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一炮灰女配,居然越級爆S級道具全文試讀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霧月獃著個臉隨着飛梭飛高不斷抬頭,就看到兩架目前最尖端技術研發的戰鬥飛梭空中轉體三周半,一路噴着炫彩尾氣。

兩架飛梭先是畫了個愛心,緊接着又在空中寫出:

「歡迎霧月加入熾焱戰隊」的字樣。

隨之空中開始放五彩斑斕巨大的禮花,無數彩條在空中飄揚,空氣中播放着金蛇狂舞的嗩吶聲,整個環境氛圍比過年還誇張。

一個大蛋糕上寫着「歡迎霧月加入熾焱戰隊」端到霧月的眼前,簡隨遇將切蛋糕的刀塞進霧月的手中。

在她懵逼迷茫的目光中催促她,「快切蛋糕吧。

從頭切到尾,從此以後,順順利利。」

霧月看看簡隨遇,又看手中的蛋糕刀,再看熾焱這些陌生卻是那樣熱情真誠的臉龐,她突然感到鼻尖一酸,一滴淚不起然的落下,讓原本熱鬧的場面突然一滯。

「都是你,我都說了讓你不要開飛梭,那樣真的很傻。」

「呵,到底是誰比我玩的還瘋?

要不是我攔着,你甚至還想往天上再放兩彈。」

「嗨,我不是想開都開了,熱鬧嗎!

明明就是他們,不年不節的大白天放什麼禮花!」

「我放禮花怎麼了,要你管,你管天管地還管我拉屎放屁!」

「嘿你小子,是不是跟我來勁!」

「你小子還敢笑,我看就是你蛋糕做的太難看了,霧月才會被丑哭的!」

「你怎麼跟你爹說話呢!我做的蛋糕再丑還能有你長的丑!

