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恐怖末世開局先燒十萬億冥鈔無小說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一切邪惡,終將繩之以法!

雞你太美!

嘟嘟嘟嘟——

手機跳動的屏幕上,配合著洗腦的魔幻音樂,各種短視頻不斷閃爍。

沙發上,一位眉眼清秀,高挑俊俏的男子。

猛地睜開雙眼。

滿臉冷汗,面色蒼白,顯然駭得不輕,就像是做過一個極為可怕恐怖的噩夢。

「這裡是……」

「我以前住過的別墅?」

林帆愣神。

陷入沉思,本能的抬手摸了摸下巴。

那莫名的觸感,讓他心裏一驚。

詫異的抬起雙手,這才發現,本消失不見的右手,此時完好無缺的出現在自己眼前。

四肢完整,身體沒有半點殘缺。

有些生疏的拿起,那播放着短視頻的手機,划到主界面看了一眼日期。

果然沒有猜錯。

二三年一月一日。

也就是說,一切都還沒有發生!

他……

重生了!

放下手機,林帆抹去臉上的冷汗。

重生前的各種經歷,歷歷在目,難以忘卻。

比任何一個噩夢,還要恐怖,還要可怕。

只因為,三個月後。

在四月一日愚人節這天,老天似乎給全人類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

突然之間,恐怖降臨。

詭異出現在大街小巷之間,索命追魂,人類死傷無數。

要想存活下去,只有進行恐怖試煉。

挑戰一個又一個的恐怖場景,獲得詭技,才能對付詭異。

林帆的右手,就是在一次恐怖試煉中失去,不過因禍得福,獲得了B級詭異技能——幽靈詭手。

這才讓他在恐怖末世中,有點立足之本。

可惜,林帆一陣後怕。

他想起重生前的最後一幕,便是他遇到了詭異砍刀魔,被活活切成了七十八塊喪命。

那痛楚,此刻彷彿都能重現。

「還有三個月時間,如果不做改變……我依舊會死在恐怖降臨的末世之中。」

林帆起身,凝神仔細考慮。

重生之後,靠上一世獲取的資訊,或許會有所不同。

至少,再去獲取詭手,就不用再付出一隻手臂的代價。

而且除此之外,還有幾個傳說中的詭技獲取地點。

他可以比任何人都先去前往獲取。

哪怕九死一生,可只要擁有一樣S級詭技,在恐怖降臨的末世之中,必然能成為稱霸一方的王侯。

不過,現在恐怖尚未降臨,雖然他心裏清楚位置,卻不能提前獲取,只能耐心等待。

而且,僅僅只知道地點,以及一些傳聞罷了。

要知道,能獲取S級詭技的恐怖試煉,說是九死一生都算輕的,那大概率是十死無生!

百千萬人中,僅有一位幸運兒。

要想活命,哪怕他重生歸來,也並不佔半點便宜。

那就什麼都做不了?

倒也不是。

林帆嘴角,挑起一抹笑意。

恐怖降臨之後,有些人類與詭異簽訂契約,可以使用一部分詭異的能力。

不過代價,就是靈魂、壽命、四肢、器官等等。

除此之外,可以使用冥鈔。

就是清明祭祖時,燒給祖宗先人的冥鈔。

不過,等到恐怖降臨,天地隔絕陰陽兩界的冥鈔流通。

到那時候,再燒冥鈔已經沒用了。

唯有受到祖宗庇佑的幸運兒,才能在恐怖降臨後,獲得一筆冥鈔。

在當時,一百冥鈔可以換一萬真鈔。

百倍價值!何等誇張!

而這,大家搶着要,還供不應求!

只因為有冥鈔,便可以先人一步,獲得極多便利。

驅使詭異,為自己所用。

使用詭異的能力,從而豁免代價。

甚至在恐怖試煉中,都可以讓利誘詭異放水。

有錢能使鬼推磨,真不是說著玩。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他現在重生歸來,最重要的一件事,那便是囤積冥鈔。

等到恐怖降臨,他若擁有幾億冥鈔,只怕獲取S級詭技都不是什麼難事。

構思一下,現在擁有多少錢,又能準備多少冥鈔。

房產等固定資產,必須馬上出手。

恐怖降臨之後,固定資產將跌破地板。

唯有眾多高手駐紮的主城,房價方才堅挺。

其他地方,不怕死就去住吧。

正想着。

啪嗒——

突然,家門被推開。

別墅外,走入一位大腹便便的肥胖男子,他還帶着一位西裝革履的精英人士,兩人大步走入。

見到林帆後,很是熟絡。

「侄子,也別太傷心,都過去兩個月了。」

肥胖男子虛情假意的安撫一句。

小小的眼神里暗藏着貪婪,似乎在謀划著什麼。

見到來人。

林帆先是皺眉,凝神思索一番後,方才回憶起來。

「二叔。」

這是他老爸的親弟弟。

恐怖降臨之後,因曾經壓榨員工、剋扣獎金太過分,被獲得了詭技的員工開膛破肚而死。

記得當時,林帆還為此開心了好幾天。

原來如此,林帆猛地才反應過來。

在這個時間節點,他老爸似乎剛去世兩個月。

沒有陰謀詭計,純粹是因為通宵洗腳按摩,太興奮猝死離世。

至於他媽,老早就沒了。

還記得,老爸離世後,給他留下了一筆不菲的遺產。

幾處房產不說,最為值錢便是三森企業接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按照目前的市值估算,價值保守接近三個億。

憑着股份,他是三森企業最大的股東。

林帆他爸是董事長,若他有能力的話,完全可以繼任老爸位置。

若沒能力,擔心執掌不了企業,當個第一股東,每年光靠吃分紅,也足夠富足奢華一世了。

不過,想像中的日子,根本沒有發生。

重生前,就是這位看似厚道的二叔,手把手教導林帆如何打理股份。

結果,僅僅用了半個月,就用合法手段,轉移走了林帆手上所有的股份。

將他給逐出了三森企業。

若不是還有幾套房產,恐怕真得流落街頭。

如果他這位二叔,後面不是先被自己的員工給開膛破肚了。

到後面,等林帆得到幽靈詭手,肯定也會選擇復仇。

算是便宜他了。

林帆眼中微不可察閃過幾分殺意,但藏了起來,沒有顯現半分。

重生前那麼多年的摸爬滾打,在無數次生與死的邊緣徘徊,歹毒的除了詭異,還有人心。

他早就練就了喜怒不浮於表面的本領。

在恐怖降臨之後的末世,太過率直單純的人……

死得最快!

「二叔,我沒事。」

林帆低頭,故作傷感抹去並不存在的眼淚。

重生後,他爸剛死兩月。

可重生前,他已經歷經了十幾年。

對於這件事,早就放下了,頂多有幾分唏噓。

稍稍做做樣子後,林帆看似沒有防備抬頭,詢問:「二叔,找我有什麼事?」

「沒什麼事,就是跟你聊聊你爸留下的那些股份……這些股份很重要,肯定要好好打理呀。」

二叔拉着林帆的手,極為熱情到沙發位置坐下。

那諄諄善誘的模樣,像極了一位合格的親人。

若不是早知曉二叔的為人,這幅偽善嘴臉,林帆保不準還得花費些許功夫才能識破。

換作之前,必然厭煩。

只不過這一次,林帆含笑。

他還想着,要去哪裡弄最多最快一筆錢,囤積最多的冥鈔。

現在可不就送上門來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