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世桃源第6章 橋上遇險在線免費閱讀

末世桃源第7章 赤焰小隊在線免費閱讀

路上行駛的車越來越多,路的通暢度也越來越差。

末世中倉皇逃生,各種原因拋錨堵路的車成了兩家人前進的又一大障礙。

不停的掉頭,繞路,第二天的傍晚時分,兩家人還沒有離開平城範圍。

眼看天色漸晚,用周衛國提供的太陽能無線對講機溝通好後,兩家人把車停在了一家路邊小飯店的空地上。

這種小飯店遠離村鎮,條件簡陋,只能給過路的司機提供簡單食宿。

小飯店四間屋子均是門窗緊閉,翠寶感應後說裏面沒有人和喪屍,兩家人才下車。

透過玻璃窗,可以看出這家小飯店貌似已被棄用。

滿是油膩的廚房裡空空如也,別說食物了,連廚具都不見蹤影。只有兩間不知道是自用還是客房的屋子裡,有兩張雙人床,床上堆放着一些被褥。

連續幾天的奔波,今夜可以找到一個相對安全的住宿之地,身體疲憊的兩家人都已經很是滿意。

周衛國和沈爸撬開兩間有床的屋子的門鎖,簡單打掃後準備一家一間住上一晚。

沈媽不想用飯店裡髒兮兮的被褥,就招呼女兒把車上自家帶着的被褥搬進屋裡,還熱心的把貨車車廂頂上的被褥拿給周家人用。

安置好後,沈媽和楊紅霞給周末的腿換藥,沈爸和周衛國在外面的空地上說話,沈墨抱着翠寶的花盆往屋裡走,突然聽到有車聲傳來。

不一會兒,五六輛車接連停在小飯店的空地上。

前面兩輛車上走下來幾個壯漢,最前面的一個鷹鉤鼻男人走上前和沈爸等人交涉。

周衛國社會經驗豐富,一眼就看清來人是混社會的那種人,暗暗給沈爸和沈墨遞了個眼色。

那人自我介紹說叫鄭志磊,是後面這些人的隊長,帶着自己和幾個兄弟的家人前往乾坤基地。因為他們車隊的人數較多,鄭志磊希望兩家人能讓出一間房間給他們。

看這人說話還算客氣,沈爸和周衛國對視一下後答應了。

周末不好挪動,沈媽就把原本自家住的房間讓出來,把自家的被褥搬進周家那一間。

這樣一來,一張雙人床根本不夠用,推讓半天,商定沈爸、沈墨和周衛國打地鋪,讓病號周末和身體較弱的兩位媽媽在床上擠一擠。

兩家人讓出一個房間後,那個車隊後面幾輛車上又下來幾個人。這次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不像之前兩輛車上一水兒的青壯男子。

