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遠蘇晚小說免費閱讀 第6章_歐蓉小說
◈ 第5章

第6章

這時候,有一個小小的身影,比蘇晚更快的沖了出去。

顧子安衝到院兒門口,攥緊了一雙小拳頭,怒氣沖沖的瞪着院門外面頂着一個癩痢頭的楊虎吼道:「奶奶,是他先摸姐姐屁股的!」

楊寡婦聽到這話,尖刻的臉上一雙三角眼一弔,聲音尖酸刻薄的說道:「一個小丫頭片子,屁股上都沒二兩肉,就學得跟個騷狐狸樣會勾引人了,還怪別人摸!

你要是不勾引我兒子,我兒子會摸你?」

顧小雨當場就急紅了眼,「奶奶,我沒有……我正在挖野菜,他突然就在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陳氏拉着顧小雨的手,安慰道:「奶奶知道,這事兒跟你沒關係,你帶着小安先退後一點!」

「陳氏,我今天可告訴你,顧子安這小雜種用腦袋頂了我家虎子的肚子,我家虎子肚子疼到現在,你們要是不賠錢給虎子找郎中,我們娘兒倆可就在你家住下來不走了!」

陳氏冷笑了一聲,伸手就抄起了牆邊的掃把,就往楊寡婦和楊虎身上招呼,「你個不要臉的老婦養出一個小畜生,敢把手往我孫女身上伸,老娘今天不打死你們,老娘就不叫楊秀娘!」

掃把抽在楊寡婦和楊虎的身上發出啪啪的響聲。

楊寡婦和楊虎顯然也沒想到陳氏這麼彪,他們倆以前嫌養着讀書人家裡窮訛不出東西來,沒上門訛過。

這一次是實在抓不到其他家了,才不得已找到了顧子安這個目標,沒想到碰到了硬茬子。

「啊啊啊——」

「陳秀娘,你個老娼婦,你住手,你欺負我們孤兒寡母,我要去里正那裡告你!」

母子倆一邊嚎着一邊跳着。

陳氏拿着一把大掃把,手下一下都沒停,「告啊,你去告啊!你去告了正好,讓里正主持主持公道,剁了你兒子那管不住的豬爪子!」

蘇晚原本想出去幫忙,可擼了袖子出去,就看見陳氏揮着一把大掃把,把楊寡婦母子倆攆出了一里多地,根本輪不上她插手。

蘇晚對陳氏的戰鬥力有了一個新的認知,不過她倒是挺喜歡陳氏這性格的,拎得清楚。

蘇晚微眯着眼睛看着那母子兩個被陳氏趕得上串下跳的跑。

她算準了位置,手裡兩根細如牛毛的銀針飛了出去。

「啊……」

「嗷……」

楊寡婦母子兩人嘴裏發出了殺豬一般的嚎叫,當時就痛得冷汗都下來了。

銀針扎在最痛的穴位里,足夠這一對無賴母子痛個三天三夜的了!

陳氏拿着掃把回來,還狠狠的啐了一口,「什麼玩意兒,佔了我孫女的便宜還想上門訛錢,沒打死算便宜他們了!」

轉頭,陳氏又摸着顧小雨的腦袋安慰道:「小雨,別怕,以後再遇到這種無賴,你就打回去,打不過就叫奶奶,奶奶打死他們!」

「嗯!」顧小雨紅着眼眶重重點頭。

陳氏又看向站在屋檐下的蘇晚和顧妍,沖她們說道:「行了行了,沒什麼事了,你們都該幹嘛幹嘛去。

晚丫,你趕了那麼遠的路到咱這兒也累了,昨晚上照顧老四肯定也沒休息好,趁現在時間還早,你先去睡一會兒。」

蘇晚以前為了做研究熬個幾個通宵根本不算什麼事兒,但現在這身體可能因為長期營養不良,特別的疲乏,這會兒肚子吃飽了,還真有點困得眼睛都睜不開了。

她也就沒跟陳氏客氣,打了招呼之後,就回房間休息去了。

她這個人適應能力很強,到新的地方,也沒有挑床,下午也睡得很沉。

等她睡醒的時候,天都快要黑了,顧遠也跟着他爹顧大勇和兩個哥哥還有嫂子們扛着鋤頭、拿着鐮刀等農具回來了。

這種災年,一般人家都是飢一頓飽一頓,顧家雖然窮,但陳氏並不會在吃得上面太省,所以晚上還是做了野菜雜糧餅子,燒了一鍋野菜湯給大家墊了墊肚子。

吃過晚飯後,二嫂江氏和三嫂彭氏收拾碗筷去灶房洗,陳氏也帶着蘇晚進了灶房,對她說道:「晚丫,灶後面的頂鍋裏面有熱水,你打了去洗澡,待會兒洗澡水別倒了,晾涼了以後可以澆咱們院子里那塊地。」

「好的,娘。」蘇晚乖巧的答應道。

她剛來的時候,就已經看到顧家院子里的那塊地了,大旱的天氣,天上已經三個月沒下一滴雨了,到處的莊稼都已經乾死了。

顧家村好在守着一條河,不缺生活用水,每家每戶院子里的一小塊菜地也靠着用過之後的生活用水的澆灌,還能種出一些蔬菜來。

顧家院子里的地,就是蘇晚來的時候看到的那一片,全部種的都是馬鈴薯。

拒說這一片馬鈴薯就是顧家打算這個冬天吃的糧食。

蘇晚提着笨重的木桶在灶房裡打了水之後,伸手剛想去提,木桶就被一隻大手接了過去。

「我幫你。」顧遠雖然沒什麼多餘的話,但卻讓人有一種很暖心的感覺。

洗澡桶什麼的是沒有的,說是洗澡,也只是提一桶水回自己的屋子裡擦一擦身子。

蘇晚擦好了以後,把桶里的水提出去。

沒想到顧遠還守在門口的,她剛到門口,他就接過了她手裡的水桶,「我來吧!」

蘇晚看着他有些單薄的少年身形,提着水桶去院子裏面澆馬鈴薯。

又回頭看了看他們只有一架床鋪的房間,生平第一次,臉有些微微的發燒。

這時候,她才意識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

她留下來的身份就是顧遠的媳婦兒,既然是顧遠的媳婦兒,那就是得睡一間房、一張床的。

這……

正在蘇晚糾結的時候,剛剛在後面擦了身子回來的顧遠已經進了房間,並且關上了房門。

蘇晚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