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宣布單身後前夫哥夜夜堵門小說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林語熙把逗貓棒放下,起身出去。

周晏京立在客廳,抬腕看了眼手錶,餘光瞥見她,掀起眼皮:「最近又吃什麼東西調理身體了,架子養得這麼大,非得我親自回來請你?」

林語熙說:「你可以不回來。」

周晏京彷彿沒把她的暗諷當回事,瞧見她衣服上粘的貓毛,皺了皺眉,拿過來一個扁平的盒子遞給她。

「還有二十分鐘,上樓換衣服。」

林語熙沒接,打開水龍頭,手在水流里慢條斯理地沖洗:「我說了不去。」

周晏京今天倒挺有耐心跟她耗:「想要我幫你換?」

林語熙咬了咬牙齒,轉過身看向他:「我們兩個的關係還有必要一起出席這種場合嗎?演戲給誰看?」

周晏京眼神也冷了下來:「你以為我在陪你演什麼夫妻恩愛的戲碼嗎。」

林語熙想說不是嗎,周晏京唇角輕輕一扯,不無譏諷。

「你想多了,我沒那個閑工夫。」

「你心裏再不情願,現在的身份也還是我周晏京的妻子,應酬該有的人際往來是基本的禮數。」

他把那件禮服丟到沙發上:「做好你的本分。」

也對,的確是她自作多情了,他哪有那個閑心陪她演恩愛夫妻。

他特地要帶她去,不過是因為她是周家二太太,如果不去會讓周家丟了禮數和顏面。

林語熙拿起衣服上樓。

開往史家的車上,她全程把臉對着窗外,一句話也沒跟周晏京說過。

路上,周晏京的視線從旁邊投過來。

禮服是他挑的,清淺水藍色暈染在光潔細膩的白色綢緞上,緞面光滑細膩,優雅不失清麗。

裙子在腰腹處收緊,幾層淺淺的褶皺向下漾開,有種朦朧清新的美感,很襯林語熙身上那種仙仙的氣質。

周晏京視線慢條斯理在她身上走了一遭。

「裙子尺寸是不是大了點?」

林語熙放在膝蓋上的手蜷了蜷。

裙子是有點寬鬆,他又記錯了誰的尺碼呢?

林語熙後腦勺對着他,沒搭理。

「這兩年凈長脾氣了是嗎,天天給我臉色看。」周晏京這麼說著,卻不像生氣,調子一派閑散,「跟誰學的?」

林語熙轉過來,反問:「我給你什麼臉色了?」

她敢給他臉色嗎?

再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白六十天見不到他人,她上哪給他臉色去。

林語熙從小就是個不會發脾氣的人,生氣也只會揪起秀氣的眉,盯着人。

她可能自己已經覺得很生氣了,但在別人眼裡就像是小貓瞪人,還是最沒威懾力的那種。

就像現在這樣。

周晏京笑了聲,不知道哪來的閑心逗她:「好看的臉色,行了嗎。」

「……」

林語熙把頭轉回去,不想跟他說話。

鬧彆扭歸鬧彆扭,下了車,她自覺地把手放進周晏京臂彎,揚起笑臉,自然又熟練,像一個訓練有素的演員。

史家老爺子已經八十多歲高齡,剛剛喜得曾孫,整個人紅光滿面,精神瞿爍。

周晏京領着林語熙過去問好,老爺子嘿了一聲:「我們家酒窖一丟酒,我就知道是你小子回來了。」

周晏京道:「您可別冤枉我,我不幹偷雞摸狗的事。」

「你是不幹,你都讓史唐那個臭小子干。」

史唐在旁邊不樂意了:「爺爺,我好歹也是你孫子,你說出來自己不嫌丟人嗎。」

老爺子瞪他:「你還知道你丟人!」

史唐撇嘴:「那我又不是傻子。」

老爺子懶得搭理他。

兩家交情深,周晏京打小也是他看着長大的,跟半個孫子似的。許久不見,他拍拍周晏京的肩膀:「總算捨得回來了?」

周晏京混不吝地笑着:「天天夢見您說想我了,這不趕緊回來給您看看,解一解相思之苦。」

老爺子笑開了花,掄起拐杖作勢要揍,其實也就在周晏京腿上撓痒痒似的碰了下:「你個混小子!敢拿你爺爺開涮。」

林語熙安靜地站在一旁,除了過來時問了聲史爺爺好,就沒再說過話。

老爺子愛屋及烏,轉過來和藹可親地跟她說話:「有陣子沒見小熙了,越長越漂亮了。」

林語熙乖巧地笑笑。

可能是因為家裡剛添丁,老爺子心思都在這上頭:「你跟晏京結婚也快三年了吧,打算什麼時候生個娃啊?」

林語熙笑容一僵。

周圍的人其實都知道他們夫妻感情不怎麼樣,常年分居兩地的夫妻,上哪生孩子去。

氣氛稍稍凝固,林語熙含混地想應付過去:「還沒考慮過這件事情。」

老爺子對這個答案不滿意:「那現在就考慮考慮!你說你們兩個這麼好的基因,不生個孩子對得起我嗎?」

林語熙:「……」

這事跟您老好像也沒什麼關係吧。

史唐嘖了聲:「哎我瓊姨都沒急呢,你在這急什麼,有你什麼事。」

「誰說雅瓊不急,她不急能在那看半天孩子,看得愛不釋手,就差抱回家了。」

一圈人順着老爺子的拐杖一看,不遠處,凌雅瓊果然正抱着史家剛出生的小曾孫,笑得滿臉慈祥。

老爺子又道:「小熙啊,看給你媽饞的,趕緊給她也生一個玩玩。」

林語熙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接了,求助的目光看向周晏京,他事不關己地站在那,沒有一點要幫忙解圍的意思。

林語熙一咬牙:「其實我們不要孩子,問題不在我身上。」

所有人一愣,目光全都朝周晏京匯聚過去。

周晏京眉梢挑了一下,頂着一眾長輩複雜關切的注視,慢悠悠地接過話:「你的意思是,問題出在我身上?」

林語熙:「這種事我不方便講,你自己跟史爺爺說吧。」

說完,拎着裙擺走開了。

空氣陷入一種飽含深意的死寂。

所有人都沉默着。

史老爺子半天沒說出話來。

周晏京盯着林語熙瀟洒離開的背影,她走出去一段還回過頭來看,對上他視線又飛快轉回去,走得更快了。

周晏京氣笑。

史唐跟被雷劈了似的,彷彿周晏京那方面有問題,比他自己有問題還更難以接受。

瞪着震驚的眼睛在周晏京身上某處盯了好幾眼,難以置信:「哥,你……」

周晏京一抬手把他快掉到地上的下巴合上:「閉嘴。別逼我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