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2章(2)

陸陵川郎朗一笑,不想打擾了沈窈興緻,揮揮手不讓宮人通傳。

「陛下飲食上喜愛清淡,膳後須用峨眉清茶漱口。」

「陛下冬日的御書房裡,定要用一枝梅花應景。折梅花時,不能用綠梅,臘梅,只能取枝幹遒勁的老樹紅梅。」

「陛下白日熏龍涎香。夜裡侍寢時用合歡香,獨寢時熏松柏香。其他的香料,陛下聞多了頭疼。」

沈窈將陸陵川的喜好習慣如數家珍般一一道來。

嬌脆活潑的聲音,落入陸陵川耳朵,他眉心舒展,眼尾上挑。

「陛下,您平日里可沒白疼愛貴妃娘娘呀。她這心坎上全心全意可只有您一人呀。」

汪大福諂媚的趕緊送上一個龍屁。

誇沈貴妃,不就是在誇陛下嗎?

只要伺候得陛下高興,那前朝後宮還能少了巴結他這御前總管的人嗎?

他顛顛兒跟着陸陵川踏入紫宸殿中。

紫宸殿里,今兒不知道吹的什麼風。除了白婕妤以外,鄭才人,劉美人,傅昭儀,林美人,後宮中的妃嬪幾乎都到齊了。

香几上擺滿了各色精巧的點心果子,一眾花團錦簇的美人兒都虔誠的圍着沈窈,豎起耳朵聆聽。

那出身翰林之家,歲數最小的林美人,此時捧着在紫宸宮就地討來的紙筆,一行行記錄得正歡。

後宮嬪妃早就對天縱英才,丰神俊朗的皇帝傾慕已久,奈何以往都被貴妃一人霸着吃獨食。

今日難得和皇帝距離這樣近,此時行禮的妃嬪們,一雙雙妙目望向皇帝,或嬌羞不勝,或熱z辣直白,都在眼神或者扭捏身姿里表達了對陸陵川的愛慕與相思。

沈窈隱在嬪妃之中,也盈盈下跪,起身。

「貴妃在做什麼!」

陸陵川目光牢牢鎖着人群里的沈窈,就算藏在各色鮮艷的美人中,沈窈柔媚嬌憨,瑰麗璀璨的傾國容顏依舊讓人一眼心動。

沈窈小心翼翼的回答,「陛下,臣妾不過是和姐妹們一起探討侍奉君王之道。」

再次面對陸陵川的她,心如止水,一雙清泠泠的美目不似往日含嗔含情。

「貴妃今兒可真大方!」

陸陵川咬着後槽牙,明顯是動怒了。

汪大福一腦門子冷汗,適才貴妃娘娘講述陛下私隱時,眉梢飛揚,聲音嬌脆,此時見了陛下,垂眸肅立,如只鵪鶉一般。

「陛下往日里總教訓臣妾,未有容人雅量。妾有負陛下深恩,甚是惶恐,思來想去,於今日邀闔宮姐妹小聚,只願為君王分憂。」

沈窈心中不忿,垂眸不看皇帝,她做這些,不就是為了後宮這些美人兒讓他更稱心嗎?

這狗皇帝,在這兒裝什麼裝?

沈窈溫柔婉約,卻說得字字在理,陸陵川被噎得說不出話來。他心裏窩火,卻不知道這女人在抽哪門子風。

「好!今日貴妃雅量,紫宸宮上下當賞!」

陸陵川咬着牙誇道。

沈窈以往仗着他的縱容和庇護,在這宮裡張狂僭越,名聲已經壞了。他若當著闔宮的妃嬪和沈窈發難,少不得又是一段關於貴妃的是非。

在眾人的謝恩聲里,陸陵川忍住心頭的鬱火,憤憤然邁過門檻,甩開衣袖,大步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