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季言安唐婉免費閱讀 第3章_歐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呦,我們親愛又漂亮的唐醫生回來啦!」

來人正是唐婉的閨蜜蘇雪,帝都京圈蘇家的大小姐,也是帝都總院的婦產科醫生。

唐婉帥氣的把奔馳鑰匙扔給她,空中拋出一個弧度:「我去銷個假再來跟你嘮。」

蘇雪目視着她的背影無奈搖頭,「葛朗台」

抬手看了一眼表!

請假三小時,滿打滿算這個點也就用了58分鐘,還有2小時零二分的假期,確實應該加速不然兩分鐘過去是不能銷2小時了,估計她的把主任耗死。

唐婉銷完假就去自己的辦公室穿上白大褂,準備上班,蘇雪悠閑的捧着兩杯咖啡進來:「說說吧,唐爺爺給你找的相公如何?」

她頭也不抬的繼續整理衣服,淡淡道:「你指哪方面?」

蘇雪嘴角微微上揚,八卦之心濃烈:「哎呦就一小時你各方面都了解了,那他不行啊!」

「車速降低點,小心沒收駕照,一個字冷,長得還挺帥。」

「結婚證給我看看,姐妹幫你掌掌眼,順便免費讓我哥幫你查查以後你們夫妻生活也和諧點。」

「給,好好看啊。」她利落的掏出結婚證往她眼前一放,然後就忙活自己的事情,打開電腦。

「我操,你他媽知道你老公是誰嗎,唐婉你攤上大事了。」蘇雪看着結婚證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聞言唐婉才緩緩抬起那精緻小臉,眨着那雙時刻感覺含着水光的杏眼,詫異怎麼了。

「你說結婚證上的人是誰,別告訴我是你前男友就行。」

蘇雪的反應告訴她,認識。

「前男友你個大爺,你嫁的這人可比我前男友可怕,這是帝都首富季家大少爺,季言安,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蘇雪一臉看傻子的表情。

「我又不認識我哪知道他誰啊,不是你前男友就好,不然以後一起玩有點修羅場,看着我倆你儂我儂的,你也尷尬。」

蘇雪:「……….」她跟她聊的點是這個嗎?是這個嗎?

「看在她是我紅本本上的人,你想科普就科普一下吧,看你憋着不說也難受,說吧。」她一副無所謂的態度,把筆一扔,靠着椅背,妥妥的準備認真聽戲的表情。

反正雙方都是被逼的,也沒有好感,了不了解也沒多大問題,只是了解下萬一同在一個屋檐下也可以避雷。

而她目前沒有想過離婚,父母的婚姻很失敗,她不想走母親的老路,所以從簽字結婚的那一刻開始,她就沒想離婚,她想時間久了可能會處出感情,爺爺應該不至於把她往火坑推,自己長得也挺好看的,看不上自己那就是她眼瞎,心盲。

蘇雪重重的嘆了一口氣,然後把咖啡放到她面前,恨鐵不成鋼老母親口氣:「這個你等會肯定需要,端着吧。」

調整了一下坐姿情緒,緩緩道:「你紅本本上的人是帝都首富季言安,季氏集團的大少爺,不用懷疑就是你認為的那個帝都最有名的季氏,他是季老爺子的唯一的孫子,當然季老爺子還有一個兄弟,是季言安的二爺爺,他也有一個孫子,兩人在季氏那是明爭暗鬥的,豪門圈子這種家族鬥爭很正常,這個目前不是很重點,以後給你科普,先跟你說說這個季少的為人,京圈都知道季言安是一個狠角色,他24歲哪一年褪去戎裝接手季氏集團,手段狠辣,雷厲風行,三年時間把季氏帶上了好幾個層次,商政兩道都得給他三分薄面,在帝都大家都稱他是季爺,是可以一手遮天的存在,今天他要是放話讓那家公司倒閉,絕不會拖到第二天。」

唐婉聽的半信半疑,饒是這樣她還是端起咖啡大口喝了一杯,懷疑的問閨蜜:「你確定你說的是人不是神?」

蘇雪被她氣的都想服一顆速效救心丸,她抬手故意掐了下自己的人中,抹了一把臉:「大姐你當我跟你玩呢,季爺那是出了名的殺伐果斷、鐵血手腕、從不在媒體前面入鏡,很少人知道他的長相,我也是陪我哥哥參加宴會才見過一次,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不過你這什麼情況跟這個閻羅王領證了,唐爺爺沒告訴你領證的人信息?」

唐婉聳聳肩,喝了一口咖啡,單手撐着下巴看着閨蜜說:「我如果跟你說我壓根不知道領證的姓啥,你信嗎?」

蘇雪:「…….」這人瘋了,不知道人姓什麼就去了!

