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顧遠蘇晚小說免費閱讀 第4章_歐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飯桌上。

一個大簸箕里盛着一大簸箕的野菜玉米餅子,旁邊兩個大海碗,一個碗裏面裝的是炒的野菜,只是那野菜一看也知道,油星子都沒沾上一點。

另一個海碗里裝的是一碗燒馬鈴薯,正在冒着陣陣的熱氣,香味隨着熱氣散發出來,格外的誘人。

另外有一個大盆兒里裝的一大盆的野菜湯。

除了原本就在家裡的她和顧遠還有陳氏和顧妍以外,就只有顧遠的大哥顧大牛和大嫂萬氏帶着幾個孩子回來吃午飯,顧遠他爹和二哥兩口子以及三嫂都抓緊時間在地里勞作着,等顧大牛和萬氏給他們帶野菜餅子去。

三哥在鎮上一家酒坊做幫工,平日里是不回家的。

顧遠原本還有一個小弟,今年十二歲了,只是那孩子在六歲的時候,就被一個雲遊的和尚看中了,說他是一塊練武的奇材,和尚就把他帶回少林寺學武去了。

顧大牛一張晒成古銅色肌膚的國字臉,看起來一副憨憨的模樣,自從回來看見顧遠醒了,咧開的嘴角就沒合攏過,一直都是笑得見牙不見眼的模樣。

萬氏皮膚黝黑,一張微胖的圓臉,小眼睛,身材也略胖,在這樣的災荒年還能把自己吃胖,而不是浮腫的人,可見是對自己極好的。

她見顧遠醒了,也高興了一瞬。

不過高興之後,警惕的目光卻落在蘇晚的身上,一副蘇晚要搶她東西的模樣。

「晚丫,一大早上也沒吃什麼東西,肚子餓了吧?來,吃個馬鈴薯!」陳氏圓圓的臉上儘是和氣的笑容,伸筷子先夾了一個馬鈴薯在蘇晚的碗里。

順手還塞了一個紅雞蛋在蘇晚的手裡,說道:「晚丫,昨晚你來得晚,娘也沒顧上好好給你做點吃的,今天也算是你跟老四的好日子,你們一人一個紅雞蛋!」

顧家其他人對此沒什麼意見,但是萬氏卻有些不樂意了,她迅速的把剛夾的一個馬鈴薯塞進自己的嘴裏,然後又在桌子上的大海碗里夾了兩個馬鈴薯,堆在自己的碗里。

這才吃着馬鈴薯,用胳膊肘碰了碰她男人顧大牛,含糊不清的小聲說道:「媽這心眼兒也太偏了,啥事都只顧着四弟和四弟妹,這雞蛋不給咱們也就算了,咱子安可是顧家唯一的大孫子,都沒得吃!」

蘇晚聽見這句話,正在想這事兒會不會引發家庭矛盾。

她想看看陳氏會怎麼做,可沒想到,還沒輪到陳氏出手,顧大牛就直接開口懟萬氏道:「媳婦兒,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咱們成親的時候,媽可是割了五斤肉回來吃的。

而且,五斤肉,你一個人就吃了三斤!

你看看你,咱們家裏面就沒一個人吃得比你還多的,早知道你這麼能吃,我就不娶你了。

媒婆也是不老實,當初說親的時候,明明說你吃得很少的……」

「我……」萬氏氣結,雖然她早就領教了自家男人這憨憨的毒舌屬性,但她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這臭男人都不幫着她。

她這可是在幫他們兒子謀福利啊!

