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一炮灰女配,居然越級爆S級道具全文試讀 第7章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整個副本里都回蕩着陳州的哀嚎,沈清辭臉色非常難看。

他盯着簡隨遇,神色陰冷,

「就算是熾焱,這般行事,未免太過張狂。」

面對原書男主,簡隨遇的表情依然淡淡的,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

「沈隊長,末法時代,一切以強者為尊,菜是原罪。

如果看不慣熾焱行事,你應該反思自己,為什麼帶出來的人這樣不堪一擊。

你還應該反思,為什麼自己沒有能力護住手下的人。

你剛剛縱容隊員嘲諷別人的時候,就應該想到,自己也會有被人當眾打臉的時候。」

不理沈清辭陰鬱的表情,簡隨遇低頭問霧月:

「還能自己走嗎?」

霧月點頭,「沒事,小傷。」

前世在暗影,就算比這重十倍的傷,她都能自己咬着牙挺過來。

但凡她只要吭一聲,就會被冷嘲熱諷,

「不會是把自己當公主吧?這麼小的傷,至於嗎?」

「就是,以為誰都能有和沫沫一樣的待遇?沫沫那可是天之驕女。」

正巧蘇沫這時聽到慘叫聲去而復返,看到陳州受了重傷,又看到霧月竟披着熾焱的戰袍站在簡隨遇身邊。

她劈頭蓋臉就是指責,

「霧月,難道你真的背叛了暗影?

陳州是你的副隊長,你怎麼能傷了他的手!

如果失去手,他以後還怎麼戰鬥!」

這番話可真是讓熾焱的人大開眼界,

「不是吧!陳州都要殺了霧月,敢情她是活菩薩,只能她被殺,就不能反抗?」

「別說失去手,就是丟了命那也是陳州技不如人活該。

更何況,斷手斷腳還在戰鬥的,多的是。

怎麼就陳州頭上長角,金貴的碰都不能碰了!」

蘇沫被懟的滿臉通紅,她根本不敢置信,以她的魅力,竟然會有人反駁她。

她不甘的看向霧月,都是因為霧月,自從霧月說要離開暗影以後,她的世界整個都變了!

蘇沫的閨蜜義憤填膺,言之鑿鑿,

「一切的起因都是霧月,是她鬧脾氣獨自離開,後來還故意給你們熾焱放水。

陳州是我們的副隊長,為了維護紀律對霧月出手,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

好一個理所當然!

霧月被氣笑了,她冷笑着看向蘇沫,

「蘇沫,她說的是真的嗎?」

想到霧月離開的真正原因,還有霧月早就提出退出戰隊的言論,蘇沫隱晦的看了一眼沈清辭。

但令她委屈的是,沈清辭竟然根本不幫她。

很顯然,沈清辭還沉浸在被簡隨遇當眾打臉的羞辱中,回不過神。

當時在場就三人,蘇沫索性點頭,「對,霧月,你真的太任性了!」

霧月突然笑了,笑的古怪,讓蘇沫預感不妙。

「霧月,求求你。

能不能不要殺他,他還只是個孩子!」

「霧月,你不要總是對這些鬼怪有偏見。」

「怎麼會,難道你不怕我把這人偶娃娃帶回去,會對團隊不利嗎?」

聽到霧月通訊器里突然播放出自己的聲音,蘇沫的臉瞬間蒼白。

「我去,救鬼怪?這是正常的腦子能想出來的事?」

「又當又立,敢情把所有人都當傻子。

想救鬼怪,還要把鍋推到霧月的頭上。」

「怪不得之前看到蘇沫懷裡就抱着那人偶娃娃,我可看到路上有好幾具乾屍都穿着暗影隊服,真是掃把星引狼入室。」

「要是我是霧月,有這麼腦殘的隊友,我跑的比她還快。」

順着熾焱隊員的話,果不其然,通訊器繼續放出:

「正式通知你,我要離開戰隊。

從此以後,我和暗影戰隊再無瓜葛。」

「我說了脫離暗影,從此以後再無瓜葛。」

被當面拆穿謊言,蘇沫整個人搖搖欲墜。

「我就說之前霧月怎麼會自己單走,人早就決定離開戰隊。」

「那之前暗影打着找人的旗號,不會是自己菜打不過鬼怪才故意跑來我們這條路的吧?」

「這麼說來,難道不是暗影的人想要竊取我們熾焱勝利的果實?」

「竊取就算了,他們還帶着人偶Boss想要偷襲我們。

要不是霧月及時發現不對勁出手,我們腹背受敵都得死!」

「所以人還是得講點良心,現在丟了首殺和S級道具,都是活該。

這招就叫做,傷敵一百,自損一萬!」

「我們也沒傷啊?」

「怎麼沒傷,我們霧月妥妥的精神受創!」

沒想到這麼快熾焱成員就已經把自己歸為隊友,霧月攏了攏戰袍倒有些不好意思。

上一世,她可從來沒有被維護過,每次但凡出什麼事,都是被推出來成為眾矢之的,被口誅筆伐。

所以一重生,霧月立刻打開了自己的通訊器錄音設備。

暗影求錘得錘,霧月當眾把證據甩在他們臉上。

蘇沫捂着臉委屈的轉頭就跑,沈清辭追了上去。

離開之前他眼中閃過對霧月濃濃的殺意,

霧月整個後脖頸的毛都炸開,她再熟悉不過,沈清辭這樣陰險的樣子是恨上了自己。

沈清辭這個人陰險狡詐,小肚雞腸,但凡一點不順着他就會被他記恨,更別說霧月這樣當眾的打臉。

不過無所謂,和沈清辭的賬還有的算!

暗影的人都隨着沈清辭離開,獨自留在原地的陳州撿起自己的斷手,他用惡鬼一樣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霧月離開的背影,

「霧月,我一定要把你千刀萬剮!」

….

直到離開副本乘上熾焱的飛梭,霧月的神色還很凝重。

簡隨遇看了她一眼,

「抱歉,剛剛是不是嚇着了你?」

霧月疑惑,「你指的是?」

「砍掉了陳州的一隻手。」

說到這個,

霧月一臉嚴肅,她搖搖頭,

「其實我剛剛就在想,與其砍掉陳州一隻手留下後患,不如直接殺了他。

不止要殺,還要左右胸都給他來一刀,防止他是鏡像人。

算了,還是直接把頭砍下來,把腦髓放光,再把心臟整個挖出來倒汽油一把火燒了。

這樣,才能讓人安心。」

…..

好一會兒,整個飛梭內都安靜的連呼吸聲都聽不到。

霧月奇怪的轉頭,就看到熾焱所有成員都一臉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半晌,

有一位年紀最小的成員,害怕的咽口水,

「本來我以為基地那幾個已經夠可怕的了,

沒想到今天有幸,竟然能看到活閻王在世。」

「噗嗤」一聲輕笑,竟是向來不假辭色的簡隨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