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沒事吧!貴妃不愛了,陛下開始慌了結局 第4章_歐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晚膳後大概過了一個時辰,汪大福就悄悄兒遞話到紫宸宮,說皇帝今日翻了林美人的牌子。

果然,第二日一早,林美人因為伴駕有功,位分升為婕妤的消息就傳遍了六宮。

翻閱前世今生的記憶,這是陸陵川第一次臨幸除沈窈外的女人。

聽到消息,沈窈心中波瀾不驚。她本來就犯愁,怕陸陵川夜裡翻她牌子。但既然不能坐以待斃,那就按皇帝的喜好。大大方方的指導着各宮的妃子如何爭寵。

不知道是她的遭遇與虔誠感動了上天,還是這林美人的年少貌美打動了陸陵川。一切也算求仁得仁。

沈窈捧着燕窩,乾脆又吃了一碗。

然後對着菱花銅鏡,拔去髮髻上幾枝金玉的珠釵,淡掃峨眉,素凈打扮,坐上了肩輿,去向張太后請安。

今日和風日暖,去往慈寧宮的沈窈,卻心懷忐忑,無心看風景。

張太后一向和沈窈不對付,每次開口訓她,安她腦門上的都是重罪,什麼「掩袖工讒」,什麼「狐媚惑主」之類。

前世的沈窈,對太后的斥責,絲毫沒有放在心上。她是禍國妖妃,陸陵川豈不就成個大昏君了?

最諷刺的是,沈窈居然還傻乎乎的問過陸陵川好多次,少時許下的誓言「此生唯有窈兒!」還作不作數。

每到這時,陸陵川就會抱着她,在她的眉心上吻了又吻。而沈窈也就沉溺在情愛里失了心。

「此生唯有窈兒。」這句輕飄飄的誓言可害苦了沈窈。

她昏昏然的在後宮樹了無數敵人,也在前朝被言官輪番彈劾。還不以為意,以為憑藉陸陵川的情愛可以過一輩子。

如今來看,太后才是熙和後宮中最粗的大腿,前輩子的自己,竟然敢和她叫板,果然是活得不耐煩了!

沈窈撫了撫胸口,那鴆酒入喉的徹骨之痛,猶在昨天。

到了慈寧宮門口,沈窈下了肩輿,整理好衣裙,這才緩緩進入正殿,向張太后問安。

「貴妃姐姐今日真是難得,以往我等姐妹來和太后娘娘請安,可不見貴妃姐姐蹤跡呀。」

白婉珠正在給太后奉茶,見到她就出言不善。

而沈窈翩翩行禮,行止間儀容有度,清麗端雅,也不為自己辯白,聽了白婉珠的話,又斂裙跪下,朱唇輕啟。

「沈窈以往不懂事,還請太后娘娘責罰。」

是呀,前世自己鬧什麼呢,她連跟着皇帝稱呼太后一聲「母后」的資格都沒有。

「貴妃起來說話吧。」

張太后年才四旬,生得 白皙豐腴,一雙鳳目微微上挑,

她端坐上位,對着沈窈頜首。

這往日里花枝招展,在六宮橫着走的貴妃,今日打扮素凈,難得有一番低眉順目,瞧着也沒有那麼令人生厭了。

只是不知道這沈窈是轉了性還是又在耍什麼心眼子?

沈窈應「諾」後,就恭恭敬敬坐在下首,只看着眾妃嬪圍着太后,插科打諢,費盡心機的討好盡孝。

她和太后,算不上親近,貿然獻殷勤,只能惹來恥笑。

待眾人笑鬧夠了,沈窈才走到殿中,向太后施禮,

「妾有一事,要向太后娘娘討個示下。」

「講!」

「皇后娘娘去年到雪月庵養病,如今身子已經大好了。妾提議,擇一良辰吉日可將皇后接回。」

張太后聞言,抬眸久久注視着沈窈。

王皇后是右相的嫡女,也是皇帝的髮妻,素有賢后的美名。去年沈窈霸着皇帝鬧得最凶的時候,王皇后就托賴身子抱恙,去了雪月庵養病。

「貴妃可知,接回皇后,你就要讓出協理六宮之權。」

太后提醒道,犀利的目光一直落在沈窈臉上,片刻不挪開分毫。

白婉珠不待沈窈開口,插話道,「貴妃姐姐還真是思慮周全。姑母的千秋節快到了,陛下至孝,定然要好好操辦。皇后娘娘回宮,正好可擔當此任。」

「不過,上次太醫院御醫就說了,皇后身子弱,需靜養,受不得累。她一回宮,就經受這樣的大事,豈不會熬垮了身子?」

「皇后熬垮身子,姑母的千秋節也辦的不體面,這……」

白婉珠一番話,直指沈窈,彷彿因為沈窈的提議,導致皇后已經病入膏肓,而太后的壽誕也 潦草收場。

太后一世精明,她也不相信這囂張善妒的沈貴妃能一朝轉了性子。

「沈窈, 你好大膽子,原來你提議接回皇后,讓出協理六宮之權,就是為了累倒皇后,再順道攪和了哀家的千秋節呀!」

太后憤憤然,殿中眾人嚇得都跪了下來。

沈窈光潔的額頭叩在織錦紅毯上。

她一番服軟,再次低下了她高傲,漂亮的頭顱。

這世上,再無寧折不彎,天真痴情的沈太傅之女。

當初,進宮時,爹爹說,活下去才是最大的盡孝。這個道理,沈窈死了一回才弄明白。

沈窈姿態謙卑,不疾不徐的為自己辯解。

「白婕妤言重了,待皇后娘娘回宮,自然有太醫院一眾御醫診脈調理。妾也願意,與後宮姐妹們一起協助皇后,辦好太后的千秋節。」

「沈窈在此向上蒼祝禱,祈願太后娘娘的千秋節定然圓滿。」

「千秋宴功成,沈窈不貪分毫。而若有任何閃失,沈窈願意一人領罪。」

白婉珠撇撇嘴角,「到那時,你領罪又有何用?還不是讓姑母糟心。沈貴妃,你這是大不敬!」

眼看沈窈要倒霉,白婉珠的得意勁再也憋不住了。那一口一個的貴妃姐姐都不喊了。

傅昭儀此時膝行兩步,挨着沈窈跪到了一起。

「太后娘娘明鑒,玉簪願意與沈貴妃一起,協助皇后籌辦千秋節。」

傅昭儀是皇帝龍潛時的老人,在太后面前也素來幹練沉穩。

九嬪之首的昭儀一下跪,那些低位份的才人,美人也都紛紛拍馬,稱頌太后老祖宗人美心慈,乃觀世音菩薩下界,她們都願意為太后壽誕出力。

傅昭儀的解圍之舉,都是因為沈窈昨日興起的小聚。她不吝分享,給眾人講述了帝王衣食住行的喜好和一些禁忌,其中更不乏關於陸陵川的一些私隱和小情趣。

各人都或多或少,對沈貴妃的成人之美心存感激。

最關鍵的,是皇帝走後,沈貴妃打了個哈欠,說皇帝還有更多秘辛,留着下次小聚時候再一一和眾位姊妹們道來。

所以,後宮裡其他妃嬪們瞬間達成一致,這沈貴妃至少目前可不能倒台。

大家眾星拱月一般,將張太后哄得高高興興,

熙和王朝的後宮罕見的如此一心,倒襯托得白婉珠有些格格不入,巴不得這太后壽誕辦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