一旁埋頭吃馬鈴薯的五歲的顧子安,也抬起頭看着萬氏說道:「娘,我不吃紅雞蛋,讓四叔和四嬸吃。

我爹說,要不是你吃得太多,早早就把家裡馬鈴薯吃完了,咱們家也不會現在連馬鈴薯都吃不上了!」

「我……」萬氏剛被自己男人懟完,又被兒子懟,一口氣堵在胸口處,上不去也下不來。

陳氏目光凌厲的看了萬氏一眼,「老大家的,你再胡咧咧,就不用吃了。你要說我偏心,我就偏心給你看看!」

萬氏頓時低下了頭老實得跟鵪鶉一樣,不敢再胡咧咧了。

今天晚上菜餅子管飽不說,還有燒馬鈴薯吃,要是婆婆真不讓她吃了,那她多吃虧啊!

蘇晚看到這一幕,嘴角不自覺的有了笑意,這家人,挺有趣的。

而她身邊的顧遠已經把紅雞蛋剝了皮,放進了她的碗里。

蘇晚驚訝的看了他一眼,顧遠埋頭喝着野菜湯就野菜餅子,雖然吃着粗茶淡飯,但在他的身上卻有一種彷彿與生俱來的優雅貴氣。

似乎是察覺到了蘇晚的目光,他抬頭看着她說道:「我不喜歡吃雞蛋,你吃吧!」

「謝謝。」蘇晚小聲說了一句。

不過一家人都吃馬鈴薯、野菜餅子,就她一個人吃兩個雞蛋,她也不好意思,所以她轉頭把她還沒剝的那個紅雞蛋給了她身邊一個瘦瘦的小女孩兒,說道:「小雨,這雞蛋,你和妹妹們分着吃。」

小女孩兒是顧大牛和萬氏的大女兒,叫顧小雨,今年已經九歲了,坐在她旁邊的是她七歲的妹妹顧小晴,姐妹兩人看着都瘦瘦的,跟他們弟弟顧子安還有點肉肉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在她們倆的旁邊還坐着兩個小女孩兒,一個是顧二牛家的女兒顧小蘭,跟顧小晴同歲,還有一個是顧三牛家的顧小婉,跟顧子安同歲,今年也是五歲。

萬氏看着那枚白白嫩嫩的雞蛋,眼裡放光,伸手想要搶,陳氏手裡的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萬氏的爪子瞬間就收了回去,繼續乖乖的裝鵪鶉。

顧小雨很懂事的把一枚雞蛋分成了五份,她和弟弟妹妹一人一份,大家都嘗了一口。

顧遠深邃的目光看着眼前這和諧的一幕,眸子里染上了點點溫柔笑意,到現在這一刻,他才敢相信,他自己是真的重生了!

上一世,他為了出人頭地給家裡人更好的生活,一直努力讀書,拚命考試。

最後倒是也不負眾望,狀元及第、鮮衣怒馬,後來更是因為政績卓越,又輔佐新帝登基,從龍有功,官拜首輔。

邊疆韃靼侵犯,他奉旨替天子監軍,一場大勝仗徹底驅除韃靼後,換來的卻是皇帝十二道金令緊急召回。

他剛到京城,便直接被捕入獄,直到獄中才得知從他的府中不僅搜出了通敵叛國的書信,還有龍袍皇冠。他被押上刑場,看着自己珍視的家人被滿門抄斬,連一點辯白的機會都沒有,他就被灌下了鴆酒,含冤而死。

他在死之前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他一生為了大慶、為了皇帝鞠躬盡瘁,甚至為了讓皇上放心,他一生未娶,沒想到卻還是沒能護住自己的父母兄弟,甚至害得他們連一個全屍都沒能留下!

既然老天給了他一次重來的機會,那這一生,他只想要好好的護住父母家人,讓他們過上好日子就夠了。

什麼權勢朝堂,他都不會再涉足!

只是……

顧遠古井無波的目光在正細嚼慢咽的蘇晚身上掃過,上一世,他娘也掏空家底給他買回了蘇晚這個沖喜的媳婦兒。

只是蘇晚進門的當晚就上吊自殺死了,而他是在蘇晚下葬以後才醒過來的,他不知道這個蘇晚跟上一世的蘇晚到底是不是同一個人,但這個蘇晚不對勁是確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