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瀟冉冉顧今年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其實這種事情常有發生,這麼多年賀越野身邊女人絡繹不絕。
一旦遇到難纏的女人,他都會讓原女主瀟冉冉出面解決。
潑水,潑酒,打耳光,扯頭髮,辱罵,甚至威脅要殺她的……瀟冉冉都遇到過。
她情緒不對,是因為心裏突然有點莫名其妙的心慌。
瀟冉冉打開手機看日期,還沒到生理期。
她用心神去聯繫系統。
「系統。」
她喊道。
我在。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我感覺有些不踏實。」
她急促問道。
系統沉默不語。
瀟冉冉不安感愈發強烈,逼問道,「說啊。」
顧今年去世了。
第16章瀟冉冉一時呆愣,表情空洞不知道在想什麼。
「去逝……?」
她反問道。
嗯。
「他怎麼死的?」
瀟冉冉急促說道。
系統嘆了口氣。
你脫離後,顧今年將你搬回家,放在冷櫃里。
他日日呆在寒冷的地方再加上酗酒,過度思念你。
長年累月心理和身體的雙重壓力下,癌症晚期病逝了。
聞罷,瀟冉冉飯後的眼眶裡漸漸蓄滿了淚水,一顆顆晶瑩的淚珠就這樣毫無徵兆的掉了下來,消失在打濕的衣服里。
大概靜默了兩分鐘,她又問道,「謝珊珊去哪了?」
顧今年勒令她出國。
她輕輕點頭,閉上眼睛,鋪天蓋地的悲傷好似將他整個人席捲。
「傻子。」
她輕聲道。
瀟冉冉捂住心口,想儘力減緩對自己帶來的痛苦。
可惜毫無用處,失聲,痛哭。
過往的記憶如同幻燈片閃過。
不過結果多麼悲痛,往回看,盡數是美好的記憶。
她反覆問自己,他還活着,鮮活的存活在她的記憶里,不是嗎?
猝不及防,停車場的燈全部被打開,強光刺激下瀟冉冉反射性用手捂住眼睛。
等眼睛適應後,她再放開手,慢慢睜開眼睛,入簾的是賀越野一步一步朝她走來。
瀟冉冉把他與記憶中的那個意氣風發的少年重合,她的眼底閃過無數縷柔情。
少年表情擔憂地看着她,「冉冉,你為什麼哭?
如果有人欺負你,儘管告訴我,我都會替你報仇的!」與此同時。
「瀟冉冉,你在哭什麼?」
賀越野蹙眉看着她,語氣堅硬。
這一刻,分清楚現實的瀟冉冉好像掉進了冰窟窿里,她的幻想被現實無情的打破了。
錯過的人放棄的路都無法在回頭。
「太冷了。」
她聲音昏沉說道。
她現在實在有些無力去討好他,語氣禮貌又疏離。
「瀟冉冉!
別騙我。
你是在生氣,對嗎?」
賀越野瞳色瞬間冷了下去,打開她的車門逼近她。
瀟冉冉側過頭去,不去看他。
「沒有生氣。」
她說道。
「那你是在怪我喊你來?」
他拉住她的手臂,強迫她正視他的眼睛。
瀟冉冉握緊拳頭,強顏歡笑道,「越野哥,我怎麼會生你的氣。
我只是痛經再加上被潑了酒,身體有些不太舒服。」
「真的嗎?」
賀越野還是不太相信地看着她。
瀟冉冉用另一隻手打開車裡的抽屜,一包被拆開的衛生巾明晃晃地躺在裏面。
賀越野看到,鬆開了手,只是沒人察覺到,他的耳垂處隱隱發燙。
「算了。」
他擺擺手,不耐煩道,「讓開,我來開車。」
她嘆了口氣,溫順的點頭。
賀越野沒有理會她。
瀟冉冉起身後,直接坐上副駕駛。
賀越野眉頭微挑。
換位後,瀟冉冉開窗靜靜看向外面。
汽車一路駛過,路燈忽明忽暗照映在她姣好的臉頰。
剛哭過的眼角還泛着紅暈,異常脆弱美艷。
她的眼眸黯淡,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賀越野單手握着方向盤,沉默如同靜寂的黑夜,無聲地包圍周圍的一切。
只剩發動機的嗡嗡聲以及呼吸聲分外明顯。
心靈在無盡的沉默中沉浸。
賀越野看着她心裏浮現莫名森*晚*整*理的煩躁,他沒見過這樣的瀟冉冉。
認識這麼多年,不管經歷失敗還是痛苦,瀟冉冉面對他的時候都是笑着的。
好似她永遠熱烈向陽,這麼低落的她有些陌生。
車窗外,道路兩旁的樹木像風一樣飛速從眼前飄過。
瀟冉冉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她深呼吸一口氣,彷彿將內心的悲苦拋在了風裡。
人總要向前看的。
任何東西都會隨着時間沖刷淡去。
而顧今年,她也會慢慢忘記的。
第17章思緒平穩後,瀟冉冉突然想起來她不應該坐在副駕駛的。
原著女主瀟冉冉直到後期追妻火葬場的時候才被允許坐上賀越野的副駕駛。
因為賀越野的副座是留給顧珊珊的。
嘖,瀟冉冉有些懊惱地拍了一下自己頭,她怎麼把這事忘記了。
瀟冉冉猶豫道,「對不起,我不小心忘記你的規矩了。
你靠邊停下,我去后座吧。」
賀越野面無表情地看了她一眼隨後輕啟薄唇,冷冷道,「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嗎。」
瀟冉冉想繼續解釋。
「坐着吧,不管你用什麼手段,你都比不上珊珊一點。」
他不屑一沈道。
瀟冉冉頓時不想解釋了,她只覺得無語。
真是的,女主到底看上眼前這個自大的男人什麼了?!
