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平步青雲我的絕色美女上司 第7章 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陳鴻宇貼着廁所門,機靈的將手機錄音打開,陳老闆的話全部落盡耳朵當中。
「哎呀,這麼刺激你不要命啦?」電話那邊,傳來幽幽的女聲。
「放心好啦,老當益壯,等我處理完這邊的事,就回去收拾你這個小妖精!」陳老闆猥瑣的笑着,引得電話那邊傳來銀鈴般的笑聲。
「我怎麼記得陳老闆的妻子不是叫王寒梅嗎?什麼時候叫小柔了?」陳鴻宇緊鎖着眉頭,疑慮重重。
不過很快他就想明白了,這陳老闆在外麵包養小三了啊。
要知道,陳老闆能夠在滄蘭市起勢,多虧王寒梅家的幫襯。
王寒梅作為滄蘭首富家的千金,和陳老闆一見鍾情。
在陳老闆還是個窮小子的時候,利用王家的權勢讓自家的產業一飛衝天,造就了現在公司的規模。
並且,王寒梅一向強勢,陳老闆包養小三的事若是讓她知道,不死也得脫層皮。
若是往嚴重了說,王家能早就陳老闆的企業,也可以在頃刻間毀掉。
想到這裡,陳鴻宇的眉頭舒展,眼中射出一道精芒,知道這個消息,還怕陳老闆不就範嗎?
簌簌!
思索着,廁所里傳來一陣抽水聲,陳鴻宇也不慌張,將手機揣進兜里,若無其事的推開門。
「呦,陳老闆,你好你好!我是住建局的小陳!」陳鴻宇見到陳老闆,一臉熱情的伸出手。
「住建局的?你和蘇局一起來的?」陳老闆用紙擦了擦手上的水漬,扶了扶金絲眼鏡,卻絲毫沒有握手的意思。
「是啊,蘇局讓我來觀摩學習的,我資歷淺,還要向陳老闆多學習。」陳鴻宇沒有表現一絲慌張,極為熱絡。
「既然如此,那便和我一同上去吧,蘇局也在上面。」陳老闆輕哼一聲,滿眼不屑,繞過陳鴻宇,徑直朝着樓上走去。
陳鴻宇見狀,也沒生氣,悻悻的將手縮了回來,眼中盡顯鋒芒。
瑰麗大酒店,888號包廂。
這是一極大的包廂,牆壁通體金黃,腳下踩得是進口柔軟的地毯,名貴的字畫掛在牆壁上,盡顯奢華。
瑰麗大酒店是他們長風縣最高檔的酒店。
這種消費,也只有陳老闆財大氣粗才能消費的起。
走進包廂,蘇嫣然已經入座。
陳鴻宇剛一進門,便被蘇嫣然的裝扮給驚艷到了。
今晚不同以往穿着職業的黑色西服,而是搭配一身黑色的連衣裙,踩着高跟鞋。
柔順的黑髮落在雪白的香肩上,飽滿起伏的溝壑不斷撩動着視覺神經,微微側頭,精緻的五官搭配烈焰紅唇,引得陳鴻宇一陣口乾舌燥。
「鴻宇?」蘇嫣然看向陳老闆和陳鴻宇二人,微微有些錯愕。
「在樓下和陳老闆偶遇,我們便一起上來了。」陳鴻宇開口解釋
「陳老闆,請入座吧。」
「好好好!」陳老闆也被這一幕弄的如痴如醉,眼神猥瑣的坐到了蘇嫣然的旁邊,右手很自然的落在了她的大腿上。
陳老闆粗糙的大手輕輕摩擦着蘇嫣然白皙的大腿,弄得她極為不適應,臉浮現一層淡淡的紅暈。
「陳老闆,手續的事的確是我住建局的問題,在這裡,我向您賠罪!」
蘇嫣然急忙舉杯,淺笑一聲,露出臉上深深的酒窩,然後借勢向外一挪,脫離了陳老闆的魔爪。
「哎,蘇局長,這事也不完全怪你,只要我心情好,投資依然可以繼續的,你說是吧?」
陳老闆邪魅一笑,一把將蘇雅然的凳子拉到了自己的身邊,劇烈的晃動讓蘇嫣然重心不穩,一不小心落在了陳老闆的懷裡。
感受到懷中柔弱無骨的嬌軀,陳老闆的反應愈發強烈,眼中盡顯佔有的慾望。
「陳老闆,我可是國家公職人員,你知道後果嗎?」
蘇嫣然此時只感覺到噁心,表情瞬間變得冰冷起來。
她雙手一用力,便脫離了陳老闆的掌控,重新坐回了座位。
「蘇嫣然,別他媽在我面前裝純,你和李德明的事我都知道,想當正局,沒有我,你可能嗎?」
陳老闆見到她這麼不識抬舉,也頓時露出不可置否的霸道,話中威脅意味十足。
「沒有我的投資,你這輩子都爭不過李德明,想辦事,你就應該有辦事的態度!」
陳老闆冷哼一聲,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彭。
包廂內,傳出一聲悶響。
這讓極為強勢的蘇嫣然也是心神一愣,有些不知所措。
眼見氣氛已經劍拔弩張,坐在一旁的陳鴻宇抬頭看了一眼蘇嫣然,又看了一眼陳老闆。
他淡定的開口:「陳老闆,王夫人知道你今天的所做所為嗎?」
「你這是在威脅我了?」陳老闆不屑一顧,「我什麼都沒幹,只是你的領導不識抬舉!」
「是嗎?」陳鴻宇微微一笑,一臉淡定。
此時蘇嫣然用手推了推陳鴻宇,微微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這種情況還有緩和的餘地,若真和陳老闆鬧僵,局長之位徹底與她無緣了。
「陳老闆,小柔的事王夫人知道嗎?」陳鴻宇並沒有理會蘇嫣然的警告,而是自顧自的開口。
此話一出,陳老闆臉上的表情瞬間一凝。
蘇嫣然也是柳眉微簇,一臉疑惑。
這陳鴻宇,到底要幹什麼?!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陳老闆聞言,有些驚恐。
「若是讓王夫人知道這件事,我想陳老闆也不會好受吧。」陳鴻宇沒有直接回答,一臉笑容的盯着他。
四目相對,陳老闆的氣勢很快便弱了下來。
不過很快,陳老闆卻是嘴角微掀,淡然道:「小子,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可有證據?不然,我完全可以告你誹謗,徹底斷了你的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