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背屍鳴冤

初春,一場春雨剛結束,空氣中滿是潮濕的泥土氣息。

祁熹一大早身着滿身泥土的孝衣,背着一名男子站在府衙的鳴冤鼓前。

鳴冤鼓多年來形同虛設,上面落了一層厚厚的灰塵。

伴隨着一聲聲沉悶的聲音,塵土飛揚。

「咚,咚,咚!」

府衙門外,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看熱鬧的人。

雖說是看熱鬧,卻又像是躲着什麼晦氣,不敢上前,遠遠的竊竊私語。

「這祁老頭前些日子不是死了嗎?都下了葬了,怎麼又跑出來了?」

「我家男人今早上山的時候看見這祁家姑娘在刨她爹的墳!簡直是作孽哦!」

「我還聽說啊,這祁家姑娘自從生了病以後,脾氣就變的古怪了!有人親眼看見祁老頭坐在院子里哭!」

祁熹不管那些議論紛紛,纖細的手臂一下一下的敲着鳴冤鼓。

身後的祁連山已經下葬三日,最近恰逢雨水,一陣陣屍體腐爛的味道沖入鼻腔,她全然不顧,眼神凌厲堅定。

縣衙發生這等大事,早有衙差進去通報,很快,衙差小跑着回來,朗聲喊道:「升堂!」

自古都是活人鳴冤,這背着個死人來鳴冤,在臨水縣甚至是整個大陵還是頭一回見。

更巧的是,清御司司主剛到此縣。

縣老爺張全勝看着一跪一躺的爺倆,一個頭,兩個大。

他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然的掃了一眼拐角處,正危襟坐道:「祁家女子,你爹的死本官也很難過,但是你這……」他抬手指了指已經有些腐爛的祁老頭,忍着胃中的翻江倒海:「這是作甚啊!?」

祁熹髮絲潮濕凌亂,抬起漆黑的眸子直視張全勝,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