關上門,兩家人用沈家的便攜式煤氣爐燒了熱水,還煮了泡麵就着火腿腸和飯糰吃。

周衛國吃飽後,用土系異能給沈墨做出了一個高出地面十來公分的小土炕。

是的,周衛國在昨晚停車休息時,無意間發現自己有了土系異能。

和沈墨一樣,周衛國也是發燒昏睡醒來後,無意間發現自己有了異能。他多次嘗試後,能用異能凝出沙子、土球,還能勉力凝出薄薄的土牆。

這不,今晚他就耗盡自己的異能才做出了這麼一個小土炕。

謝過周衛國,沈墨壓低聲音問他:「周叔,你覺不覺得那個鄭志磊也像是異能者?」

周衛國眼裡閃過一絲狡黠,不答反問:「嘿嘿,叫聲乾爸乾媽我再回答你!」

沈墨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看着周衛國不說話。

周衛國當年一心想要一個女兒,可是老婆生周末傷了身體,留下了遺憾。

遇見救了自己一家的沈家人,他非說沈墨長得和自己老婆兒子都很像,是上天補償給自己的女兒。如今對沈墨比對周末還要好上幾分,還總喜歡逗着沈墨喊乾爸乾媽。

看沈墨兩隻杏眼只瞪着自己不說話,周衛國嘿嘿笑了幾聲,也不尷尬,開始回答沈墨之前的問話。

「是啊,我也似乎覺得那個姓鄭的身上有點熟悉的感覺。之前就咱爺兒倆是異能者,沒在意,你說是不是異能者之間能感應到彼此身上的異能波動啊?」

周衛國邊說邊用手擼擼自己的腦袋。

旁邊聽着的沈爸插話道:「如果你們能感應到他身上的異能波動,他是不是也發現你倆是異能者了?」

「嘿,我說那小子剛下車時還氣焰囂張,後來說話怎麼那麼客氣,原來是這樣!」周衛國有些不屑地撇撇嘴。

沈墨點頭認同周衛國的話,提出得防着鄭志磊這些人點兒。

最後定下其他人先休息,由成為異能者後身體素質大幅提升的周衛國和沈墨來守夜。

周衛國堅持讓沈墨守上半夜,他自己守容易犯困的下半夜,沈墨也沒多和他客氣。

這次宿營地人口較多,且處於荒郊野外,守夜主要防備的是旁邊屋子裡的人。

沈墨沒出屋,只是搬了個椅子靠坐在窗戶旁邊,一邊逗弄翠寶,一邊注意着自己這邊的兩輛車和隔壁的動靜。

車隊的人有些吵鬧,臨近半夜還偶有嘻嘻哈哈的吵嚷聲傳來,但總體來說還算安分,兩伙人一夜相安無事。

隔日一大早,沈周兩家正收拾東西準備趕路,鄭志磊又帶着幾個兄弟過來搭話,提出想要和沈周兩家同行,路上好多個照應。

注意到鄭志磊身後有幾個人的眼神總是繞着沈家的貨車來回打轉,周衛國打着哈哈拒絕了。理由是自家的幾個人事兒比較多,暈車也要停車休息,累了也要停下,怕耽誤鄭志磊車隊的行程。

鄭志磊身後的幾個人聞言變了臉色,在鄭志磊的阻攔下轉身回去,隱約還發出「不知好歹」等罵罵咧咧的聲音。

周衛國臉色一寒,正要罵回去,卻被沈爸拉住。這種時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趕路要緊。兩家人忍住氣,只當做沒聽到,快速收拾好東西開車走人。

半個小時後,鄭志磊的車隊呼嘯着超過了沈周兩家的車,掀起的塵土彷彿在給不識趣的兩家人好看。

沈周兩家自是不在意,畢竟遠離覬覦自己物資的人高興還來不及。

下午四點多,沈墨剛睡醒,就聽到對講機里傳出周衛國焦急的聲音:「糟了,前面橋上堵的車太多,好像還有喪屍,老沈快點掉頭。」

此時沈墨才發現自己兩家的車一前一後停在一座跨江大橋上。

時間回到沈墨醒來前。

眼看前面一段路又堵住了,在越野副駕駛座打盹剛醒來的周衛國下車去前面查看路況。他發現前面堵着的車不少,正打算回去掉頭走別的路,卻聽到橋頭那邊傳來慘叫聲和哭喊聲。

周衛國一邊往自家車的方向跑一邊在對講機里示警,但不巧的是此時沈家的貨車後面又駛來一個有十幾輛車的車隊,一時間沈周兩家的車竟是進退兩難。

前後路都不通,左右兩側是滔滔江水。前面可能有喪屍,沈墨想去救人又不知具體情況,擔心白白把自己兩家人也搭進去。

稍作躊躇,沈墨已能看到大橋前方有數十個人倉皇朝大橋後方跑來。竟然還有幾個滿身血污的喪屍靈活地在車頂上跳躍,不時撲咬向中間甚至前方的人群。

看到其中一個喪屍一爪子拍飛了一個中年男人,本就心頭髮緊的沈墨眼神猛地一縮,這不是之前自家遇到的喪屍所能做到的。

這幾個喪屍明顯力量更大,速度更快,身體也更靈活。難道喪屍進化了?

怪不得這麼多人倉皇逃竄,看來這些喪屍殺傷力很強,而且數量不少,前面的人發現躲在車裡無用,所以全部棄車逃向後方。

敵我力量懸殊,沈墨情知自己和周叔雖有異能,也不一定能抵擋多久,只有跑為上策。

沈墨催促爸媽馬上下車,讓他們跟在背着周末的周衛國和旁邊踉蹌緊隨的楊紅霞身後往後面跑,自己則抱着翠寶斷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