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蘇晚顧遠小說免費閱讀 第5章_歐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顧遠吃好飯之後,放下碗筷,看向陳氏,「娘,我跟着大哥大嫂一起去地里幫爹他們。」

雖然現在大旱,地里根本種不出東西來,但顧家人還是想着早點把地侍弄出來,萬一哪天老天爺開眼了,一場雨下來,種子就能種下去了。

陳氏聽見顧遠這話,連忙拉住了他,「老四,家裡的事情你就別管了,這段時間你受傷耽擱了不少功課,現在先抓緊時間去讀書,等過兩天就讓你爹送你還回縣學去,說不定還能趕上今年的秋試。」

顧遠一雙深邃的黑眸認真的看着陳氏,聲音堅定的說道:「娘,我已經想好了,我不打算讀書了。」

「什麼?」陳氏被顧遠這句話震得有些懵了,有些僵硬的又問了一遍:「老四,你說什麼?你不打算去讀書了?」

顧遠點了點頭,「娘,我已經決定了,不去讀書了,就在家裡跟您和爹還有哥哥們一起種田。」

陳氏緩了一下才說道:「老四,這事兒你再好好想想,等你爹回來了,咱們再好好商量商量。」

一旁的顧妍急了,「四哥,你這書念得好好兒的,怎麼突然就不念了呢?你上次回來還說你縣學的先生都說以你的學問,你今年肯定能考上舉人的!」

顧遠看向顧妍的眸光倒是格外的柔和,「小妹,四哥不想讀了就不讀了,不讀書,不考舉人,咱們一家也一樣能過上好日子。」

顧妍抹了抹眼淚,小聲說道:「我想四哥讀書,又不是為了過好日子,而是四哥你讀書那麼好,這不讀了,多可惜啊!」

「沒什麼可惜的。」顧遠嘴角勾起了一絲笑意說道:「咱們一家人好好兒的在一起,比啥都強!」

顧大牛聽到顧遠這話,聲音粗獷的說道:「四弟這話說得沒錯,現在世道這麼亂,就算考了科舉當了官,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我聽他們說,這當官的弄不好就要掉腦袋,說不定還沒咱們種莊稼快活呢!」

一旁萬氏一張本來就黑的臉陰沉的擰了顧大牛一下,「你胡說啥呢?四弟讀了這麼多年書,掏空了家裡的銀錢,咱一家人就等着他高中狀元,咱們家的雞雞狗狗才好跟着一起飛呢!

四弟說不念了就不念了,那咱家以前勒緊褲腰帶供他讀書的錢不是白瞎了啊?」

顧大牛憨憨的睨了萬氏一眼,「什麼叫四弟念書花光了家裏面的銀錢啊?

咱家現在這麼窮,說起來都是怪你,你要是能少吃一點兒……」

萬氏差點氣得心梗。

偏偏她那憨憨男人還沒數落完,一旁她的親生兒子顧子安也聲音清脆的補刀道:「娘,那叫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不是雞雞狗狗一起飛!

沒文化,真可怕!」

蘇晚看到萬氏那被氣成豬肝一樣的臉色,差點沒憋住笑出了聲。

「娘,我和大哥先去下地幫忙去了。」顧遠換了一身短打從屋裡出來,拿了一把鋤頭就和顧大牛以及萬氏一起出門了。

陳氏看着顧遠的背影愣了一會兒,轉身拉着蘇晚的手拍了拍,嘆了口氣說道:「老四這孩子自小主意就大,這學他說了不去上,怕是真的不想去了。

晚丫,你是個好孩子,待會兒老四回來了,你幫娘好好勸勸他,他是讀書的好苗子,又讀了這麼多年了,哪兒能說不讀就不讀了……」

蘇晚臉上微微有些尷尬,陳氏是真心把她當兒媳婦,可她和顧遠就是陌生人,這她怎麼勸?

不過顧遠這書讀得好好兒的為什麼會不讀了?

難道……

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蘇晚的腦海里,跟那些小說里寫的一樣,顧遠是重生的?

他知道他繼續讀書會發生不好的事情,所以他不讀了?

蘇晚正琢磨着,院門外面傳進來一個尖刻的聲音,「陳氏、陳氏,你個老娼婦,你趕緊給老娘滾出來,滾出來好好看看,你家的小雜種把我虎子打成什麼樣了!」

正在廚房收拾的陳氏連忙擦了擦手出去,同時叮囑在灶房裡幫忙的顧妍和蘇晚,「晚丫、妍丫,你們就好好待在灶房裡,別出來,娘出去看看。」

陳氏一走,顧妍就憤憤不平把手裡的抹布一摔,怒道:「什麼玩意兒!就仗着自己是個寡婦,帶着個孩子天天到處訛人!」

蘇晚疑惑的問道:「妍妍,這是怎麼回事?」

顧妍一臉的憤憤不平,「四嫂,你剛來不知道,剛才在外面叫娘的是咱們村的楊寡婦,她男人死了有十年了,之前她家楊虎還小,村裡人見她一個寡婦帶着孩子生活不容易,就多多少少都會接濟他們一些。

可沒想到,村裡人好心,倒是養出了他們母子兩個無賴,現在楊虎都十八歲了,母子倆整天什麼活兒都不幹,就等着村裡人給他們吃的。

沒人給了,他們就到處去惹事,把人惹急了打了他們之後,就訛人家,要錢要糧食!

村裡人知道她母子倆這德性都惹不起躲得起,不去招惹他們。

他們今天指定是逮到了小安,把小安惹急了,跟他們幹了架!」

聽到這句話,蘇晚對楊寡婦母子倆的無恥有了一個更加清晰的認知,還能招惹了五歲的顧子安,讓顧子安打了,也有臉上門來訛人,這簡直就沒有絲毫的下限。

「那娘為什麼叫我們不要出去?」蘇晚繼續疑惑的問道。

說到這個,顧妍就更氣了,「那楊虎不僅是一個到處訛人的無賴還是一個流氓,見到年輕女子,他的眼珠子就黏在人家身上,找着了機會還往人家身上摸,噁心死了!

娘是怕我們出去被那流氓逮着機會摸了,才不讓我們出去的。」

蘇晚稍微琢磨了一下,她雖然不愛管閑事,但是她現在既然要留下,那就是顧家一份子,有人敢欺負上門來了,她定然不會讓他們討了半分的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