏曉蘭鬆了口氣,「讓您費心了。」

母女倆從衛生站出來,劉芬拉住夏曉蘭衣袖:

「那是不是你舅?」

夏家就在村頭,一個小個子男人在和夏老太吵架:

「反正你們夏家黑心爛肺的,把我妹子和外甥女弄死了,你們不把人交出來,我把夏家砸個稀巴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