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季言安唐婉免費閱讀 第5章_歐蓉小說
◈ 第4章

第5章

初秋的黑夜比之前來的快了些許,月亮已高高掛起,點點繁星點亮了這個宅院,多麼好的夜晚可惜……..

唐婉半倚靠在大門口,仰頭望着這一幅美景,微咬着眼蒂,在這縹緲的煙霧中,眉眼間流露的全是無力,迷茫和不舍。

待一根煙燃盡,她攏了攏身上的皮衣,轉身上樓,腳步如千金注着,從未那麼害怕過打開爺爺主卧的門。

她深吸一口氣,輕輕的扭動門鎖,走到唐老爺子床邊,看着床上的瘦如材骨的至親,緩緩的伸出右手的食指跟中指去探氣息。

只是一秒,她嘴角牽扯出一抹隱忍的弧度,緩緩在床邊坐下拉着爺爺冰冷刺骨的手,放在胸口,試圖捂熱,「爺爺你太不聽話了,怎麼能說話不算話呢,我們說好的晚上我陪你一起睡的,你怎麼就先「」睡「」了,你連這個最後的機會都不給我留,那麼大年紀了還耍賴,你不是從小就教育我要說話算話,不能騙人嗎?」

她抹了一把眼淚,目光獃滯的看着床上慘白的人繼續絮叨,「爺爺是不是我今天不領證你就不會離開了,你是覺得把我託付給季家就可以安心的走了嗎,沒有爺爺的地方我哪裡來的家。」

哭了很久很久,她就那麼靜靜握着爺爺的手絮絮叨叨,從小時候說到現在……..

出於醫生的心理素質和從小養成的堅韌性子,她並沒有繼續這麼干坐着,跟爺爺聊完,她起身去浴室打了熱水,仔仔細細的給爺爺擦洗,頭髮也梳的一絲不苟。

再去衣櫃找了套她上次給爺爺買的新衣服,老爺子當時很喜歡,直誇孫女眼光好。

調整好自己的狀態,努力的讓自己做到最好,不能哭泣爺爺不喜歡。

站在樓梯口喊傭人:「你們都上來吧。」

「大小姐怎麼了。」兩個傭人急匆匆的跑上來,看着她通紅微腫的眼眶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叫辦理靈堂的人馬上過來,爺爺走了。」她讓人叫的的是那種專門置辦這些的公司,外加還有一些和尚念經超度的,生前爺爺就喜歡佛經。

「大小姐,要……..叫你父親嗎?」傭人一邊哭一邊說,聲音很破碎。

「不用了,讓爺爺安穩一晚上吧,晚上我會陪着他。」爺爺走前並未提及半句那個所謂血親的父親,作為爺爺唯一的兒子,她不能攔着他來拜祭,可也不想主動去聯繫。

父親這個詞眼在她詞海中已經消失,10歲那天開始她就不知道怎麼稱呼了。

原本寂靜的宅院唯有微風撫過枝葉,隨風飄拽才會發出沙沙的聲音,才顯得宅子沒有那麼安靜。

這會

滿宅院進進出出的人,忙忙碌碌,燈光晝亮如白天,卻並未顯得半分熱鬧,更顯處處凄涼,孤寂。

因為只有她一人了

季家老宅,也是燈火通明,平常這個點季老爺子也早就睡了,因聽唐老爺子說活不過幾天,他這幾晚都似在等待。

劉管家急匆匆的敲開書房的門,氣喘吁吁的道:「老爺,唐老他……走了。」

季老爺子看着自己未寫完的恩字,拿着毛筆的手頓在空中半響,嘆息着開口:「備車去唐老那,馬上打電話給言安讓他趕緊過去,提醒他不要開他那輛招搖的破車過去。」

「是老爺,我現在就去辦。」劉管家道

宅院的靈堂已經布置完成,每一個小細節唐婉都親自監督,爺爺生前最注重細節,他說細節決定成敗,做事要仔細,謹慎。

聽見急促的腳步聲,還有拐杖駐地的咚咚聲,她跪着轉頭卻看見第一個來的居然是自己今天第一次見面的新婚丈夫的爺爺。

她不知道為什麼季老爺子那麼大的人物會那麼看重自己的爺爺,本想今天問問爺爺,奈何……來不及。

「季爺爺好」她禮貌的稱呼

「孩子你辛苦了,節哀順變。」

季老爺子上了香後,在唐老爺子遺體邊上站立了好一會,從唐婉的跪着的角度看去,正好可以看見他眼底的霧氣,在燈光的折射下泛起了光。

奔馳車上,季老爺子臉色並不好,他拿起手機黑着臉撥通自己孫子的電話:「你在哪?」語氣頗具威懾力,看得出他很生氣。

連前面開車的劉管家都感覺到老爺子發怒了。

對面傳來不急不徐的,一如平淡的語調「公司」言簡意賅

「為什麼不去唐宅,她雖是你不情願領證的女人,但也是你結婚本子上的合法妻子,你理應去弔孝。」季老爺子振振有聲的說著。

對面的人並不害怕,仍舊一副欠揍的語氣:「結婚證在你那我可沒拿,法律了承認了不代表我就承認了,再者那是你要我娶的並不是我要娶的,爺爺我既已妥協娶了她已是最大的退讓,你再讓我做到孝那我就不能配合您了。」

季老爺子氣的直掛電話,大口的喘着氣在后座撫順自己的胸口,嘴裏還嘟囔着罵季言安,劉管家一看季老爺子的樣子就知道小少爺並沒有妥協。

小少爺是誰啊,堂堂帝都人人懼怕的季爺,那容易被控制,不可能有再一還有再二。

人精的劉管家開口:「老爺您也沒必要那麼生氣的,小少爺什麼性格您還不了解啊,他太優秀了,做任何事情都在自己的計劃中,您這次用股權來威脅他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孩子,他能聽您的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也是因您是他爺爺,換個人小少爺可能並不一定接受,您不能逼的太緊,適得其反。」

「哎,混球我是他親爺爺,我還能害他不成,我這條命如果沒有唐老,哪來的現在的季氏,又哪來的這混球啊,我欠他的何止是一條命啊,他以為我完全是因為自己要兌現承諾逼他娶婉婉,婉婉這丫頭我調查過,被唐老教育的很好,可一點不比豪門千金差,什麼歪風邪氣一點沒有,如果阿言能好好相處發現她身上的好或許能喜歡上,婉婉要是一個風評很差的女孩子我也不能答應唐老。」季老爺子氣的眉心直跳,孫子一點不了解他啊。

「老爺您就別瞎操心了,如果唐小姐身上真有閃光點,少爺跟她相處的3個月里總能發現的,您心理最大的想法不就是兌現唐老的承諾想護着唐小姐嗎,那如果小少爺跟唐小姐真的不能走到最後,您認她做孫女不就好了嗎,不也可以護着她嗎?」

季老爺子眸光一亮,秒的睜開眼睛,誇讚劉管家:「還屬你最聰明了,就是鬼點子多,以阿言的性格是不會公開的,多半也是隱婚了,我逼迫他跟婉婉同住三個月,就是希望他能看見婉婉身上的閃光點,這麼好的女孩子他要是看不見,他也瞎的差不多了。」

須臾他又說:「你派一些機靈的保鏢駐守唐宅維持安保。」調查過唐婉的季老爺子還是不放心有突發事件,傷到唐婉。

答應過唐老要護着他孫女的。可不能食言。

「好的,老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