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鳳採薇昭寧帝小說 第4章_歐蓉小說
◈ 第3章

第4章

·

昭寧帝和九九分別時,聽到了九九的那些心聲,所以這會兒,他回御書房,到御花園邊上的湖時,停下了向前的腳步。

他看着平靜的湖面,靜靜思索着九九那些話。

臭小子說西楚國十年後亡國的事,是大事,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他姑且可以聽一聽,並較真一番。

但臭小子還說,待會兒他的腿會摔斷。

這聽起來實在有些邪乎。

臭小子真能知道未來發生的事?

他不可思議之餘,有些難以置信。

福安也回來了,看到昭寧帝走到了湖邊,但還沒有上湖心橋,他想起了九九的話。

他身為皇上的近侍,凡事都要小心為上,尤其是涉及到人身意外的事,寧可十防九空,不可不防。

「皇上,咱們吃一盞茶,再繼續向前吧?」

福安擔心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所以沒有直接跟昭寧帝說九九的話,而是不動聲色的找了個理由,阻止昭寧帝繼續向前。

要是真發生了,他再提九九。

昭寧帝自然是看出了福安的用意,也能想來必是那個臭小子提醒了福安,福安才開口阻攔的。

他以為那個臭小子真就記仇到遇上威脅他安全的事,也不願意提醒一句。

還算是有點良心。

沒白生。

昭寧帝笑了笑。

福安看在眼裡,意外在心裏,他陪着皇上一起長大,皇上不喜歡笑的,也很少笑,也就遇上薇薇郡主時,才會笑一笑。

「皇上,您竟然笑了?是有什麼開心事啊?」

昭寧帝沒有回答,而是道:「上茶,朕吃一杯茶再繼續向前。」

他要看看,湖心橋到底會不會塌。

來找昭寧帝的御書房掌事劉姑姑說:「可是皇上,御書房那邊,國師連帶好幾個大臣等着見您呢,都說是有急事。」

昭寧帝沒有回應,茶上來了,他自顧自的吃茶,吃完一盞後,他剛站起身,不遠處湖心橋就傳來了轟隆一聲巨響。

橋突然就塌了,塌陷的很嚴重,好些木頭落在了湖水中,橋身整個都毀了。

昭寧帝不敢想像,剛剛他要是走上前去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後果?

想來和那臭小子心裏說的一樣,他就是不死也會斷一條腿。然後接下來,他會躺在床上,什麼也做不了,鄰國那些虎視眈眈的人,會笑話他。

他一氣之下,身體會越來越不好。

而西楚國,沒有他的治理,群龍失首,猶如一盤散沙,遲早分崩離析。

看來那個臭小子沒有在胡言亂語,他真有預估未來之特殊才能。

他西楚也真有亡國之禍端。

昭寧帝想到這裡,心驚肉跳的,他不敢想西楚國真要是亡在他手裡,百姓會怎樣謾罵他?羞辱他?恨他?怨他?後人又怎麼評價他?

福安也心有餘悸的說:「幸虧沒有過去,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多虧了十八皇子提醒!」

昭寧帝沉默了半晌,對身邊的掌事姑姑說:「劉姑姑,替朕將那些人都打發走了,只留下國師,朕馬上過去。」

見昭寧帝往回走,福安也跟上去了,劉姑姑忙問:「皇上?您這是去哪裡?」

·

冷宮。

李妃得知九九從冷宮後面的狗洞爬了出去,在外面溜了一圈,還見到了昭寧帝和那可怕的江貴妃,她嚇壞了。

急急來到了小蘿蔔頭面前,哭着說:「九九,快讓娘好好看看你,你有沒有事?」

李妃早就嚇得淚流滿面了,嘴裏還喃喃着:「想當初,你的親哥哥,也就是十三皇子,也是出去溜了一趟,就出事被關詔獄了,至今還被關着,永無重見天日的機會。」

「娘這輩子都見不到他了,九九,娘就只有你了,你可不能出事啊!」

李妃抱着九九,哭了許久許久。

九九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笨拙的幫李妃擦了擦臉上的眼淚:「娘親,不哭不哭,等九九長大了,帶你過好日子。」

至於哥哥,哥哥是被冤枉的,後面有救出哥哥的好時機。

她會看準時機,將哥哥救出來的。

現在時機不到,沒辦法救。

得等一個人回宮。

「好九九,你只要平平安安的,娘就很開心了,什麼好日子不好日子的,娘親都不在乎。」

「娘親。」

九九撲進了李妃的懷裡。

【娘親真是人美心善又溫柔,從不責怪九九。】

【可惜便宜爹眼瞎。】

李妃從九九出生的那一刻,就總是能聽到九九的各種心聲,所以這會見怪不怪的,只是寵溺的搖了搖頭:「你這孩子。」還替她一個大人抱不平了?

「娘娘,皇上來了!」李妃的小丫頭秋霜急急來稟報。

李妃聽到這話後,如臨大敵。

因為上一次昭寧帝來看她,是在三年前,那時她懷着孕,每日都盼着皇上來看她,可惜皇上日理萬機,不常來,好不容易將人盼來了,卻是因為那莫須有的通敵叛國罪名。

她沒有通敵叛國。

也實在不明白這樣大的罪名,怎麼就扣到了她頭上?

她因此一直心有餘悸,害怕見到皇上。

這會兒昭寧帝突然就來了,李妃腿都軟了,面上的血色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褪去,「九九?咱們要不先藏起來?你那個便……父皇見到咱們應該會不高興。」

「娘親,不怕,沒事的。」九九明白昭寧帝為什麼而來,「不用躲,父皇沒準是來接咱們出去的。」

「你這孩子,痴心妄想什麼呢?」李妃嘆氣。

「真的。」

李妃搖頭:「別做夢了,咱們估計要被困在這裡一輩子。」

話落,昭寧帝到了,他和他身後的一群人湧進了李妃和九九簡陋的房間里,烏泱泱的。

李妃將九九護在了自己身後,然後顫抖着身體行禮問安:「臣妾,參,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

昭寧帝看着面前的女人, 她即便身着素衫,卻還是那麼美,清水出芙蓉一般,歲月更迭也沒有讓她的美貌受損,反而讓她多了一份獨特的韻味。

她不像後宮那些成日穿紅戴綠,金光閃閃的女人。

昭寧帝看着心裏別有一番滋味。

他伸出了手,要扶李妃起來。

李妃受寵若驚,不敢將手放進昭寧帝的手裡。

昭寧帝遷就的主動握着李妃的手,將李妃扶了起來,還特別看了李妃身後的九九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