我看霧月就是被你這個醜八怪嚇哭的!」

「我今天和你沒完!」

眼看着場面整個失控,所有人扭做一團。

霧月連忙道歉,「對不起,是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熱情的場面,一時太激動了!」

霧月嚇的都恨不得給在場各位磕一個。

簡隨遇拉住她,「沒事,他們逗你玩呢。」

說著霧月再看眾人,發現他們根本不是真的吵架,不過就是想要緩解霧月悲傷的情緒。

霧月一臉迷茫,她不明白明明自己才來,為什麼這些人會這樣友好熱情。

簡隨遇指了指通訊器,

「其實在出公共廣播的時候我就已經把事情都在戰隊群告訴他們。

他們都很欣賞你的行事作風,拜託我一定要救你。

不過其實就算他們不說,我也不可能放手不管。

暗影的沈清辭總是明裡暗裡的陰陽我們戰隊和隊長,這筆賬早就想跟他們算了。」

霧月沒想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出,她連忙對在場的成員們道謝,

「感謝大家的仗義相助。」

「嘿!說什麼呢,明明是你救了我們副隊長!」

「沒辦法,誰讓我們有個菜雞副隊長,可真是讓人操心啊!」

「霧月你現在可是副隊長的救命恩人,千萬別跟他客氣!」

霧月連連擺手,「不,是副隊長在危急關頭出手救了我。」

簡隨遇,「好了,這事兒再說下去,明天都不會有結果。」

霧月突然想到,「那各位隊員都知道我曾經是暗影的人,他們不介意嗎?」

簡隨遇搖頭,「熾焱可不是會以偏概全的戰隊,你是你,暗影是暗影。」

霧月的語氣幽幽的,「可是人以類聚,一想到我以前待在暗影而且還被整個戰隊都知道,

我就覺得社死的和當街拉屎沒有任何區別。」

簡隨遇,….雖然沒有使用辨別真言的能力,但是他就是知道霧月說的都是真心話。

而且,不管什麼時候聽到這些話,他都覺得CPU要燒了。

簡隨遇,「我還有戰隊的事情要處理,你切完蛋糕以後,會有人帶你去分配的宿舍。」

霧月點頭,「好的。」

給每位成員都分了一大塊蛋糕,霧月看着他們抹的臉上都是奶油,露出了重生後的第一個笑容。

「霧月,我是隨遇的媽媽,你可以叫我陳姨。」

一位大約五十來歲卻打扮得體的中年女性走到霧月的跟前,她眉眼柔和,看着霧月的樣子滿是喜歡。

霧月連忙放下蛋糕,「陳姨。」

陳姨,「我都聽隨遇說了,你救了他,我就隨遇這麼一個孩子,真的很感謝你。」

霧月覺得這事還真跟簡隨遇說的那樣,說到明天都說不清楚。

看霧月一臉着急又苦惱的模樣,陳姨笑笑,「傻孩子,人家都是巴不得讓隨遇欠個天大的人情。

只有你,真是生怕和我們隨遇扯上關係的樣子。」

霧月喃喃,「陳姨,我有顧慮。」

陳姨,「我知道,女孩子嗎,名聲最重要。

你害怕別人覺得你是靠隨遇才進的熾焱。」

霧月沒想到陳姨竟這樣通透,也對,能待在熾焱的,沒有簡單的。

陳姨對霧月眨眨眼,「你放心,有我在呢,沒人敢亂說話。

走,我帶你去你的宿舍。」

在陳姨的帶領下,霧月走進熾焱的宿舍區。

末世來臨後,大部分的土地變成廢土,能夠供人類生存的空間急劇縮小。

前世沈清辭就生怕被人說他生活奢靡鋪張浪費,所以戰隊面積一直很小,這點就連蘇沫控訴不滿自己的房間小也無法改變他的決定。

沈清辭這人向來利己,他根本不在乎戰隊成員的生活質量,沽名釣譽,絕不容自己存在瑕疵和污點。

霧月住的大通鋪邊上就是男女混廁,成天臭氣熏天,環境差的令人髮指。

基地大部分的面積都挪給蘇沫一人居住使用,就算沈清辭的房間都沒有蘇沫的大,但是就算這樣蘇沫還是感到不滿。

但是剛剛隨陳姨一路走來,霧月看到整個基地成員都是二人間,每個房間大概二十來平自帶獨立衛生間,並且每個房間竟然全都配備了時下最高精尖段的AI智能管家。

即使是全都是男隊員的熾焱,霧月從他們的寢室前經過沒聞到任何異味不說,甚至還帶着淡淡的香氣。

陳姨察覺到霧月的錯愕,笑眯眯告訴她:

「我們隊長一直都覺得良好的休息才能更好的戰鬥,所以在我們這的成員,全都一視同仁。」

霧月點頭,「隊長深明大義,一定是個很好的人。」

陳姨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像不敢苟同。

陳姨岔開話題,「不過月月你到底是女孩子,總不能和男隊員住一起,走,我們上樓。」

到達宿舍三層,霧月注意到整個樓層總共就只有兩扇門,還是一左一右在對立的兩邊。

另一扇門緊閉着,不知道住着誰。

霧月看了一眼,收回視線,

陳姨,「時間緊張,來不及給你好好收拾,你先住着,

陸陸續續的東西我再給你送來。」

霧月笑着擺手,「不用陳姨,我有張床就行。」

前世,她在暗影戰隊住的是16人的大通鋪。

就那違反日內瓦條約的寢室,堪稱暗影自己的緬北。

身邊的室友也是一直在換,大部分成員來了沒幾天就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死去。

那樣的環境下,整個人始終沉浸在恐懼、絕望的負面情緒中,對前路一片渺茫。

光光想想那動蕩壓抑的時光,霧月的臉上就透着喪氣。

陳姨看着霧月竟這樣沒要求,眼中不禁露出心疼,

「霧月,你在之前的戰隊,一定受苦了吧?

好孩子,他們欺負你了是嗎?」

霧月獨自長大,早就不知道委屈是什麼感覺。

但是今天到了熾焱,她竟是接連兩次,有了被關愛的感覺。

霧月紅了眼眶,陳姨也跟着動容。

要知道,整個熾焱一直以來都是毛毛躁躁大大咧咧的小子,第一次來了香香軟軟的女孩子,她怎麼能不喜歡。

更何況這女孩子是她唯一兒子的救命恩人,還是個小可憐。

陳姨一把推開霧月宿舍大門,露出裏面佔地300平的大平層,50平的豪華霸總大床,

並且豪邁放言,「你看看怎麼樣,要是覺得不滿意,我就讓你對面的搬走,整個樓層全給你打通!」

霧月,「….其實我剛剛就想問,我對面住的是誰?」

陳姨語氣平平,波瀾不驚,「還能有誰,」

霧月想着,也是,估計不是陳姨自己就是簡隨遇。

「熾焱隊長唄。」

霧月,….!!!???

所以陳姨你剛剛那隨隨便便彷彿是要狗挪窩的語氣,說的對象竟然是,熾焱戰隊的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