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她走茶涼季言琛15章 第7章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我那戒指值兩百多萬。

當時季言琛開公司掙了錢,開始掙到的兩百多萬,幾乎全花光買戒指給我了。

曾經在他眼裡,我是最好的。

他送我的每一樣東西,也總是在他能力範圍內,送最好的。

可是現在,戒指沒了。

我站在珠寶店裡,拿手機要報警。

季言琛冷着臉說:「行了。

不就一個戒指,你捨不得我以後再還你一個。」

我牙關咬得咯咯響。

一下沒忍住,揚手一巴掌扇到了他臉上。

季言琛的臉色一下僵了。

大概是真沒想到,我會有動手打他的時候。

以前無論他怎樣過分,我都從沒生氣過。

他皮膚冷白,巴掌印在臉上很清晰。

這兩年一向在我面前,囂張至極的男人,這一刻沉默了。

我突然又心疼得厲害。

他只是失憶了,以前的季言琛,從未虧待過我跟果果。

如果他沒失憶,沒生病,他不會這樣對我的。

我手顫抖得厲害,許久後,伸手去摸他的臉。

「對不起,疼不疼?」

14

季言琛一聲不吭,跟着我離開。

我上車,他在我旁邊的副駕駛坐下來。

我打開藥瓶,倒了把止痛藥吃下去。

緩了好一會,才側目看他:

「阿琛,以後不準不經我同意,再拿我東西。

我說了,你缺錢的話,我會想辦法給你湊。」

季言琛盯着我,突然問我:

「你剛剛吃的什麼?」

我以前在他面前嘔吐,咳血,吃藥,他都從沒問過。

我喉嚨里發苦,將維C瓶子遞給他:「補維C的。」

季言琛看了一眼,不說話了。

我輕聲繼續道:「還有,以後不管你跟多少女人來往,都不準再跟她們上@床。

你要是不聽的話,我就不要你了。」

季言琛看着我,不說話。

我努力用最狠的語氣,跟他說:「我是說真的。

你下次再這樣,我就真的不要你了,我再也不管你了。」

季言琛盯着我的臉,突然傾身過來,狠狠吻住了我。

他扯開我的衣服,咬了我的肩膀一口。

我一向抗拒不了他。

哪怕清楚這是在哪裡,還是伸手,拉上了車窗窗帘。

15

我沒有做措施。

當初我生果果難產,身體受損嚴重。

我不得已摘除了子宮,再也不可能有孩子了。

季言琛厭煩我,很久不碰我。

今天卻很奇怪,跟瘋了似的。

一直到外面夜色沉沉,他手機響了。

他摸過手機按了接聽,那邊女人調笑的聲音傳過來:

「琛哥,出來玩啊!」

季言琛掛了電話,低眸看着我。

我身體實在有些支撐不住了。

擔心被他看出什麼來,就跟他說:

「你去吧。我打車回去,你開車。」

我摸到身邊的車門,要去打車。

季言琛從我身上起來,黑沉着一張臉,先我一步下車。

我想到什麼,看向他的背影急聲:

「阿琛,別忘了明天回來吃頓飯。」

明天是果果的生日,也是果果的忌日。

醫生說,不能刺激季言琛丟失了的那些記憶。

所以我之前只跟他說,這一天是我一個重要親人的忌日。

我一個孤兒,也是可以有親人的。

離世的父母,或者離世的爺爺奶奶。

季言琛沒多問過,但去年的這一天,他聽話回來了。

季言琛不搭理我,「砰」地甩上車門走了。

我胃癌晚期,剛剛一番折騰,要了我半條命。

我癱在車座椅上,給趙榆打電話:

「趙醫生,我止痛藥沒了,能再給點嗎?」

趙榆不願意給。

他說我止痛藥吃太快了,教訓了我好一頓。

我磨了半天嘴皮子,他才鬆口。

說自己半小時後要主刀手術,現在走不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