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恐怖末世開局先燒十萬億冥鈔無小說 第3章_歐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這位是王律師,我特意找來幫你打理的……這方面他是專家,你也多多聽取他的意見。」

二叔假模假樣,推崇着旁邊的精英人士。

這點林帆認同。

這崽種確實專業。

否則,也不會僅用半個月的時間,就能用合法途徑轉移走他手上所有的股份。

林帆皮笑肉不笑的附和點點頭。

心裏,卻是愈發的漠然。

本還想着陪對方演演,可看二叔越說越來勁,他就起一身雞皮疙瘩。

這虛情假意的狗東西。

若現在幽靈詭手還在,非得掐死這混蛋不可。

但想想對方還有作用,且自己的時間寶貴,面對恐怖降臨的末世,沒時間浪費了。

於是輕咳一聲,直接打斷二叔長篇大論。

「二叔,對於股份,我有想法。」

「哦?」

二叔閃過一絲擔憂,再與那律師對視一眼。

二人顯然,流露幾分詫異與憂愁。

本想看這小子年輕,糊弄一下再把股份轉移。

可若這小子精明的話,又或者有主見,他們反倒是不好辦了。

無論這小子有什麼想�上門龍婿5708��,得先哄住了才行。

二叔定了定心神,眯着笑詢問,「那你說說看?」

反正無論說什麼,他都打定主意要攪黃。

「二叔說得對,我年紀輕輕,也沒本事打理這麼多的股份。」

林帆輕聲低吟一句,而後聲音高昂幾分,「所以,我決定將手頭上的股份,全部拋售!」

「這就對了……你說什麼!!」

二叔聽到前一句話,還很開心的不斷點頭,自以為機會來了。

正好順勢將律師推薦過去,繼續計劃。

可聽到後半句,瞬間嚇了一大跳,猛地一顫,雙眼瞪得死大。

他猜測過很多,這小子會有自己的想法,靠第一股東身份,對公司指手畫腳之類的事。

可從未動過半點,這小子會將股份全部拋售的猜測。

畢竟,這公司是林帆他爸,白手起家打拚起來的。

這人才剛死,兒子就賣股份,徹底脫離三森企業。

跟崽賣爺田有什麼兩樣。

太孝了,真的太孝了。

「至於價格。」

林帆頓了頓,「我手頭股份按目前市價至少值三億多,多我就不要了,一口價三億。」

「你這……」

二叔眉頭一跳。

這價格不是太貴,而是太值了!

年輕人還是年輕人,不當家不知道柴米貴。

三億多,可不是零碎多幾萬塊而已。

按目前市價至少值三億abc萬起!

雖說價格非常值,但二叔強壓着內心激動,顯得一臉氣憤,「這可不能胡亂說,三森可是你爸的心血。」

「怎麼能賣!」

他自然得這麼說。

就算三億價格很值,但他也不想出。

本就想着空手套白狼,直接從林帆手中將股份騙過來。

林帆早就知曉,二叔這人的心思。

想讓二叔出血,怕是比真的給他抽血還難。

但反之,想讓他不佔便宜,比要他命還難。

所以,還得燒上一把火。

於是,不顧二叔的絮絮叨叨,林帆慢悠悠拿起手機。

憑着依稀的記憶,打開聊天軟件,翻找了一下。

一個名為董事群的群聊,出現在眼中。

老爸去世後,他繼承了股份,成了第一大股東。

便早早被拉入了這個群。

這個群的群主,是三森企業的總經理,人前高高在上。

但在群里,他就是地位最低的一人。

因為其他人,全都是董事一級。

林帆雙手手指敲動屏幕。

很快,一句話發了出去。

「以目前市價出售本人手上所有股份,要求必須一次性付清,有意者可聯繫我。」

消息剛剛發出。

不過兩三分鐘。

平日里日理萬機,三五天不見有人冒一次泡的董事群,瞬間就跟炸開鍋了一樣!

叮咚——

叮咚——

叮咚——

群聊消息,震動不停。

「林侄說的可是真的?」

「全部拋售,一點不剩嗎?」

「這麼大的事,莫要開玩笑。」

「三森企業可是林董事長的心血,你怎能如此行徑?」

「我勸你放棄這個想法!」

「好好打理你爸的公司,比什麼都強!」

……

群聊裏面,不乏教訓林帆的聲音。

每一位,皆是語重心長,諄諄教誨的長輩模樣。

可惜,林帆的聊天軟件上,除了群聊彈出的動靜。

一個個私聊窗口,也在不停的蹦出。

「林侄,這股份我有興趣,詳談詳談。」

「我跟你爸交情可深了,你遇到事了,我肯定幫忙,這股份我們磋商磋商。」

「我要了,立刻聯繫我!」

「一次性付清太難了,可否讓我分三期,我願意多支付一些利息。」

……

「都是一群偽善的人。」

林帆早就知道這些資本家的偽善嘴臉。

跟自己二叔也差不大多。

但好在,重生之前,這些人與他並沒有仇怨。

所以,這一次他只想坑自己的二叔一人。

畢竟,等到恐怖降臨之後,公司股份就跟廢紙一般。

除去那幾家擁有諸多強者坐守的公司,其他公司全部倒閉歇業,三森企業也不例外。

只剩下三個月的時間。

要坑別人最後一筆,選擇的對象,自然是他這位和藹可親的二叔。

「有沒有聽我說?你這想法太瘋狂了,這是不行的。」

二叔還在一旁勸着。

林帆不廢話,拿起手機,亮出屏幕上的聊天內容,在二叔面前晃了晃。

二叔先是一頓。

具體內容看不清楚,不過群聊名稱倒是顯眼。

董事群有什麼大事發生,怎麼突然這麼熱鬧?

於是,先顧不上勸阻,急忙掏出手機看上一眼。

一看直接傻眼了。

在群里拋售股份,這小子居然玩真的!

一瞬間,他慌了。

本來確實想要空手套白狼,可沒想到這小鬼不上套呀。

三森企業三十個點的股份,價值三億abc萬。

可他心裏清楚,實際價值還遠遠不止!

今年三森企業的經營狀況極好,下半年還能拿到一筆極大的訂單。

公司的市值,還要再漲一波!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到了下半年,保不準就是六個億、九個億!

這小子現在拋售,腦子絕對是有病!

雖說群聊裏面,那些董事都在勸說,沒有半點要買的意思。

可剛剛這小子的手機上,那一個個熟悉的私聊頭像,便是這群董事!

都在惦記着,都想要吞掉這些股份。

這群老狐狸。

別說按照目前市值,就是高估一些,四個億的價格只怕都能出掉。

為避免這小子見錢眼開,二叔急忙開口,「別賣了好侄子。」

說罷,顧不上再裝痛心,連連拍着胸口,「你急要錢,二叔怎麼能不幫忙……三個億是吧?二叔立馬湊給你,你這些股份二叔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