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豪擲千金現在抱大腿還來得及嗎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網絡神豪+生活日常,慢節奏,請耐心看。】

天府之城,某城中村。

穿着打扮得時尚潮流且奢侈的寧暮茶,與混亂不堪,地面污水油漬橫流的城中村形成鮮明的反差,看起來格格不入。

採光極差的昏暗雜亂,且充斥着一股汗臭與霉臭混合異味的小破廉價出租套房內。

寧暮茶秀眉緊皺,用白皙修長的手指遮掩住自己的口鼻。

她懷疑若是自己放下手,多呼吸幾口房間里渾濁的空氣,恐怕都會作嘔不止。

輕飄飄的瞥了一眼面前穿着白色汗衫,沙灘褲,人字拖,一副純屌絲模樣的陳及第。

精緻嫵媚的臉頰上浮露出嫌棄厭惡的神色。

一雙迷人的桃花眼裡也充滿蔑視和鄙夷,很是不耐煩的質問道:「委屈是吧?」

陳及第冷笑一聲,目不轉睛的死死盯着她,恨恨地說道:「我不委屈,我有什麼可委屈的?」

「對你來說,我不過是一台毫無感情的賺錢機器而已,我有什麼資格委屈?」

「即便委屈,又有誰在乎?」

寧暮茶皺了皺眉頭,一臉不悅的神情,似乎很反感他提起這個話題。

也不願再跟他磨嘰和磨嘴皮子,打開手腕上挎着的限量版名牌手包,從中翻找出早準備好的銀行卡。

遞到他面前,趾高氣昂的說道:「兩百萬,你得不吃不喝,潑命的掙二三十年。」

「從今以後,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我們再無任何交集與瓜葛。」

然而陳及第莫說去接銀行卡,他就是看都不帶看一眼的。

仍舊死死的盯着她。

寧暮茶不敢直視他如刀般的犀利目光,秀眉一挑,嘴角揚起不屑的嗤笑。

鄙夷道:「嫌少?」

「沒關係,我再多給你三百萬,湊夠五百萬。」

「我也勸你不要得寸進尺,這五百萬已經是我目前全部的身家了。」

這話倒是實話,五百萬確實是她現在能拿出來的所有錢。

雖然很是心疼,但她也不後悔。

她現在只想儘快解決此事,儘快離開這破敗骯髒的出租房與城中村,儘快擺脫眼前的累贅。

自此之後,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再也沒人可以約束她,也沒人能阻擋她追逐財富與自由的前進步伐。

「哈哈……」

陳及第略顯癲狂的放肆大笑起來。

顯然,他已經沒有了先前的淡然。

他承認,他破防了。

「你現在翅膀硬了,開始嫌棄我礙事了?」

「我撕碎大學錄取通知書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棄我?」

「我玩命搬磚,掙錢養活你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棄我?」

「我做幾份兼職,供你讀書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棄我?」

越說,他的情緒就越激動。

橫眉冷眼的直視着她,眼睛裏滿是濃濃的失望。

繼續情緒激動的咆哮道:「你現在竟然拿錢砸我?想跟我劃清界限?你有考慮過我的感受嗎?」

「五年,你知道這五年我是怎麼過的嗎?你知道嗎?」

「就是全世界都忘了我陳及第是個什麼人,你寧暮茶不能忘。」

「就算全世界都嫌棄我陳及第,你寧暮茶不能嫌棄。」

「我就是流落街頭,甚至跟狗搶食,我也不接受你對我的施捨和侮辱。」

「滾,你馬上給我滾,有多遠滾多遠,就當我從來沒有認識過你,滾啊……」

聽着他憤怒的指責與咆哮,寧暮茶微微一愣,竟有些失神。

或許是他的話勾起了往日的點滴回憶。

微微低下頭,更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精美的臉上也露出一絲愧疚之色,不過轉瞬即逝。

心裏或許有那麼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掙扎,但隨即又恢復盛氣凌人,高高在上的姿態。

一臉倨傲的說道:「我承認我確實欠你的,但這五百萬也足以還清了吧?」

「你說這些話,不就是想要得到更多嗎?」

「不妨直白的告訴你,五百萬是我的極限,多一分都沒有。」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心甘情願的,我好像從來沒有強迫過你什麼吧?」

「你也不用裝得很偉大似的,你之所以付出這麼多,難道不是懷有不軌之心?」

陳及第眉頭一皺,他聽出了寧暮茶話里的深意。

反問道:「不軌之心?饞你的身子?」

寧暮茶理直氣壯的譏諷道:「不打自招了吧?你敢說沒有?」

「哈…哈哈……」陳及第被她氣笑了。

「寧暮茶啊寧暮茶,我做夢也沒想到,在你眼裡,我竟是這樣的人。」

說完,他無比失望且失落的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他實在不願意再多說什麼。

以前那個整天膩着他,親昵的喊着「哥哥,哥哥」的小跟屁蟲,已經死了。

而現在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個被金錢所蒙蔽腐蝕,完全沉淪在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奢侈生活里的拜金女。

他曾無數次嘗試喚醒她。

可現在看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不僅徒勞無功,反而還被寧暮茶視為仇人,當成絆腳石,要一腳踢開。

如何能教他不死心,不失望?

心累且失落的長嘆一聲,無力的擺了擺手,說道:「走吧,有多遠走多遠,從今往後,你我形同陌路。」

此話一出,寧暮茶總算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的所有聯繫方式都已經換了,而且我簽了公司,明天我就會離開天府。」

「相信我們也沒有機會再見面了,畢竟你我之間隔着一條鴻溝。」

「而這條鴻溝,也只會隨着時間的推移,而越來越大,讓你難以逾越。」

「如果有朝一日,你……算了,想你也不可能會有多大的出息。」

寧暮茶嘲諷完之後,把手裡的銀行卡直接扔到破舊的餐桌上,轉身就準備離開。

「等等。」

陳及第皺着眉頭,出聲喝止住她。

指着那張明晃晃的銀行卡,不滿的說道:「我這裡不是垃圾場,請你不要亂扔垃圾好嗎?」

寧暮茶高聳的胸脯劇烈的起伏着,很明顯是被他的話給氣到了。

轉身衝到他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就破口大罵。

「陳及第,收起你那可笑的自尊心,你也不好好瞧瞧你現在過的是什麼日子?」

「白天風吹日晒的工地搬磚,晚上風裡雨里的送外賣,最後還得拖着疲憊的身體回到這骯髒的狗窩。」

「一塊錢都得掰成幾瓣花,身上這套衣服穿了兩三年了吧?」

「你活的就像條狗一樣,有什麼資格嫌我錢臟?又有什麼資格看不起我寧暮茶?」

「至少,我活的比你強百倍千倍。」

「沒必要為了那點兒微末的自尊心與面子,而放棄這麼大一筆錢。」

「有了這筆錢,你至少可以活的像個人。」

陳及第冷冷一笑,毫不留情的戳穿道:「寧暮茶,我是傻,但你也別把我當白痴。」

「你當真是真心實意的想要給我這筆錢?到現在你都還在演戲,還在惺惺作態,還把我當傻子戲耍?」

PS:終究是把自己寫嗨了,覺得毒的,熬過前幾章,你就會打開新世界的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