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滿分沈闕溫天柔怎麼到如今 第1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祁墨寒知曉溫天柔不願嫁給自己,以為她是用這種方式反抗,可陛下金口玉言,她如何能違抗。
  他吩咐媒婆:「你去敲門。」
  可依舊沒有人應。
  頓時,喜樂停奏,現場一片寂靜。
  祁墨寒能感受到百姓看向自己時的異樣目光,他丟了臉面,強壓着怒氣親自下馬敲門。
  終於,府門開了。
  出來的卻不是溫天柔,而是丫鬟青鳶:「鎮撫司,您請回吧。」
  祁墨寒冷冷看着他:「你家小姐要違抗聖旨嗎?」
  話落,便揮開青鳶,往裡闖。
  人群中,沈闕冷冷看着這一幕。
  這時,如墨匆匆趕來,神色急切:「大人,加急軍情,溫家軍大捷,但溫將軍……戰死!」
  向來面無表情的沈闕眼神微變。
  他轉頭看着溫家門楣上的『將軍府』三字,不知怎麼想的,徑直走上前,對上祁墨寒。
  「溫將軍戰死,溫天柔必須守孝三年,婚禮延後。」
  這話一出,在場人都靜默了。
  祁墨寒也沒想到。
  寂靜中,沈闕身後響起道蒼老的聲音:「你說什麼?」
  沈闕聞聲一頓,匆忙回神,就見溫父面色蒼白的一步一步從將軍府內走出!
  溫將軍在這兒,那戰死的溫將軍是誰?!
  這一刻,沈闕心中閃過無數念頭,一向運籌帷幄的他失去了以往的冷靜。
  他看向溫老將軍,聲音裡帶着些不曾察覺的恐慌。
  「溫天柔人呢?」
  溫老將軍嘴唇顫了顫說不出話。
  一旁,丫鬟青鳶癱坐在地,泣不成聲——  「小姐不忍將軍去送死,替父出征,戰死沙場的人……是小姐!」
第10章  府門前只餘下青鳶的悲愴的哭聲,還有百姓的議論聲。
  「果然不愧是溫將軍的女兒,竟然代父出征。」
  「只可惜,天妒英魂。」
  「……」  聽着百姓的議論,祁墨寒和沈闕更是愣在當場。
  祁墨寒身上的喜服鮮紅刺目,更襯得他臉色蒼白難看。
  那個女人寧願去戰場上送死,也不願嫁給他嗎?
  他就那麼讓她厭惡?
  祁墨寒喜服下的手攥成拳,拳頭輕顫。
  他很想質問溫天柔,可他都不知道要去哪質問。
  而沈闕冷峻的面容上青筋跳起,彷彿困獸,隨時都會爆發。
  如果溫天柔在此,便會發現,這是他發病的前兆。
  溫父胸口一陣起伏,沉默良久,還是將胸口的情緒壓下去,有氣無力開口。
  「祁鎮撫司,抱歉,今日這場婚事,便作罷吧,陛下那,我會去稟告。」
  祁墨寒聞言,停在原地思索一會。
  他原本迎娶溫天柔,為的就是他鎮國將軍嫡女的身份。
  如今她只剩下一具屍骸,他也沒必要娶她,只要博得鎮國將軍愧疚即可。
3  祁墨寒繼續維持着自己深情的模樣,越過沈闕,向溫父道:「溫將軍,我朝規矩女子未嫁,不得下葬,死後魂無所歸,既然我今日本是要迎娶柔兒,我願繼續迎娶她,予她歸處。」
  溫父一愣,滿腔感激,正欲回話。
  「婚儀取消!」
  沈闕陰駭的話語傳來。
  眾人看向沈闕。
  祁墨寒暗自咬牙。
  又是沈闕,他要做什麼?
  沈闕看向溫父,目光冷漠俾睨,卻是問罪:「雖然此戰告捷,鎮國將軍卻也是違抗了聖旨,自今日起,溫府上下,全部禁閉於府上,出府者,格殺勿論!」
  眾人一片嘩然。
  沈闕就這樣當眾處置了溫府上下,也不詢問小皇帝。
  當真是奸臣,連裝都不裝了。
  這時,如墨帶來一隊人馬,將將軍府上下團團圍住。
  又將不相干人等一律驅逐遠離將軍府。
  沈闕立於府門前,渾身散發著生人勿進之氣。
  如墨上前稟告:「大人,已經確認過了,將軍府三百零六口,全在。」
  「去皇宮。」
  沈闕邁步,風吹袍起。
  ……  御書房。
  小皇帝批奏摺累了,忽然記起今日是自己新提拔的龍陵衛鎮撫司祁墨寒大婚之日。
  他將奏摺一甩,朝自己的貼身內飾韓內監道:「韓內監,你隨朕出宮,今日祁鎮撫司大婚,朕也去湊湊熱鬧。」
  韓內監匐了匐身子:「我的陛下,您還是趕快批奏摺吧,免得國師大人檢查起來,您又得挨罰。」
  他內心卻腹誹。
  咱家可不敢去。
  這祁墨寒若是與別的女子成婚,那是皆大歡喜,可偏偏那女子是國師大人的前未婚妻。
  國師那脾氣,誰人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