甚至為了他甘願淪為替身,甘願為他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這本書的作者活該被寄刀片啊。
瀟冉冉重新捻起了話頭,她說道,「其實我第一次遇到你不是在宴會上,而是在蕪城一中的后街。」
賀越野反倒愣了一下,露出意外地神色,他並不知道這事。
瀟冉冉淡抿唇瓣,輕輕對上他深邃的雙眼,又偏過頭去。
她慢慢述說道,「你還記得你高二那年,蕪城一中和蕪城八中校霸之間為了爭第一約了一場群架嗎?」
賀越野思索了一下,神色微微緩和,「我記得,當時我是一中的帶頭人,而八中的是一個胖胖的女生。」
「嗯。」
瀟冉冉眼裡閃過一絲狡黠,「我就是那個胖胖女生。」
賀越野眼睛瞪大,不敢置信。
他又重新打量了她一番,眉眼確實相像,「沒想到,那個打架什麼陰招都用的無賴居然是你。」
瀟冉冉笑道,「就是因為那天見到你之後,我才下定決心減肥。」
「嗯?」
他目光又重新稱了下去,問道,「跟我有什麼關係!」
瀟冉冉反握住他的手,貼近自己的臉。
她心裏默默嘆息,還是要出賣色相了。
她唇角微揚,說道,「因為啊,還記得當時你不肯和我打架,你說自己不打女人。
我不服,女人怎麼了,我代表的可是八中的面子。
結果,你差點被我煩死,我沒踩穩差點摔倒,你反而眼疾手快地拉住我,才挽救了我可憐的鼻子。」
她又說道,「所以啊,那時候還挺感謝你的。
後來我瘦下來了,你卻轉學了。
我還以為我們再也不會見面了。」
瀟冉冉沈盼間微笑道,「還好,我和你重逢了。
當時進入宴會廳,第一眼就看到了你。
你跟以前倒是沒什麼變化。」
回憶往事,賀越野的神色也慢慢柔和下來,唇角不自覺帶了點笑意。
下一刻。
賀越野收回表情。
停下車淡淡說道,「到了,下車。」
瀟冉冉迎着他的目光,唇角微不可查的一勾,緩緩地笑了一笑。
她從車上下來,隔着車門看向賀越野。
她甜甜說道,「晚安,越野哥。」
賀越野沒理他,啟車直接走了。
確認他離去,瀟冉冉的唇角便放了下來。
洗完澡,換掉打濕的衣服,瀟冉冉便睡去了。
而這次,她夢到了她和顧今年第一次見面的場景。
第18章「雲天收夏色,木葉動秋聲,今天是我們相聚在永林市一中,共赴同學們新的人生階段!
首先我代表全體教師,向新入學的同學們表示熱烈的歡迎,祝賀你們加入永林市一中……」操場上站滿了學生,禮台上坐滿領導和優秀教師,來為新生致辭。
新生都懷着期待的心情看向禮台。
而此時的瀟冉冉穿着校服,眉眼精緻,笑起來兩顆虎牙十分明顯。
她叼着一塊麵包背着書包急急忙忙往操場趕。
這是她第一天穿入這個世界,對她來說什麼都是新奇的。
她看了看手錶,心想,要來不及了。
瀟冉冉找系統要了一張學校的地圖,想繞近路直接從教學樓穿過去。
她正準備穿過走廊的時候,看見一個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尤物——稜角分明的側臉,寬大的白色校服襯的他身材高挑,氣質出眾。
他戴着耳機,漫不經心地與她對視,一雙又清又冷的眼睛,眉間還透露着傲氣,瀟冉冉好像聽到了心跳的聲音。
她垂下眼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