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靈氣匱乏的世界中修鍊第7章 想要逃!?在線免費閱讀

在靈氣匱乏的世界中修鍊第7章 想要逃!?在線免費閱讀(2)

的考試,陳夢的戲還真多。

模擬考結束後,迎來兩個小時的午休時間。

教學樓里的學生蜂擁而出,還坐在教室里的衣夕稚隨意翻動一本名著,全神貫注的看着書中內容,背後的空調吹來一絲涼意,鴉雀無聲的教室中只有翻動書本的聲音。

一頁,兩頁,三頁。。。

直到井暮溪悄然無聲的走到她跟前,直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在跟她打招呼,沉浸在書里的衣夕稚才抬頭看那名男生在自己面前,展開友好的笑容,身旁的繆曉曉挽住井暮溪的手臂,露出甜甜的笑容,塔克在身後跟着,他的魂體飄在課室的天花板,雙眼緊盯着繆曉曉,生怕獵物在自己眼前跑掉。

還沒等井暮溪出聲,繆曉曉趕忙打斷,「我們過來找你一起用餐,看你還在這裡用功學習,我們會不會。。。太打擾你了,要不然。。。」

隨即轉換成一副為難的表情。

衣夕稚輕聲回應對方的茶語,「的確如此。」

她看着繆曉曉,眼底下的一抹精光一閃而過,右手將鏟開的書本輕輕合起來,嘴角微微上揚。

「不過,還真的要好好謝謝你們,要不然,我會沉醉在書中,無法自拔。」

井暮溪好奇的看着手中的書本,一本名為燦爛的世界世界名著展現在眼中,他訝異的看着衣夕稚。

「我知道這本書,衣夕稚同學,原來,你也會這類型的書啊!?」

衣夕稚輕輕點頭,看着跟前的兩人,分享自己的感受,「其實,我很喜歡看書,書中給我的不只是簡單的文字而已,更多的是作者筆下的世界是什麼樣的世界。。。」

井暮溪聽得頭頭是道,身旁的繆曉曉勉強擠出笑容,「好了,人家好餓,快點去食堂用餐吧,不過食堂那麼多人,怕不是沒有位置了!」

衣夕稚從背包裏面掏出一包麵包,將麵包掰成三等分,「如果不介意的話,先墊墊肚子,等他們吃得差不多,我們再去食堂吃飯?」

井暮溪看着手中少得可憐的麵包在引誘自己,那隻不安於室的手在緩緩靠近那塊平平無幾的麵包,就在指尖觸碰到的時候,繆曉曉一把奪過,只剩那隻手停留在空中,一動不動。

繆曉曉對着井暮溪眨巴眨巴眼,「暮哥哥,我好餓,能不能吃兩個呢?」

井暮溪無奈的嘆了口氣,「那你吃,我。。。」

衣夕稚將剩下的一塊麵包塞到井暮溪的手中,「吃吧,我不餓。」

簡單的一個動作,簡單的一句話,將繆曉曉的殺手鐧比了下去,此刻的她給也不是,不給也不是,只能看着衣夕稚擺出勝利的姿勢。

看着手中的麵包,井暮溪不好意思道,「這。。。我們吃了,那你吃什麼?」

衣夕稚起身,將凳子擺正,「我還不餓,現在吃了,等會肯定吃不下任何東西。」

「那我就不客氣了。」井暮溪拿起麵包,咬了一口,而這一口在繆曉曉的眼中是情侶之間的小情調,這對她來說實屬打擊過於沉重,看來,不能讓這個人繼續留在學校裏面,得要想辦法將她趕走。

井式集團。

威克斯潛入總裁辦公室。

趁着井瀟然外出辦事,威克斯悄悄開啟電腦,破解密碼,雙手凝聚靈氣,將繆庭升,蕭憬梅,陳總,李和風背叛公司的證據全部輸進電腦的桌面上。

一大串的數據像滾動條一樣滾動,密密麻麻的文件陸陸續續出現在電腦之中。

罪名一旦成立,他們最起碼要吃三年牢飯。

將所有證據處理好後,威克斯正準備離開,耳朵依稀聽到財務辦公室里傳來鬼鬼祟祟的聲音。

威克斯穿過天花板,闖入財務辦公室,邊看到總經理,財務總監,業務總監再次聚集在一起,他們坐立不安,面神色惶恐的表情引入眼帘,威克斯在空中,雙手抱頭,葛優躺着,看着他們精彩的表情。