她還真的不知道,回想爺爺前幾天一直絕食逼自己去跟這個陌生人領證,按唐婉的性格,她哪能同意啊,唐爺爺就絕食好幾天來表決心,要麼你領證要麼我餓死不吃藥,無奈唐婉耗不過爺爺,心軟答應了這個荒唐事情,連對方姓啥名誰都不知道。

也就領完證才知道紅本本上丈夫滾燙滾燙的名字。

蘇雪看自己閨蜜一臉懵逼就知道答案了:「看你這表情我是不信也得信了,那你這婚要…….辦嗎?」

堂堂帝都季爺突然領證蘇雪也還沒消化,然新娘是這個沒心沒肺的小強閨蜜。

她覺得自己需要消化一下 這個大瓜。

唐婉繼續拖着下巴,喝着咖啡,眼神膩着閨蜜:「想什麼呢,你都說對方的身份那麼高貴了,你覺得人家會看的上我嗎,那男人警告我隱婚啊,不能告訴任何人,否則後果自負啊,你嘴巴給我拉鏈拉上啊,自己想死別拉上我,還有不管他是人是神你別跟你哥哥說啊!」

「本來我想着結婚了就不離婚,打算做個賢妻,日久生情款的來一波,但被你這麼一說,我覺得自己距離離婚不是很遙遠了。」有那麼一點喪氣

她可不是什麼戀愛腦,腦殘的,自己幾斤幾兩門清,可不認為那麼大人物會愛上自己,走一步看一步,等對方真的提離婚再說吧。

萬一對方眼瞎看上自己美貌呢?

萬事皆有可能…….

蘇雪有點想不明白,季言安那樣的條件為什麼會突然毫無預兆的娶了自己這個閨蜜。

她記得季少有白月光的,圈裡不是都說這些年不結婚是在等白月光回來嗎,那現在的情況是什麼。

「唐爺爺沒告訴你為什麼要讓你嫁給季家,還有為什麼季家會那麼輕易的願意娶你嗎?」不是她看不上唐婉,是確實這事情挺讓人想不明白的,雖然婉婉家庭條件不差,可對比季家那是遙不可及的,在加上婉婉在唐家的地位,那可是對季少沒有半點幫助。可能還得善後。

「你問的問題也是我想知道的,我晚上下班回去問問爺爺,不過我看那個季什麼的好像也被逼的,他爺爺陪着一起來的,看的出來他根本不願意。」唐婉回想今天領證的場景。

男人顯然是不願意的,那麼多的保鏢黑壓壓的全部立在民政局,他的證件還是季爺爺催促他拿出來的呢。

蘇雪:「……….季……言…….安」她不忍一字一頓的提醒她自己丈夫的名字。

所以季少是被迫與自己閨蜜結婚的,這瓜的延伸得好像有點積食,重點還不能排出去,有點憋着難受。

唐婉拿起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摸魚已經半小時了,萬一被主任抓包得挨批,挨批是小事扣錢那可是大事,她擺擺手趕蘇雪走:「你趕緊滾蛋吧,我上班了,你下午沒有剖宮手術嗎?」

「剖完了,目前沒有了,今天剖了5個,可把我累得,行吧你忙吧,記住啊千萬不要惹那位爺,記住記住記住啊,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惜命,否則以你閨蜜我的能力可救不了你。」想想那位爺蘇雪都不免打寒戰,有點冷。

「知道了,趕緊滾蛋。」話落她做了一個拉拉鏈的動作,讓她記住保密。

蘇雪比了一個OK的手勢就關門離開了,留下唐婉一個人消化閨蜜的話。

默默的把結婚證揣進口袋,她沒有帶包的習慣,嫌棄累贅,口袋挺好的,方便想踹多少都行。

按蘇雪的訴說對方的身份有點太過高大上,還有點可怕,晚上得跟爺爺好好確認下,萬一是同名同姓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