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炮灰也有愛情春天!女主眼饞瘋了顧映雪顧亦窈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婆媳二人剛吃過早飯沒多久,就聽見有人敲門聲,楊氏以為又是林家那群畜生來了,拿起院子里的砍柴的刀罵罵咧咧的去開門!

她倒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敢來,再敢欺負映雪她就跟他們拼了!

楊氏猛地打開門雙目圓瞪的看向來人,嚇得門口的瘦猴和一個鬍子拉碴的大漢一個哆嗦,紛紛後退了好幾步!

「猴子!傻大個!你倆一大早的叫魂啊!」

楊氏一看是經常和自家小叔子混在一起的混混心裏暗自鬆了一口氣。

她心下想着林家有人再敢上門欺負人,她就跟林家人同歸於盡。

可她心裏還是想活的,畢竟以後她可是要當官太太的!

聽說官太太頓頓都吃白饃饃,她還不知道白饃饃是啥滋味呢!

瘦猴一邊喘氣一邊要哭不哭的說道:

「大……大嫂!我……我們就是過來給二狗送點錢,看能不能給……給他多買點葯喝喝,讓他快點好起來。」

瘦猴和傻大個吞了吞口水,趕緊遞上來一個荷包。

楊氏反應了一會兒才想起來自家二叔在村裡叫二狗子!

她接過結果荷包一看裏面足足有200文!

楊氏震驚的抬頭只看見兩個落荒而逃的一高一低的身影,只好連忙高喊:

「等我家公爹回來了,定會還給你們的!

奈何瘦猴和傻大個跑的太快,估計沒聽見,楊氏撇了撇嘴:

「你們又沒做虧心事,我又不是要砍你們,跑那麼快做什麼!」

瘦猴和傻大個跑的上氣不接下氣,確定楊氏沒有追來,才趴在村口的一棵大樹下喘氣。

「大個子,你說二狗會不會就……就死了?」

「別哭喪着臉!二狗子沒死也被你哭死了!郎中不都說了,只要不給他斷葯,好好養一陣子他就死不了!

傻大個一個巴掌呼過來,然後拍了拍身上的土站起身來就準備走,瘦猴一看傻大個走了,也趕緊站起來跟上。

他們得趕緊去碼頭上搶活去,二狗子家裡人不喜歡他,他們得掙錢給他買葯喝!

一定不能讓他因為沒藥喝死了!

……..

「哼!那林家定是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會讓人戳脊梁骨,才一大早就跑了!我就說他沒臉等爹回來!」

楊氏一邊綉着荷包,一邊對躺在床上養傷的顧映雪,憤憤不平的說道。

顧映雪以前想起林志學都是滿腔的甜蜜,可現如今想到他只有恨意和大仇不能報的絕望。

她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睜開眼睛:

「大嫂以後不要再提那個狗東西了,索性他們林家是外來戶,也沒有族親在村裡,既然他們都走絕了,連他家那為數不多的幾個牌位都搬走了,那就是不打算再回來了,這樣也好,以後我會好好過日子,跟着大嫂你一起綉荷包,打絡子養活我們娘倆!」

顧映雪睜開眼睛一臉堅定的說道,她再也不想去死了,昨天她感覺到腹中胎兒強烈的求生欲,她一定會讓自己的孩子順利出生的!

將她健健康康的養大!

以後,她勤勞一點也不是不可以活下去!

殷老婆子看着已經想開了的女兒,不由的又抹了把眼淚。

但是她怕顧映雪看見,連忙轉身出去餵雞餵豬,打掃院子去了。

看着浩浩蕩蕩在護衛的保護洋洋得意下離去的林家一行人,村口聚集的村民又是羨慕又是嫉妒。

「這林家真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了!嘖嘖嘖~」

「哼!不是個好東西!這林家是逃荒來的外來戶,還是咱村子看他們一家可憐才收留了他們,就這麼走了,也不感謝一下曾經幫助過他們的父老鄉親!呸~!」

「得了吧,要說感謝也是感謝顧秀才,你也就是救濟過他們幾個野菜糰子而已,人家顧秀才可是費心費力又是啟蒙讀書,又是出銀子供他讀書!」

一說到顧秀才,村裡人都不由得帶着幾分譏笑。

以往提到顧秀才大家都是敬重的不得了,不說他是村裡唯一的秀才,就說他在省城的大書院教書,都足以讓人肅然起敬了!