「我不可能轉錯的,一定有人在偷偷改掉卡號!」

威克斯噗嗤一笑,「這種事情,當然是我做的啦!活該!」

三人完全看不到威克斯的存在,也聽不到威克斯的聲音,在這裡急得團團轉。

臨巨大的金額匯入陌生人的卡中,三人急得團團轉,陳總試圖壓低音量,訓斥着蕭憬梅,「你是怎麼搞的,這麼簡單的事情你都做不好嗎?我們所做的一切不都全部白勞了嗎?還有這筆錢究竟轉到誰的卡里?到現在還沒查出來?」

李和風一旁當和事老,「我認為蕭總監不會這麼糊塗將這筆錢轉錯,肯定有人在蕭總離開後,偷偷潛入辦公室修改的。」

陳總挑眉,「辦公室的監控里並沒有任何人出入,除了井總,我,還有你,還會是。。。」總經理恍然大悟,「難不成。。。井總發現我們在偷偷轉移公司的財產嗎?」

總經理看着身邊畏畏縮縮的兩人,此時沒人敢接上自己的話,一陣惱火湧上心頭,拳頭狠狠的砸在牆壁。

「難不成真的被井總發現了?不。。。不可能,我們做得那麼秘密。。。不對。。。我們還是被人發現了!還將證據擺在我們面前,會是誰,背後的那個人究竟想要得到什麼好處!?」

空中的威克斯抓住了一個節點,他們被人發現了!?到底是誰從中作梗?難不成是易藍的人?難道他想要利用這份恩情藉此要挾井總?看他那樣應該不像是這種人,如果不是易藍,又會是誰從中作梗!

蕭憬梅靠坐在椅子,絕望的看着天花板,「錢沒有了。。。錢人間蒸發了。。。一切。。。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李和風好聲勸道,「沒有了錢,我們還有更大的靠山,而且繆總還有把柄在我們手中,只要好好利用,我們不就脫身,不是嗎?」

蕭憬梅囅然一笑,「好一個老奸巨猾的業務總監,就算有了把柄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人吃得死死的?要我說,先查清楚這筆錢落在誰的手中,然後再跑路。」

陳總卻否認蕭憬梅的看法,「我隱隱約約覺得很不安,還是不要管錢的去向,繆總已經成立戶口,公司記在繆夫人手中,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趁着井總沒有發現時,趕緊逃出亞克斯大陸,去往威克斯大陸投靠繆總。」

威克斯心中響起警鈴,他們要逃!要是他們逃走,那公司真的會陷入危機,不行,得阻止他們才行,對了護照,沒有護照,沒有身份證,他們還能去哪裡!?

威克斯化成一縷青煙,穿過玻璃,離開井式大廈,趕往他們居住的家中。

蕭憬梅的家位於碧蘭市中心的一個中檔小區十二棟2504號,蕭憬梅購置一套足足有一百五十平方的房子,房子的裝潢接近現代化風格,客廳,餐廳,書房,卧室都被她擺布得整整齊齊,一絲不苟,看來這個蕭憬梅也很注重生活質量,難怪非要找到金額的下落才甘休。

威克斯不打算繼續觀摩,畢竟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完成,在他們離開公司之前,要將他們的證件到手才行。

威克斯第一時間去的地方是蕭憬梅的書房,書籍規規矩矩的陳列在白色書櫃里,中間擺放着一張白色書桌,電腦,以及一張白色真皮凳椅,在書桌底下藏着一個小型保險柜,威克斯用靈氣將保險柜打開,裏面的寶貝還真不少,圓的,多邊形的,還有長方形的,還有一本類似房產證的東西,看來藏了還不少。

經過一番摸索,威克斯終於找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並帶着這兩件東西去到下一家。

李和風也在同一個小區的7棟1502,130平的居住房,裏面竟然擺滿各種各樣的酒,客廳的玩具來不及收拾,堆在一塊,突然門把手傳來卡茲聲音,威克斯轉身看去,是李和風的妻子,以及一個女娃回來,李和風的妻子將孩子留在客廳玩耍,而自己匆忙的跑進房間,威克斯跟了上去,看到她把之前的東西放在行李箱之中,再把證件放進黑色的手提袋,威克斯在她轉身繼續收拾的時間,將李和風的證明拿走,化作青煙消失。

