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重生之彼岸浮生第9章 賭石軼事在線免費閱讀

都市重生之彼岸浮生第10章 帝王綠值錢嗎在線免費閱讀

吸引秦羽的居然是一家,名為石頭記的百年翡翠玉石店。店鋪很大,上下三層,是一幢古色古香木質古樓,光外觀就給人一種,歲歲沉澱的古樸,歷經無數年月卻繁華依舊。

秦羽邁入店鋪,卻看到圍滿了人,整個一層,居然是賭石區。這可真讓秦羽開眼了,最大的原石比車輪還大,小的鴿卵大小。四周是開石區,這裡真是太熱鬧了,秦羽是被靈氣牽引至此,他很快找到了靈氣來源,那是一塊磚頭大小的原石。秦羽心下有了計較,這裡適合他。

秦羽篤定,這裡就是他的契機,也是他人生能否翻盤的最佳途徑。秦羽現在滿打滿算還有四萬多塊,能否拿到那塊石頭還是未知。反正那塊石頭很不起眼,不會很快被人發現,不如多觀察觀察,看看價格行情。也許還真能達到自己的目的。

秦羽現在的修為是武師,不僅感官遠超常人,還有神識也是他的底牌。他隱沒在人群中,沒有人會注意這個學生模樣的小子。這讓他獲得信息的時候,不會被人注意。

「仇老,那塊石頭,要是入了您的眼,我給您切石,包您滿意。」一個切工很是恭敬的,衝著一個麻衣長衫老者獻殷勤。

還沒等他口中的仇老有所表示,卻吸引了周圍躍躍欲試的圍觀者。看來這個仇老是業內高手啊,這些人分明是想沾沾光。

「你小子上一邊涼快去。『仇一眼』看上的石頭,只能我『沈一刀』切,別人入不了他的眼。」

仇老本名仇春秋在賭石界赫赫有名,博得「仇一眼」的綽號,所有的石頭,只要他看過,選中之後,肯定看漲;而「沈一刀」的本名是沈坤,不是習武的一刀,而是切石!只要是切石,他能精算到卡六的串珠,絕對是石頭記的招牌。

仇老和沈老是賭石結下的緣,二人關係莫逆,以賭石為樂,也成就了石頭記的一段佳話。他們賭石的本事,被賭石界推崇,很多人都想拜師,可是二人卻從未收徒,因為他們收徒的門檻太高。但是很多人都不死心,還是想要與二人結下師徒緣分。

這時候有一個好聽的聲音,從門口傳來而且走近了仇老。

這個聲音很好聽,卻讓秦羽起了雞皮疙瘩。冤孽!

「仇老,沈老,你們二人好雅興,今天是看石頭,還是挑徒弟啊。」

仇老:「小珺是你啊,你要是給老夫做徒兒,今天就不看石頭了。」

來人居然是吳珺,這好好的不上課,跑這裡湊什麼熱鬧。

「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秦羽念起了隱身咒,想把自己變成小透明。

吳珺:「仇老,我可達不到您收徒的標準。您老別取笑我了,話說回來,你這價值1千原石開出30萬的標準,誰受得了啊。」

仇老笑了笑,說道:「這標準一點也不高,賭石,是賭沒錯,但賭有賭道。運氣是最微不足道了。很多人拜師的目的是什麼?暴富而已,真的暴富了,能駕馭得了這份富貴嗎?我收徒也是在賭,賭的是……」

仇老欲言又止,吳珺也沒追問,但是她很快發現了秦羽。立刻變臉,這個混蛋,占自己便宜不說,還翹課,想要賭博,身為導師和受害者,必須嚴懲!

「秦羽!躲什麼!你的尾巴露外面了!」

秦羽下意識的摸了一下屁股,知道上當。轉過身來,面對吳珺。

「夫,導師,下課了啊。」秦羽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吳珺:「你本事真大啊,逃學不說,還到這種地方來。你是不是不想上學了,不想畢業了……」

秦羽無言以對,怎麼解釋也沒用,女人認準的事,就是那麼回事。

仇老:「小珺啊,你來這裡做什麼呢?」

「啊!我,我差點忘了,我想買只手鐲,給媽媽做生日禮物。」

仇老:「小珺啊,你看這樣好不好,我看這小夥子挺好的,要不讓他選一塊石頭,老沈幫你切一刀,要是漲了你的生日禮物也解決了,我就收這小子做徒弟怎麼樣?」

秦羽有點不明所以,誰要做他徒弟,他能教自己修鍊嗎。這老頭還真是自作多情啊,秦羽很不情願,正想出言拒絕。

沈坤有些不滿意了,酸溜溜的說道:「你們一個得了徒弟,一個得了鐲子,我丫的就是一個力工啊,不幹不幹,不公平。」

「就是!這算什麼事兒。」秦羽鬼使神差的遞了一句,還沒等繼續說完,被沈一刀打斷了。

「徒弟也有我一份!這樣才公平。」

秦羽徹底無語了,這些人都不問自己的意見嗎。自己當真好欺負,一個仗着自己是導師,兩個倚老賣老為老不尊。

秦羽剛要表達意見,三雙凶神惡煞的眼神,外加不容置疑的兩個字——

「快去!」

三個人居然同聲,秦羽恨恨的一轉身。衝著石頭堆走去。

「仇老,你讓我有點看不懂了,這個學生頑劣的很,還逃課。你怎麼會給他機會。沈老就更不靠譜了,偏偏又加碼,這小子到底哪裡好。」

仇老:「小珺啊,賭石,賭世,度世,璞玉都是有殼的,誰也不能每次都看準,我也是如此,這個小伙看了好久了,並沒有着急出手,而是觀察,學習,這是心性;你劈頭蓋臉的訓斥,他沒有一絲的忤逆,這是尊重,這樣的人就是不做我徒弟,也會有大成就,可能還是我佔便宜了。

沈老頭你還不了解嗎,精打細算,不吃虧的主,他賺大了。」

吳珺:「仇老,您這回怕是要打眼了,這小子祈禱他的運氣好吧,我不信他能開出綠來。」

沈老:「我覺得他行,今天讓他見識下我沈一刀的真功夫,這小子心裏不服着呢。」

秦羽現在的神識,想要破開石殼,窺視究竟還是很困難。就當他強行動用神識的時候,他幾乎遺忘了的右手心,那片紋身一樣的葉子突然有了反應。大大小小的石頭,其間許多石頭,都有靈力波動,甚至化成絲絲縷縷靈力,匯聚到那片葉子上。

秦羽着實嚇了一跳,可別弄出什麼大動靜。萬一這些石頭化成齏粉,那自己可賠不起。好在這個過程很快結束了,秦羽偷偷地看了下自己的右手掌,這個偷吃的傢伙靈動了許多。看來是個知道輕重的偷吃賊。

秦羽試着用神識溝通那片葉子,卻沒有反應。沒有繼續深究下去,但是秦羽的神識,對這堆石頭的靈力感應,卻更加敏銳和精確了。秦羽甚至不用窺探石頭內部,只憑感應的靈力強弱,就知道這塊石頭的不同。

很快,秦羽選中了一塊原石,餅狀扁平的,靈力很足,塊頭不大,做鐲子是最合適不過了。而且這麼小的石頭不會太貴。

「老闆!這塊石頭多少錢,我先試試手。」

「誠惠1千。您選的是咱們底價石料。所以只需1千,所謂一**天下,百轉千萬回。是現在給您切嗎?」

「不用切謝謝,這是1千您收好。」

秦羽拿着石餅走了過來,遞給了吳珺。不咸不淡的說道:

「導師,我們兩清了。」

說完就要離開石頭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