可現如今顧家栽了這麼一個大跟頭,村民突然覺得以往高不可攀的顧秀才變得不那麼高高在上了。

「哎!這顧秀才月底回來估計要傻眼嘍!」

村民們看了一會兒熱鬧就繼續回去勞作去了,女人們上山看能不能挖些野菜填肚子,男人們則是去了田裡看看莊稼的長勢。

畢竟對他們來說天大地大吃飽了最大!

哎!

許多村民都不由自主的看了看天空,趕緊下場雨吧,這樣今年的莊稼能長的好一些,他們已經連着兩年顆粒無收了,今年要是再顆粒無收,他們就沒有活頭了!

……

深夜。

一老一少的兩名男子拍響了顧家的大門,楊氏在夢中驚醒以為小姑子又想不開抓起衣服就往顧映雪房子里沖!

看着還在沉睡中的婆婆和小姑子,楊氏才鬆了一口小聲嘀咕:

「我嘞的個娘咧,這一天天的真是要嚇死我!」

拍門聲又響了起來,比剛剛的聲音要大上一些,這次殷老婆子也驚醒了,看着好好躺着的閨女,殷老婆子那砰砰直跳的心也稍稍放了下來。

「是誰?大半夜敲門?」

殷老婆子有些狐疑,忍不住看着楊氏問道。

就在這時一道略帶蒼老的聲音響起:

「老婆子是我,我和老大回來了,開門!」

殷老婆子一聽是自家老頭子回來了,連忙下床去開門!

楊氏一聽見公公的聲音,就已經先殷老婆子一步衝到了門口,飛快的打開了門。

看見自家相公的那一瞬間,一向大大咧咧粗嗓門的楊氏竟有了害羞扭捏之態,輕聲細語的說了聲相公回來了。

顧嶼朗和顧老爺子都是一臉的凝重,再看到楊氏和殷老婆子後,仔細打量着她們見她們除了有些憔悴並沒有外傷後臉色才稍稍緩和了一些。

「映雪呢?」

顧秀才看着殷老婆子有些着急的開口詢問。

顧嶼朗也緊張的看着母親和妻子,他和父親之所以深夜回來就是知道了林志學的忘恩負義之舉。

父親擔心妹妹會想不開才連夜趕回來的!

「哎~,她在裡屋睡着,她有了身孕,身上又有傷……」

殷老婆子的話還沒有說完顧秀才就衝進了屋子裡,後面緊跟着顧嶼朗。

楊氏和殷老婆子見父子倆個進了屋,也趕緊插上門跟着進了屋。

顧秀才一進屋看到顧映雪縱橫交錯的臉,一向嚴肅剛毅的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他雙眼通紅的握住女兒的手,低着頭久久沒有說話,但微微顫抖的雙肩顯示出他內心的痛苦。

「爹!我去找林志學!我去京城告他!」

顧嶼朗看到自己如花似玉的妹妹,如今被害成這般模樣,一向講究君子禮儀的他也氣的破口大罵!

「老大,我朝律法女子狀告自己相公是要先打30個板子,,你妹妹身子弱,根本撐不住!更何況她現在還懷着身孕」

顧秀才阻止了顧嶼朗。

「是我去告!又不是妹妹去告!與妹妹有什麼干係!」

顧嶼朗氣的渾身顫抖,他一向溫文爾雅是個典型的讀書人不會爆粗口罵人,只是反反覆復的罵林志學。

「豺狼虎豹」、「士不知廉恥,衣冠狗彘」、「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顧映雪在睡夢中恍恍惚惚的聽見自己大哥又在掉書袋子,努力掙扎着睜開眼睛,就看到父親正雙眼通紅的看着自己!

一見到最疼愛自己的父親,顧映雪剛撐起來的堅強又消失的無影無蹤,撲到父親懷裡就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顧秀才看着哭的撕心裂肺的閨女,心如刀絞,輕輕的用手拍着她的肩膀,眼中也有大顆大顆的淚水划過。

」映雪都怪爹!是爹有眼無珠錯把豺狼當君子!才害你至此!都怪爹識人不清!「

顧秀纔此時臉上全是懊悔,他以為自家對林志學有大恩,林志學一定會對自己閨女好的!

是他的錯!

是他沒有給閨女挑到好夫婿!

是他識人不清!

」哎呦呦!映雪快別哭了,你現在可不能再哭了」

楊氏一進屋就看到又在痛哭不已的顧映雪連忙勸道。

「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了,不能太過傷心對孩子不好!」

顧秀才聽了兒媳的話,連忙給顧映雪擦乾了眼淚對她說道:

」映雪,別哭了,有爹在,爹以後不會讓你再受半分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