接下來就是陳總的家,位於碧蘭中心的某個別墅區。

當著保安的面跨進小區,找到10號聯排別墅,靈魂穿牆而進,發現裏面空空如也,剩下的東西是搬不走的大型家私家電,塔克尋找了一番毫無結果,最後外面的引擎聲引起威克斯的注意,一名身穿紫色連衣裙的女子走進屋內,急沖沖的走上二樓,似乎忘記拿什麼東西。

威克斯趁現在,一把鑽進停在屋外的黑色轎車,搜尋了一番後才找到證件,絲毫不帶猶豫的將東西收入囊中,沒有過多停留,火速離開別墅區。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趕在井總回到公司前將這些證件放在井總辦公室,等做好這一切還要繼續盯着繆庭升,真不知道塔克那邊有沒有得到些什麼消息。

人來人往的機場,井瀟然出現在密集的人群中,身後緊跟着其貌不揚,實力十足的助理,右手提着與公司生死有關的公文包,左手拿着個電話與對方談話。

兩人一前一後,步伐匆忙,不敢耽誤一分一秒,生怕公司的叛徒就此離開,等他們逃出亞克斯大陸,在想逮住他們可就難了。

來到十二號門,一輛黑色轎車緩緩停靠在路邊,井瀟然沒等助理替他開門,自己率先將門打開,一把鑽進車子內,反應過來的助理立馬拉開車門,坐在副駕駛位置。

助理小聲說道,「李叔,麻煩用最快的速度前往井式集團!」

李冉二話沒說,一腳油門下去,以每小時120公里的速度趕往井式集團。

公司離機場還有一段距離,途中,后座的井瀟然臉色暗沉,雙手合十,眼底里透露出緊張,他忐忑不安的看着前方,心臟怦然直跳,似乎有事情要發生。

而準備逃跑的三人在家中記得冒冷汗,在這麼緊要的關頭,居然找不到證件,三人互相打了通電話,都在問關於證件的事情。

「我的證件不翼而飛!」

三人異口同聲說出同一個問題。

蕭憬梅使勁關上保險箱,「為什麼所在保險箱裏面的證件會不翼而飛!?到底是誰在搞鬼?難不成是那個人嗎?」

李和風一陣慌張,顯然已經坐不住腳,「肯定是他,肯定是他?除了他,還會有誰?他想把我們強留下來,做他的**機,絕對是這樣的!我們去報警吧!」

陳總呵斥道,「給我冷靜點,他可能逼着我們去自首,有可能資料都在警察局,現在我們上門,肯定會自投羅網!」

「難道我們要過着暗無天日的生活嗎?我不要!」

蕭憬梅幾乎用吼的方式與他們說話,「對了,公司,我們回公司找找!」

李和風一口咬定自己沒有拿,「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今早我讓老婆收拾的。。。難道。。。趁井瀟然沒回公司,我要回去找找看!」

陳總同意兩人的觀點,「事不宜遲,馬上出發!」

雙方在趕回公司的路上,途中助理還聯繫了警方調查案件,不知情的他們處於極度緊張的狀態開車,殊不知有人暗中做了手腳。

時間流逝,黑色轎車抵達了公司,從車裡走出來的竟是井瀟然與助理,兩人匆匆走進大廈,又匆匆來到二十三樓,進入財務辦公室時,眼睛瞪大,驚異的看着着前方。

三輛車緊隨其後,三人紛紛走下車,匆匆趕回自己的辦公室,打開門,看到兩三名特警站在辦公室里等着三人的過來,而井瀟然坐在沙發上,旁邊站着便是總裁的得力助理,五人緊緊盯着神色緊張的三人,他們額頭上冒出大量冷汗,沒一會兒,藏在四周的特警圍住辦公區,將門死死堵住,連一隻蒼蠅都進不來。

周圍的氣氛一下子到達最高點,陳總輕咳幾聲,保持最後的冷靜,他故作毫不知情的上前與井總搭訕,一位特警上前攔住對方的去路。

「你不能靠近!」

警長上前,只手拿起屬於他們的證件,「這是你們想找的東西吧!?」

三人內心很是詫異,證件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哦,原來是你,我以為證件丟失了呢!害我白白浪費時間去找!」

蕭憬梅故作淡定上前想要奪回屬於自己的東西,被警長躲了過去,「在事情還沒有查出來前,還請你們在這裡坐着,等這邊的人查清楚後,我們再決定要不要放你們走!」

三人哽咽,都面面相噓。

難不成被井總發現了嗎?

