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訴我心第1章 初遇在線免費閱讀

風訴我心第1章 初遇在線免費閱讀(2)

>
「被逼着來上學就算了,翻牆都能被發現,這老頭到底什麼眼神。」周澤走了幾步發現自己迷了路,找不到班級在哪裡。

剛好迎面走來一個同齡人,「兄弟?」周澤樂呵呵上前打招呼,想拍肩膀的手被對方無聲息地避開,周澤也就放下。

「有什麼事,同學?」對方聲音和他的表情一樣不帶任何情緒,只是冷冷地看着周澤。

周澤習慣性地將這人的特徵記下,最後得出一個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結論。「沒什麼,就問一下高一八班怎麼走?」

宮弦抬眸又看了一眼周澤,見他身上沒有名牌,猜測應該是轉校生。「D棟二樓。」

周澤一直觀察着宮弦,看他剛才掃了自己的胸前,於是也看了一眼宮弦的胸前。視力較好的他,看到了名牌上的字,「高一一班,宮弦。」

聽到周澤念出名牌,宮弦眼神又重新放在了周澤的臉上。看到宮弦臉上有一絲不爽,周澤回以笑容。「我叫周澤。」

宮弦不在意他叫什麼,輕輕掃了一眼就邁開步子走向教學樓。

周澤歪歪頭,覺得這個人眼熟又有趣。於是跟在宮弦的身後,一起回教學樓。在樓下的榮譽榜上,周澤看到宮弦的照片。

「原來你這麼厲害啊?」周澤停下不禁感慨,而被他誇讚的宮弦連腳步都沒停,繼續往前走。

宮弦一直冷淡淡地,周澤也不喜歡熱臉貼冷屁股,自然也沒什麼好心情。

到了二樓,周澤停下,而宮弦還是一直往樓上走,帶着他那不變的冷漠臉。

「還中二嗎?喜歡端着臉裝酷?」周澤低聲說,在這條走廊的盡頭看見了八班的牌子。

周澤本身就很帥氣,身高挺拔,眉目清秀,從其他班級走過也收到了不少注目禮,周澤微微側頭笑着回應。

到八班門口,都能聽到裏面吵鬧的聲音。周澤皺了皺眉,推開門後教室里出現了和李偉宗推門而入的場景。

見是周澤進來,不一會兒又恢復了吵鬧,只不過話題是關於周澤的。

在後排坐着像大哥樣的在眾人的注視下走到門前,「你誰啊?來我們班。」

周澤不想在第一天就惹出一些麻煩,壓下心裏的煩躁,「我今天轉學來的。」

袁志剛嗤笑一聲,上下打量了一下周澤,他之前有小道消息聽說一中有個人被退學來了二中,看來就是眼前這個了。

「那既然進了我們班,那就得按照我們班的規矩,叫我一聲大哥。」

周澤微微眯眼,聲音帶着一點冷,「這個不行。」

像袁志剛這個年紀的男生就喜歡做老大和拉幫結派,可是周澤既不在乎這種「過家家遊戲」,也根本看不上這個草包。

袁志剛被激怒,直接打算用武力說服一切,他趁人不注意出拳,卻被周澤輕而易舉化解,並且拉出了教室,一拳打在肋骨。

袁志剛控制不住背靠在了圍欄上,腹背都疼的不得了。隔壁七班的學生看到打架,紛紛從窗戶探出頭來湊熱鬧。

周澤的名氣打了出來,給了高一惡霸袁志剛一拳,並且讓其無還手之力,周澤或將成為新一代惡霸。

帶着趙乾來到教室的李宗偉剛上樓就看到這一幕,直接就把圍觀的學生嚇回去。

「你們兩個人,跟我來辦公室!」李偉宗恨鐵不成鋼地看着周澤,虧他剛才覺得周澤還是可以教導的。

周澤連書包都沒放下,連教室門都沒走進,就又跟着李偉宗回到了辦公室。「你們兩個開學第一天就敢打架,還把不把學校放在眼裡了!」

周澤無所謂這些,他只是不想把事情鬧大,看着一旁咳嗽的袁志剛,「我只是正當防衛,是他先動的手。」

這話也沒錯,確實是袁志剛先動手,卻沒想到周澤武力值這麼強,還反打了袁志剛一手。

袁志剛自覺理虧,在李偉宗面前也沒能辯解什麼。但李偉宗卻認為這是一個可以敲打周澤的好機會,於是將兩個人一起罰了。

只要不到叫家長的程度,周澤都可以接受,不管是寫檢討還是在校會上公開檢討。

回到班級的路上,袁志剛還是不服氣,惡狠狠地看着周澤,「放學別跑,你給我等着。」

周澤伸了伸腰,「好,你可千萬別不來啊。」好久沒活動筋骨了,非有人要送上門來。

兩人進了教室讓一向吵鬧的教室都安靜下來,一直到趙乾回來。將新書都分發下去之後,趙乾將周澤叫起來做一個自我介紹。

周澤乾脆起身,在黑板上寫在自己的名字。字跡如行雲流水,大氣磅礴,如其人一樣給人一種強勢感。

「周澤,沒什麼特別愛好,除了睡覺。」

簡單說完,周澤就回自己的座位。後排靠窗,王的故鄉。不知道上個人是誰,在這裡這下這句話,周澤勾了勾嘴角。

看着周澤肆意風發的樣子,趙乾感慨年輕真好。「大家有緣聚在一起,那就是一個家庭,以後也要好好相處。」

這話說的沒什麼說服力,周澤剛才和班級的家人打了一架。

袁志剛的怨氣更甚,周澤在一旁都能感受到。累了一早上,周澤乾脆就趴在桌上找周公下棋去了。

今天來八班上課的老師都感到一絲奇異,以往上課都很吵鬧的八班,今天竟然非常安靜。

看到後排那個趴着的學生,幾個老師心裏也有了點底子。這個班雖然沒得救了,但也還有幾個是願意學習的學生,想必這就是教師的意義。

周澤睡了一上午也恢復了點精力,跟着大部隊準備去食堂弄點吃的,就被袁志剛堵住了。

看着袁志剛身後高年級的幾個人,周澤挑了挑眉,「這麼快?做好準備了嗎?」

江湖規矩,私下約架那就不要被發現,事後也不聲張。幾人找到一個沒有監控的地方,袁志剛等人把周澤堵在了牆角。

周澤四周看看,確實沒有監控,他擼袖子,「速戰速決,我還要吃飯去呢。」

一打四周澤都能夠不被傷到,而他落拳的位置都是不危險但很疼痛的位置,幾下就把這些三腳貓功夫的學生處理了。

看着倒在地上袁志剛,周澤拿起他的校服外套擦擦自己手上的污漬,「你還不配做我的大哥。」

從小巷子里走出來,周澤又迷路了,現在大部隊也不往食堂走了,他還需要一段時間來記住這個地方的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