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炮灰也有愛情春天!女主眼饞瘋了顧映雪顧亦窈 第8章_歐蓉小說
◈ 第7章

第8章

顧映雪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淚水更加的洶湧,她曾經幻想過這個孩子深受他父親的疼愛。

在他父親的悉心教導下成長為一個翩翩公子,或是在她的教導下成為一個知書達理的姑娘。

現在這一切都成了泡影,這個孩子註定得不到父親的疼愛,她跟着母親註定會被人瞧不起。

顧映雪一臉絕望的摸着自己的小腹喃喃自語:

「孩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有一個中山狼的父親,又有一個出身低微眼又瞎的母親,不過你別怕,黃泉路上有娘陪着你!」

顧映雪說完毫不猶豫的用剪刀對着自己的胸口扎了下去!

「我去!不要啊!我還沒活夠啊!」

顧亦窈感覺到顧映雪赴死的絕望,現在猛的感覺到鑽心的痛感,顧亦窈忍不住的在腦海里大喊。

顧亦窈拼儘力氣將自己的殘存的異能不要命的往顧映雪身上傳送想護住她。

也許是胎兒護母的本能,也許是她求生的強烈渴望。

反正此時顧亦窈的心裏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顧映雪絕不能死!

顧亦窈畢竟太小了異能有限,在「看」到自己用異能將剪刀移出娘親的心臟,又拼盡最後一絲異能將顧映雪的心臟修護好之後,顧亦窈徹底陷入了黑暗。

失去意識之前顧亦窈還在大喊:

」完了,完了,老娘不會再也醒不過來了吧!老娘不想死啊!老娘在末世殺了二十多年的喪屍,只在電視里見過古代的山清水秀,還沒親眼看看真正的花花草草!」

「映雪!映雪!老大媳婦!老大媳婦!」

殷老婆子睡的並不安穩,正熟睡的她突然一個激靈就醒了過來,連鞋子都沒有來得及穿就衝出了屋子!

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女兒,殷老婆子感覺自己身上的血液都被凍住了!

殷老婆子一邊高聲呼喊自己女兒的名字一邊喊兒媳婦。

楊氏正在睡夢中突然聽見婆婆凄厲的呼喊聲,嚇得一個激靈就衝出了屋子。

看見婆婆正跪坐在小姑子身邊,手哆哆嗦嗦的不敢去摸小姑子的鼻息,看着地上一大攤的血跡,楊氏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個巴掌!

自己怎麼就被小姑子的笑容給迷惑了,相信她是真的不在意被林志學休棄!

像小姑子這種讀過書的姑娘,最是心思重,怎麼可能對自己相公的始亂終棄不在意!

楊氏衝到顧映雪面前探了探顧映雪的鼻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她探小姑子的鼻息純屬於看婆婆哆哆嗦嗦想探又不敢探的下意識的行為。

她看的很清楚,小姑子的剪刀正中心窩,她又流了這麼多血不可能還活着!

但她剛剛竟然感覺到了小姑子微弱的呼吸!

楊氏不確定的又探了一下顧映雪的鼻息,欣喜的大喊:

「娘!映雪還活着!你別動她!我去找郎中!」

殷老婆子聽了楊氏的話之後就一直不停的重複:

「活着好!活着好!我女兒沒有死,我女兒不會死的!」

李老郎中正在睡夢中就被楊氏拉到了顧家的小院子里,他驚魂未定以為自己遇見了打劫的!

頭髮鬍子都亂糟糟的,鞋子還跑掉了一隻,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顧映雪,他顧不得生氣一邊大口喘着氣,一邊趕緊給顧映雪把脈。

把完脈又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下顧映雪心口上的那把剪刀,不由得大聲驚呼:

「這世間竟…….竟有如此神……神奇之事!」

「哎呀,李郎中快把那把剪刀給我妹子拔下來,看得我磣的慌!」

楊氏看李郎中在這一直大喘氣,急得滿頭冒汗,不由得催促他。

「等我把氣喘…..喘勻了再拔,不然我怕……怕手不穩反而害了映雪這丫頭!」

李郎中左手扶着腰右手扶着院子的一顆梨樹邊喘邊回道。

楊氏本來還有些急,但一聽手不穩不能拔刀,也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眼睛還一直不停的盯着李郎中,像是生怕他消失不見了一樣。

李郎中讓自己平靜了一會兒,才一臉嚴肅的來到顧映雪面前蹲下,表情是前所未有的嚴肅和認真。

楊氏吞了吞口水都不敢大聲呼吸,殷老婆子則是一臉緊張的盯着顧映雪和李郎中同樣也是大氣也不敢出一下。

「呼~」

「呼~」

看着李郎中將顧映雪胸口的剪刀**,楊氏和殷老婆子不由自主的同時呼出了一口氣!

殷老婆子看着正在給女兒上藥包紮的李郎中,小心翼翼的問道:

「李郎中,我閨女她…….」

「放心吧,她沒事!天下竟又這樣的奇事,我看映雪這丫頭傷口不淺,但她竟然沒有傷到心臟!

「而且看脈相她身子傷的並不重!真是奇怪,留了那麼多的血,她竟然只是輕傷!真是生平聞所未聞啊!」

李郎中摸了摸自己的鬍子嘖嘖稱奇了一會兒又說道:

「更神奇的是我看她胎像很穩,一點也沒有受到影響!真是天下奇聞!」

李郎中摸着自己的鬍子百思不得其解,他行醫多年,還從未見過這樣的奇事!

殷老婆子一聽李郎中說顧映雪竟然還有了身子,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來。

「作孽啊!作孽啊!把我老婆子的命拿去吧,不要再折磨我的閨女了!老天爺你不長眼啊!」

楊氏一看自己的婆婆又開始哭了起來,趕緊制止住了她:

「娘您快別哭了,咱們還要給映雪熬藥呢,再說你哭的映雪都沒法好好休息了。」

殷老婆子聽了楊氏的話,趕緊擦乾了眼淚,接過李郎中手裡配好的的葯:

「李郎中多少錢?」

「哎,你給我30文吧。」

李郎中嘆了一口氣說道,這顧家真是倒霉,這兩天竟遇糟心事了!

殷婆子聽力,趕緊從自己的袖口裡摸出一個錢袋子了,從裏面數出來30文錢遞給了李郎中。

她心裏是想多給李郎中2文錢的,畢竟這大半夜的麻煩他實在有些對不住,可三個月前林志學去京城趕考拿走了家裡所有的的積蓄。

現在她錢袋裡滿打滿算也就10幾文錢了,家裡還有兩個需要吃藥的人,她只好作罷,但心裏總覺得虧欠,只好有些難堪的對李郎中說道:

「李郎中謝謝你!你是個好人!等……等我家老頭子回來,我一定讓他感謝你!」

李郎中知道顧家現在的境況,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叮囑一定要多注意顧嶼白和顧映雪兄妹兩個有沒有發燒的情況,一旦他們發燒了就立即送去縣城的醫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