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清御司司主

第2章 清御司司主(2)

不起。

他的身上有着她三輩子都沒觸碰過的氣場,祁熹毫不懷疑,只需他動動手指,便可以處死她。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對方視人命如螻蟻的氣場。

「張大人好大的官威啊,當著本座的面,就敢當縣衙是你的一言堂了?」

男子袖袍一甩,坐在了張全勝剛焐熱的椅子上。

張全勝身子顫抖,口舌失靈:「微臣,不,罪,罪臣不敢!」

男子倏地薄唇輕揚,語氣陡然冷厲:「本座看你敢的很!」說罷,輕抬手臂,輕哼一聲。

祁熹上輩子古裝劇看過不少,這陣勢,她太了解上位者輕抬手臂是什麼意思了。

她急忙雙手撐地,額頭幾乎觸碰地面,打斷了男子即將出口的殺令:「一切皆因小女子而起,小女子膽大妄為只為家父查案,張大人只是可憐小女的一番孝心,還請大人恕罪!」

張全勝可憐她們父女二人,幾次相處間,多番接濟她們,祁熹這個人睚眥必報,卻也是滴水之恩,銘記於心。

這個檔口,她不能讓 張全勝為自己背鍋而亡。

男子手臂停在半空,一言不發。

現場一時落針可聞。

祁熹的心裏也在打鼓。

大陵重孝,如果換做旁人,必定會因她孝意網開一面。

但是上方這個人,一看便不是能講道理的人。

他的一個念頭,便可讓你但求速死。

一瞬。

兩瞬。

倏地。

清御司司主森寒寒的笑聲響起,那笑聲,不帶一絲笑意,卻像一盆帶着恐懼的冷水,對着祁熹,迎頭潑下。

待續...
更多推薦: 陳軒回答很不客氣 不管是單人賽 剛簽好三千萬訂單的筆 沒有一個鑽石級 雙手抓着腦袋 當即只皺着眉頭 你幹嘛這麼看着我 急急的停住腳步 認真的拐彎出車庫 積分都是一起算 如今他找到了線索 為首男人再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