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林語熙周宴京離婚之後 第5章_歐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上車後周晏京疊腿坐在純黑真皮座椅上,加長車廂寬敞舒適,足夠在他們之間拉開互不打擾的社交距離。

氣氛僵冷。

林語熙不知道他們在書房有沒有聊過離婚的事,安靜坐了會,轉過頭問他:「你媽跟你說什麼了嗎?」

周晏京側眸瞥過來,眉眼漠然:「說什麼。」

看樣子是沒提。

林語熙右手捻着左手指尖,停了幾秒才開口:「還有一個月就……」

她剛起個頭,周晏京電話響了,他從林語熙身上緩緩收回視線,接聽電話。

不知道誰打來的,他回答的很簡略,目光落到窗外,側臉線條透出一股涼薄的冷漠。

掛斷電話,周晏京讓司機靠邊停下。

車停穩,林語熙聽見他淡漠的嗓音:「下車。我還有事要辦,待會有車來接你。」

林語熙下意識問了句:「這麼晚了你要去哪?」

周晏京聞言掀起眼皮,意味不明的目光從她臉頰掠過,唇角冷淡一扯:

「管太多了,周太太。」

像一桶冷冰冰的水,劈頭蓋臉,澆得林語熙滿身刺骨的涼。

她手指蜷縮了一下,沉默地打開車門,半道下了車。

賓利從她眼前開走,深夜空曠的馬路很快只殘餘路燈高高投射的黃光,間隔好遠才有一盞,昏昏昧昧,四周很黑。

這裡離市區還有一段距離,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風有點大,在樹梢蕭蕭作響。

林語熙忘記戴圍巾了,冷風吹進脖頸,又順着毛衣縫隙侵入骨髓,她在手機軟件上叫了輛車,坐上走了。

林語熙到家時,陳嫂已經回來了,殷勤地幫她遞來拖鞋,眼神往她身後瞄:「太太,二公子沒跟你一起回來?」

「嗯。」林語熙換了鞋正要上樓,又想起什麼,把陳嫂帶到關着貓的房間,叮囑她怎麼照顧。。

滿屋子都是貓咪用品,全自動的餵食器、貓砂盆,還有像棵樹一樣的東西。

陳嫂看得滿眼驚嘆,又說:「你養這麼多貓,二公子會不高興的吧。」

「你關好房間門,別讓貓跑出來。」林語熙說,「他不高興就不高興,成年人的世界哪能讓他每時每刻都高興。」

她以前挺好說話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次的事記仇呢,陳嫂訕訕地閉了嘴。

周晏京一整晚都沒回家。

之後的幾天也沒回過。

要不是每天都能在各家媒體上看到他的消息,林語熙都要懷疑他是不是不小心死在哪了。

周晏京回國不過幾日,就在財經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動,所有人都在猜測這個華爾街新貴這次回國的目的。

【博宇華麗回歸,本土投行市場大動蕩】

【內幕消息,周啟禛即將卸任亨泰銀行總裁,二公子低調回國,疑似爭奪家業?】

就連林語熙同科室的年輕醫護們中午吃飯時也在八卦。

「原來周家二公子長這麼帥啊,又帥又厲害,我的媽,愛了愛了!」

蘇橙說:「哪輪得着你愛啊,人家早都結婚了。」

「真的假的?這麼年輕就結婚了?」

「當然是真的!我見過,真人比照片帥多了。他跟他老婆當年結婚的時候婚禮辦得可盛大了,你們不知道嗎?」

蘇橙的語氣聽起來好像跟周晏京很熟絡,林語熙抬頭看了她一眼。

雖然是同年進入同一家醫院同一個科室,蘇橙卻一直跟她不對付。

而且林語熙跟周晏京結婚時,研究生還沒畢業,沒進醫院。她沒有娘家人,新娘這邊的親友,就只有虞佳笑一個人。

「那張神圖你們不會也沒看過吧?」蘇橙說,「就婚禮上交換戒指那個,新娘子戴着朦朦朧朧的頭紗,那個側顏,那個氛圍感,我跟你們說,絕了!」

「來來來,我搜給你看。」

她從網上舊新聞里扒出照片,幾個人圍在一起嘰嘰呱呱地討論:

「雖然看不清臉,但這個骨相一看就是大美人!」

「好想知道是誰啊。」

「噯,林醫生,這個側臉怎麼跟你有點像?」

林語熙面不改色:「你看錯了吧。」

「得了吧。」蘇橙翻了個大白眼,「她哪有那麼好命,還想嫁豪門。」

林語熙臉上連一點波瀾都沒有:「你怎麼知道我沒那麼好命。」

蘇橙剛想說什麼,一個護士斬釘截鐵地拍大腿:「就我們林醫生這臉,這專業能力,嫁個豪門還不是so easy!」

蘇橙嗤道:「都兩年了,你見過她老公嗎?她要真嫁的是豪門,怎麼可能不帶出來秀。」

「對啊,林醫生,你什麼時候帶你老公出來給我們見見唄。」

林語熙放下筷子,擦了擦嘴:「冥婚。帶出來怕嚇着你。」

「……」

她說完若無其事地端起餐盤走了,留下一張張驚呆的臉。

晚上林語熙下班,陳嫂已經做好晚餐,滿滿一桌子的菜,很豐盛,只不過有很多茄子、竹筍等等林語熙不愛吃的食材。

林語熙讓她少做一點,她爭辯:「你不吃,二公子也要吃的呀。」

「他一個人也吃不了十二道菜。」

林語熙是脾氣很好的人,別人對她一分好,她就想還十分。

她不愛跟人起衝突,很多時候只要做的不過分,她都不會為難。但她一旦對誰關上心扉,就很難再打開了。

「不需要你勤儉,但也別太鋪張浪費。」

陳嫂小聲嘟囔:「這花的都是二公子的錢,做給他吃,哪浪費了。」

林語熙慢條斯理地吃着飯:「我聽力沒問題,你要是想碎碎念,離遠一點。」

陳嫂就閉嘴了。

飯快吃完,周晏京也沒回來,陳嫂幾次朝門口張望,忍不住問:「你不給二公子打個電話嗎?這都幾天了,今天還不回家嗎?」

林語熙:「你這麼想他,不如自己給他打電話。」

陳嫂表情尷尬:「我不是那個意思……」

院里突然響起車聲,陳嫂一喜:「是不是二公子回來了?」

她忙不迭跑去開門,林語熙視線投向門口。

陳嫂開了門,司機老劉抱一個紙箱子,遠遠朝林語熙道:「太太。您那天落在車上的東西,二公子讓我給您送回來。」

「放那吧。」

老劉把箱子放在門口,沒進來,正要轉身走,林語熙又問:「他這幾天住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