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我和金主陰差陽錯的短暫愛戀袁嘉辰雨珂 第6章_歐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我差點又要挨巴掌,袁少及時走過來,擋住她的手。

「怎麼回事?為什麼打她?」他語氣里壓抑着煩躁。

雪瀅哭起來,「你還想跟我好么?這頭跟我海誓山盟,轉頭又跟她勾勾搭搭,什麼意思?」

袁少平淡地說:「我跟她什麼關係都沒有。」

「那你跟她整夜整夜聊語音,聊世界局勢吶?」

「那會兒你不是不搭理我嘛,我找個替身解悶兒而已。」他說。

我驀然抬眼,錯愕地看着他。

我一夜一夜地給他唱歌,哄他睡覺。

原來,我卻只是個替身,用來解悶兒。

當然,我沒資格抱怨。

畢竟收了人家不菲的小費,我也沒虧。

但為什麼,心裏覺得膈應呢?

袁少避開我的目光,摟着雪瀅,想帶她走。

雪瀅不依不饒:「你現在就把她微信刪了,當著我的面,把她刪了!」

袁少說:「行了,乖,別鬧,回包廂再說。」

「刪了她!要麼刪了我!你選!」

我覺得有四個字適合形容現在的雪瀅:恃寵而驕。

袁少掏出手機,幾下子操作。

「好了,已經把她刪了。」他說。

他對她,真的是言聽計從。

最後是小方總過來解了圍。

我看出小方總有點生氣,自己喜歡的女孩被人欺負,他面子過不去。

但他對袁少很客氣,似乎他們早都認識。

雪瀅畢竟忌憚小方總,沒再繼續糾纏。

小方總把我帶回包廂,用紙巾替我擦擦臉,「那個袁嘉辰,你離他遠點,不是善類。」

我這才第一次知道,袁少的名字,叫袁嘉辰。

我說:「謝謝小方總,我跟他沒關係,我是你的人。」

小方總樂了:「小美人兒,你說真的?那你別在這幹了,跟着我吧?

我給你租個房子,專門只陪我,每個月五萬零花錢,怎麼樣?」

我聽出他的意思。

意思就是,要包養我。

可是陪人喝酒已經是我的底線。

賣身,臣妾做不到啊。

我端起酒杯,「小方總,敬你一杯啊,謝謝剛才替我解圍。」

說完,一飲而盡。

這酒,好苦啊。

8

這一晚回到家,我怎麼也睡不着。

眼睜睜到了三點鐘。

那個人再也不會給我打語音電話了。

他已經把我刪了。

一股強烈的悲傷湧上心頭。

最近一次這麼悲傷,還是在知道弟弟病情那一晚。

之後天天用工作和酒精麻痹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過悲傷的情緒了。

如今,我卻不知道心裏悲的是那個男孩,還是悲我的弟弟,還是悲我自己。

第二天,雪瀅沒來上班。

她辭職了。

她終於上岸了,找到了完美的棲身港灣——年輕多金又痴情的袁少。

這次她是認真的,不但把工作辭了,還把舊金主韓老闆給踹了。

一心一意要跟袁少雙宿雙飛。

韓老闆大怒,本尊沒露面,派秘書來把我們經理和領班大罵一頓,差點把場子都砸了。

經理和領班氣瘋了,聲稱要把姓袁的給做了。

小方總聽說此事,輕蔑地笑:「好戲還在後頭呢。」

我抿着酒,狀作無意地問:「啥好戲,他們真能把一個大活人給做了啊?」

小方總說:「放心吧小美人兒,只有袁嘉辰把他們做掉的份兒,他們動不了他。」

我真的有點好奇,袁少是什麼人。

不過我不會再追問。

他對我來說已經徹底翻篇了。

我這輩子不會再唱千千闕歌了,一句都不會再唱。

唱噁心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

除了弟弟的病情,我不再關心任何人、任何事。

小方總又跟我表達了幾次包養的意思,我都當沒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