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沒事吧!貴妃不愛了,陛下開始慌了結局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沈窈氣惱了片刻,從包袱里翻出些糕點來。

她就着冷茶,抓起幾塊糕點塞進嘴裏,再把剩下的松子糕,雲片糕給眾人分了分。

墊了肚子,她也不準幾人睡覺,連夜把小廚房歸置了出來。

「差的傢伙什,就一早去內廷司領。」

沈窈硬氣的說,「誰要不給,就說別怪本宮不留情面。」

過了一會兒,她又咬着牙道,「當然,實在不給吧,也好言好語,不傷和氣。多使些銀子打點。」

「噗嗤」一聲,春濃難得的笑了。

她可很少見到貴妃這八面玲瓏的模樣。

這件事,要是擱在以往,她不得把內廷令和總管太監拎出來,「噼里啪啦」賞上一頓巴掌,打成豬頭了再說。

「春濃,你敢笑話我。往後讓你知道,本宮能耐着呢。」

幹了一天活,沈窈嘴上雖撐着場面,人已經蔫耷耷的了。

「是長能耐了。被人這樣欺負,都沒哭。」

春濃這句話可不是誇沈窈。

小喜子,夏荷一個個都眼觀鼻,鼻觀心不言語。

他們雖然忠心,也都想跟着長進的主子呀。

這下子好了,貴妃娘娘如此隨遇而安,能屈能伸,他們怕往後是沒啥前程了。

「明兒一早去向太后請安。可要提前半個時辰出發。記得讓人準備轎攆。」

這長信宮如今雖然可以躲着皇帝,但距離那一片煊赫的后妃居所也不近。

「也真是難得,貴妃娘娘還惦記着早起。」

「你這懶貓兒,如今可難為你了。」

春濃心疼的說,她剔了下燭台的燈芯,又跪在床榻邊整理着被褥。

「你莫擔心我,早起也沒幾日了。等皇后回來,我交出六宮之權。你記得我爹給我的那個藥丸不?到時候,隔幾日服用一丸,我再稱個病,請安也就免了。我就舒舒服服住在這長信宮裡。」

沈窈洗漱完,身着褻衣,捧着手爐就在邊上候着春濃整理被褥。

她自小畏寒,每晚都要把被窩熏得香香暖暖才肯上z床。

「你還這般年輕,沒了帝王的寵愛,往後的日子可長着呢。」

春濃手上不停,嘴上卻還是忍不住要念叨幾句。

「皇帝只有一個,後宮裡沒有恩寵的女人多了去啦。」

沈窈不甘心的回嘴道。

少時沈窈並沒想過要入宮,只是被陸陵川的甜言蜜語騙得狠了,才嫁入東宮做了側妃。

——

幾日來,沈窈一面打理着長信宮,一面又領着內廷令做好了迎接皇后回鸞的準備。前段時間,養出來的那些肉,又都消了下去。

沈窈立誓,等太后千秋節過後,她可要好好兒在長信宮裡保養自己。

她以後可是白白胖胖,體態豐腴的沈太妃。

貴妃月例一月有一百兩,以往在紫宸宮,闔宮上下伺候的有三十多個人。雖說大家有俸祿。但是打點賞賜,一樣都不能少。沈窈又愛鋪陳,常常還需要陸陵川私下的接濟。

如今避到這裡,手頭倒是十分寬裕。

沈太傅閑下來的時候,愛侍弄些花花草草,這點沈窈隨他。

沒幾日,在銀錢的作用下,長信宮栽了修竹,種植了芙蕖。西北角擺放十多個帶着花苞的芍藥,牡丹的花盆。、

新搭建的花架子上垂絲海棠,吊蘭,長壽草也一簇簇,一蓬蓬,開的葳蕤芬芳。

如今再無情愛的牽絆,沈窈打定主意,她可要把少時喜歡的事情,都做一遍。

午後,沈窈小睡了片刻,就在庭院里煮茶。

茶是上好的顧渚紫筍,煮茶用的水,是去年冬日取的梅花蕊上的雪水。

沈窈坐在鋪了軟墊的貴妃榻上,膝上放着打開的《易安詩集》,她一面飲茶,一面讀詩,一時沉吟進去,十分愜意。

「貴妃娘娘真是好興緻。」

傅昭儀領着林墨兒來拜訪沈窈,漫步長信宮中,被各處景色引得駐足流連。

這花園雖比不得御花園宏大 。但這景緻卻更勝過一籌。這規劃的人,匠心獨 運,是為一位雅士呢。

兩人向沈窈行了禮。春濃領着人又在貴妃榻的四周置放了幾塊柔軟的蒲席。

「大家可隨意坐下。」沈窈含笑招呼道。

傅玉簪和林墨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卻不知道怎麼落座。

「你們也褪了鞋,和我一起坐下吧。」

沈窈褪去腳上珠鞋,穿着白綾襪的一雙蓮足踏上蒲席,她盤腿而坐,再牽了牽裙擺。

她大氣的說,「今日,我與諸君品茗,論詩,可否?」

傅昭儀掩唇而笑,學着沈窈的樣子也上了蒲席坐下。

她感慨道,「都說貴妃娘娘遷居長信宮,是被太后,陛下罰來思過。可今兒一瞧,娘娘這日子過的,怕是有心在此長居了。」

「容我說句僭越的話,以往我覺得沈貴妃不過是以色侍君。幾次交往下來,娘娘卻是少見的妙人。」

聽了傅玉簪的話,林墨兒年少,臉上飛起一團紅暈。

沈窈更是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

她曾經不就是個以色侍君的女子嗎?

依仗一個男人的愛意而活,愛意隨風起,風走愛不留。

她何其蠢。

「過去的沈窈,讓大家見笑了。」

沈窈學着男子,朝傅玉簪和林墨兒一拱手。

春濃取來一套汝窯的天青色茶具,幾人相對而坐,論茶論詩。

都是京城中文臣家的女兒,腹有詩書,相談下來,時間流淌得很快。

沈窈又命人在薔薇花架子下,燃起了炭火。

小喜子把洗乾淨的長瓦片放在上面,烤了許多的鹿肉,羔羊肉,湖蝦、蘑菇等,撒上胡椒,鹽等佐料。

小喜子一面烤肉,一面饞得哈喇子長流,門口那兩個干粗活的太監,也聞着香,頻頻朝花園裡伸長脖子。

沈窈嫌棄小喜子沒出息,讓他多烤了滿滿三大盤端去門口,幾人分吃。

林墨兒吃得肚皮滾滾,還捨不得丟下竹筷。

「不怕兩位姐姐笑話,墨兒進宮後,還沒吃過一頓飽飯。再好吃的菜肴,也只敢吃兩三口,每頓飯,也不過五六分飽。」

沈窈促狹笑道,「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

傅玉簪有些尷尬的舉起手中茶盞,「可不是呢,我娘也囑咐我,未有子嗣前,要萬分愛惜自己的容貌,身段。」

沈窈舉杯,「往後我這裡 ,歡迎大家常來常往。「

林墨兒又貪吃了幾片蘑菇,終究還是放下筷子。

這後宮的女子的存在,只為了取悅君王。外人看着尊貴 無比,誰又會知道其中的心酸呢。

沈窈壞壞的夾着一塊烤得滋啦冒的羊羔肉往林墨兒鼻下遞了遞,又送回自己的小嘴裏。

她壞壞的說,「為了不讓林妹妹為難,還是讓沈姐姐替你消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