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和金主陰差陽錯的短暫愛戀袁嘉辰雨珂 第9章_歐蓉小說
◈ 第8章

第9章

我黑着臉,雙手環抱在胸前,愛咋咋地吧。

氣氛冷了十幾秒鐘,最後袁少說:「對不起,打擾了。」

意味深長地看了方遠一眼,轉身離開。

回去的路上,方遠在車裡狠狠親我。

「雨珂兒,你今天表現真棒,太硬氣了,我喜歡死了。」

我攀着他的肩,「奇了個大怪,袁少怎麼變成韓老闆的兒子了啊?」

方遠嘿嘿一笑,「那我給你講講他家的故事?」

11

從方遠口中,我知道了豪門圈裡流傳甚廣的韓家父子的故事。

袁少確是韓老闆的兒子沒錯,而且是原配夫人所生的獨苗苗。

韓老闆的原配夫人姓袁,是個香港人。

韓老闆長期在內地跑生意,和夫人聚少離多,感情漸漸淡了。

然後他犯了「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包養了情人。

在香港撫養兒子的袁夫人知道以後,憤然離婚,還給孩子改了姓,韓嘉辰變成了袁嘉辰。

袁嘉辰是在父親的缺席、母親的哀怨中長大的。

他十三歲時,袁夫人得了重度抑鬱,韓老闆跑回來搶兒子了。

韓老闆有錢有勢,神通廣大,袁夫人沒搶過前夫,被他逼得遠走他國。

袁嘉辰被帶回內地,跟着爸爸生活。

父子倆感情比較淡漠。

袁嘉辰戶口本上改回了韓姓,但對外依然稱自己姓袁。

擺明了不認這個老爸。

韓老闆也拿他無可奈何,不敢跟兒子撕破臉。

他離婚後再娶,妻子一直沒有生育,龐大家業需要前妻的獨子繼承。

一年前,韓老闆又有了新歡,紫晶館的頭牌姑娘雪瀅。

然後兒子干出了一件驚天地嚇鬼神的事兒:從老爸手裡把雪瀅給撬過來了。

簡直是蝦仁誅心,頂級復仇。

據說,老子知道實情後,氣得住進醫院。

但最終,他原諒了兒子。

畢竟,女人如衣服,兒子卻是心頭肉。

他老了,身體不好,需要兒子儘快接手自己的產業。

叛逆的兒子在這場「復仇」之後,終於爽了,痛快了,釋放了,與老爸和解了。

於是就有了這場公開的權力交接酒會。

聽完方遠講的故事,我心情十分複雜。

我終於明白了袁少痛苦的根源。

明白了他乖張性格形成的原因。

明白了他詭異行事背後的邏輯。

他根本不愛雪瀅。

他只是為了報復薄倖的父親。

我又想起方才他說的話:「我怎麼會喜歡一個夜場女孩?我恨死你們這樣的人了。

「為了錢,什麼底線都可以突破。噁心,噁心至極。」

我想,他對我,也應是這種感覺吧。

12

一個月後,我跟方遠請假,說弟弟病了,想回趟家。

方遠沒有多問,很爽快地答應,還說:「如果需要我幫忙,隨時開口。」

「謝謝小方總。」

「叫我方遠。」他摸摸我的腦袋,「我等你回來。」

他不怕我卷三十萬跑路,光是這種信任,就讓我內心一陣暖意。

我和他之間,沒有愛與奉獻,只有欲z望與交易。

他用他擁有的,換他想要的。

我也用我擁有的,換我想要的。

我們對彼此的關係拎得很清。

他不會真心愛我,我也不會實意愛他。

但人與人之間,還有信任存在。

這就很好。

我回到家,去醫院看我弟弟。

半年未見,原本高大壯碩的弟弟,瘦得皮包骨,體重只剩六十斤,小小一隻窩在病床里。

我的父母,老了二十歲,烏髮變花白。

而我,表面光鮮,內里卻也是破碎不堪的了。

原本幸福的一家,怎就到了如此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