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鳳採薇昭寧帝小說 第10章_歐蓉小說
◈ 第9章

第10章

昭寧帝:「……」

他不過就是覺得李妃貌美,多欣賞了一會兒,就被說成色鬼?臭小子, 他懂不懂欣賞啊?

「父皇,你多吃點吧?」

【多吃點就不色咪咪的看娘親了。】

「……」昭寧帝收回了視線,明明已經飽了,又連續吃了好幾口菜,證明他不是色鬼。

誰知,九九又開始念叨了。

【得,便宜爹又成餓鬼了。】

昭寧帝:「…………………………」

昭寧帝差點就忍不住打九九屁股了,然,外面的人突然來稟報。

安陽郡主在外面跪着,求皇上原諒。

要明白,安陽郡主之前可是宮裡最受寵的姑娘,得到的待遇比皇子都好,快和太子比肩了。

昭寧帝也從來不捨得她受委屈。

這會兒她跪着,想來昭寧帝心裏肯定心疼。

所以,外面的守衛不敢耽誤,急急來稟報了。

昭寧帝卻不為所動的說:「不好好學規矩,來朕這裡做什麼?」頓了頓,「想跪就跪着吧!隨她。」

福安道:「皇上,真要這樣嗎?」

這些年福安將昭寧帝對安陽郡主的寵愛一直看在眼裡,所以對於昭寧帝此刻的決絕有些質疑,擔心不是昭寧帝的本意,是氣惱之下的決定。

昭寧帝不耐煩道:「福安,你是越來越不會做事了。」

福安嚇得跪在了地上,顫抖着身體說:「皇上恕罪,奴才多話了。」

·

外面,安陽郡主依然跪着,還不停的哭,小小的身影一顫一顫的,整個人看上去很是可憐。

邊上伺候的宮人都看得心裏生出了幾分憐憫。

「郡主今年才五歲,怎能這樣跪着?」

「膝蓋怕是要跪壞了。」

「皇上就一點兒都不心疼嗎?」

安陽郡主聽到這些議論聲後,感覺字字句句都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上上,她心中委屈更甚,哭得也更厲害了。

天公又不作美,突然下起了雨。

不過片刻,安陽郡主就被淋**,但她還是不肯走,跪在雨里,求昭寧帝原諒。

端王夫婦聽說女兒在宮裡跪了好久後,也急急進宮來了。

得虧之前託了女兒的福,他們得到了一塊可以進出皇宮,見女兒的令牌。

此刻,夫婦兩人來到了秋水居外面,一個撐着傘,一個拉着安陽郡主的手,要讓她起來。

「薇薇,這麼大的雨,你身子弱,怎能跪着淋雨?快起來吧?母親要心疼死了。」

端王也道:「我的寶貝閨女,你可是皇室唯一的女孩,怎能受這種委屈呢?快起來?」

端王夫婦很是心疼鳳採薇,使勁拉鳳採薇起來。

可鳳採薇像是粘在地上了一樣,怎麼都不肯起來,還道:「皇伯要是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

話音間有幾分驕縱和威脅。

端王夫婦享受聖眷已久,一時間竟也沒有聽出來,還嚷嚷道:「爹娘帶你回家,就不信皇上聽了不着急,不挽留,不原諒?」

「走,我們現在就走,快起來。」

端王夫婦吃定了昭寧帝,覺得昭寧帝沒有女兒,又想要女兒,絕對不會放棄他們女兒的,更不會任由他們帶女兒回家,所以才這樣說的。

他們的目的就是不管郡主做了什麼,都要讓昭寧帝原諒,並重新寵愛郡主。

而就此事他們一家受的委屈和苦,他們還想要得到一些彌補和賞賜。

聽說最近南國那邊,因為吃了敗仗,要進貢很多珍寶。

他們可得提前跟皇上要幾件最好的。

邊上的宮人倒是沒有看出端王夫婦的軟刀子威脅,只覺得安陽郡主要是這樣被帶走了,他們指不定要被牽連,急急跑去跟昭寧帝稟報。

「皇上,您真的不原諒郡主嗎?端王夫婦要帶她回家去了?」

「猶記得當初您可是花費了好大的精力才讓郡主留在宮裡,現在郡主要是被帶走了,那當初的精力豈不是白費了。」

「而且,郡主是咱們皇室唯一的女孩兒啊,她要是被帶走了,皇室就沒有女孩兒了?」

昭寧帝黑着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什麼,不說話。

倒是九九,心裏念叨了起來。

【便宜爹不是什麼狠心人,沒有故意折磨郡主,分明是那郡主作死。】

【都派人說了多少次了,下雨了,讓她回去,她偏不回去,還引來了端王夫婦。】

【她就是故意的。】

昭寧帝看向了九九:「……」

臭小子,懂他心裏的苦。

不愧是他兒子。

【這下好了,便宜爹被端王夫婦威脅,下不來台,便宜爹肯定更加惱了。】

可不是,昭寧帝現在非常惱怒。

哪有堂堂帝王被人給威脅的?

端王此舉忒過分了。

以為他喜歡安陽郡主喜歡到,什麼都可以忍受的地步嗎?

昭寧帝沒有縱着,琢磨了一會兒,冷聲道:「來人,送端王夫婦及安陽郡主出宮,以後非召不得隨意進宮。」

「朕不想再見到他們。」

他們既然拿離開威脅他,那就讓他們美夢成真。

至於沒有女孩的事,沒有就沒有吧,他認了,沒什麼大不了,也沒必要因為一個女孩被人掣肘。

以後碰上順眼的,他大可認做義女養着,想來會比安陽郡主更加乖巧懂事。

更何況……

他看向了九九,心裏突然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

「送端王夫婦及安陽郡主出宮。」

太監出來後,掐着嗓子傳達昭寧帝的意思。

端王夫婦聽說了後,差點暈過去,兩人相互扶着,才堪堪站穩。

「怎麼會這樣?」

「皇上為何不挽留?」

兩人面上寫滿了難以置信。

皇上不是最寵愛他們的女兒嗎?不是他們要什麼給什麼嗎?怎麼突然就變了?

安陽真要被送出宮去嗎?

他們想要的寶貝也得不到了嗎?

他們今天這步帶女兒出宮的棋,可是走錯了?

「爹,娘,都怪你們。」安陽郡主怒道:「要不是你們嚷嚷着帶我出宮,惹惱了皇伯,我會被送出宮去嗎?」

安陽郡主不想出宮,出了宮,她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郡主了,她那些小姐妹也就不會再崇拜她了。

她要留在宮裡。

為此,她咬了咬牙,一頭撞在了邊上的栽植荷花的水缸上,頭沒有撞破,只是撞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