經過長達三個小時的對證,確定三人捐款跑路的事實,警長義憤填膺的拿着一沓證據,在他們面前甩了甩,「聯合他人侵佔公司財物,偽造財物假證陷害公司,企圖利用謠言挑起是非,利用職務挑唆,引誘公司員工犯罪,造成公司名譽受損,損害他人利益,現在我以警長的身份將你們逮捕!」

三副銀色手銬拷在他們手中,冰冷的鐵環讓他們打了個寒戰,三人難以置信的看着還在坐着的井瀟然。

蕭憬梅很不甘心,直接怒問井瀟然,「你是怎麼知道我們背叛公司的!」

井瀟然臉色一沉,眼底里寫滿了不解,更多的是憤怒,「縱橫商場二十年,我怎麼可能連一個交心朋友都沒有?要不是他的消息靈通,我也不會知道原來你們會做出這種事情!」

蕭憬梅突然笑出聲音,「哈哈哈哈。。。井瀟然。。。我明明做得那麼天衣無縫,竟然被你發現,早知道,我直接捐錢跑路,不浪費時間在這裡挖牆腳!」

他起身,越過蕭憬梅,直徑來到陳總面前,臉上沒有多少情緒,而是心平靜和的與對方交談,「你們的能力我是看在眼底,能坐上這個位置,實屬不易,可你們為了一時間的利益而背叛公司?真的值得嗎?」

陳總低頭,咬緊牙關,握緊拳頭。

他的眼底里總是帶着一副慈祥的目光,用這雙手做着無畏的事情,就算最親近的人背叛他,他總會包容着犯錯的人,就像天空一樣包容着大地!

「為什麼!?井瀟然。。。說實話,你的商業頭腦的確很驚人,但我想跟的人從來不是那種心慈手軟的人!」

陳總狠戾的瞪着跟前的人,「無論在什麼時候,你都會用這種神色去面對所有人,哪怕是對你唯利是圖的人也是這樣,根本凶不起來,身為企業家,他本應該像一頭獅子王一樣,高高在上,佔領屬於自己的地盤,而不是像你這樣,跟只兔子一樣整天擺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井瀟然眼眶泛紅,喉嚨一陣難受,「這就是你背叛公司的理由?」

「沒錯!我所認同的領導,他絕對會是那種做事乾脆利落的人!而你,完全不是,到現在,我一直沒有想通,你是如何坐上首富的!」

在一旁的李和風發瘋,拚命掙脫束縛,卻被特警死死控制住,「你就因為這種無聊的事情,說服我們跟你同流合污!?陳天浩,你該死,你該死!」

蕭憬梅在一旁叱喝着,「早知道,我就不跟你同流合污!陳天浩,你個挨千刀的!因為你個人的想法葬送我的前途,我要殺了你!陳天浩!」

陳天浩不屑的看着發瘋的兩人,「你們不也看在利益上才跟我一走的嗎?要不是你們的頭腦很好控制,我也就不會帶上你們,還讓你們去挖公司的骨幹!」

「你!」

蕭憬梅被氣到不行。

李和風咬牙切齒的看着陳天浩。

「統統都帶走!」

一聲令下,特警將三人送上警車,井暮溪也緊跟其後,臨走之前陳天浩背着井暮溪問,「雖然輸得一乾二淨,但我還是很想知道,在你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什麼身份!?」

「他是。。。利索亞.左!」

一個簡單的名字脫口而出,將對方嚇出了一身冷汗,他訕然一笑,笑得洒脫,「難怪啊,原來是他,都是同一類人!」

特警強制將三人押進警車內,很快,警車離開案發現場。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電腦裏面的那些證據是誰提供的,只知道他們提供的相片,銀行賬戶流水,以及私自與其他公司合作的資料擺在電腦中,坐實三人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