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5章(2)

面。

她羞答答的「嗯」了聲,目光忽然瞟到男人的腰腹。

纏着男人精瘦腰腹的白色紗布上,一團鮮紅慢慢洇開。

方楚楚看着那血紅,瞬間感覺身體僵硬,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襲來。

她急忙收回視線,別開臉。

厲雲錚低頭瞧了瞧,傷口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滲血了。

看着方楚楚一臉緊張的樣子,他隨手把傷口蓋住:「沒事,只是輕微滲血,這是正常現象,別怕。」

方楚楚的臉色卻依舊慘白,看也不敢看傷口上的血,勉強扯出一抹笑:「我知道。」

「知道還怕成這樣?」厲雲錚笑着打趣,「膽子未免也太小了,你屬兔的?」

「不,不是。」方楚楚腦子一陣恍惚,聽到厲雲錚的話,她下意識回了句:「我只是暈血。」

厲雲錚表情一頓,眼皮撩起來。

他臉上雖然還帶着柔和的笑意,但已經藏了鋒利:「你暈血?」

方楚楚本來想點頭,突然一下醒過神來,到嘴邊的話咽回去,換成一句:「我,我是怕血,一看到三少爺身上的傷口,我又想到昨晚三少爺你全身都是血的躺在地上,那場景太可怕了。」

厲雲錚沒說話,眼神若有似無的盯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方楚楚如芒在背,渾身都緊繃了起來,心裏懊悔的不行。

在三少爺面前,說錯一句話,都有可能叫他察覺。

她怎麼能這麼不小心!

好在厲雲錚最後又笑了起來:「既然怕,那就不要看了。」

他眉眼柔和,身體靠回去,不動聲色的和她拉開了距離:「醫生讓我靜養,你先回去,等我好些了再和你說話。」

說完,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心領神會的點點頭,把依依不捨的方楚楚送了出去。

重新回來時,管家看到厲雲錚盯着腹部,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三少爺。」管家出聲打斷他的沉思。

厲雲錚頭也沒抬:「跟我說說昨晚方楚楚救我的情況,事無巨細的說清楚。」

「是。」管家想了想,說:「晚上十一點多的時候,楚楚突然跑來主樓敲門,神色很驚慌,說三少爺你暈倒在巷子里,讓我們快過去,我帶着幾個傭人跟她過去,果然看到您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管家說完,遲疑的看向床上的男人:「三少爺,你是在懷疑什麼嗎?」

厲雲錚沒有正面回答,反問:「她說她怕血,可我看她那個樣子,倒像是暈血,你覺得呢?」

這倒讓管家為難了:「不怕二少爺笑話,我其實不知道暈血和怕血有什麼區別。」

「對她那種嬌滴滴,膽子小的女孩來說,怕血很正常,但暈血就不同了,暈血是生理反應,看到血就會控制不住的噁心、目眩、心悸,嚴重會直接暈倒,方楚楚剛才的反應,符合暈血的條件。」

說到最後,厲雲錚意味深長的輕笑了聲:「一個暈血的人,怎麼給渾身是血的人展開救治呢?」

管家愣住了:「三少爺你的意思是楚楚她在撒謊?」

厲雲錚慢悠悠道:「撒沒撒謊,監控里應該有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