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讀懂暴君心裏話完結 第3章_歐蓉小說
◈ 第2章

第3章

我能聽見暴君的心聲,這無疑對於我來說是開了個大外掛!

我可得離暴君遠一點。

我小溪施只有一條命,還不想死在他手裡。

暴君名叫龍譚泚。

此時他目光沉沉地掃過我們幾個。

太監立刻明白他的意思,端上來五碗湯。

我抖了抖,腿軟的差點沒站住。

龍譚泚看着那五碗湯,嘴角冷冷一勾。

我立刻知道這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其他四個秀女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看着暴君賞賜的架勢。

她們不疑有他,上趕着一人端了一碗。

龍譚泚好整以暇。

視線落在其中一人的湯上,眼神中略微嘲諷。

我眉頭一動,上前一步。

一把搶過那個秀女手裡的碗,一仰而盡。

暴君性格這麼壞,其他四碗肯定全是毒藥!

但是這傢伙怎麼心裏不想了啊!我聽不到任何聲音。

我一碗湯下去,在場的人都驚了。

那個被我搶了湯的女子震驚地大叫,「你做什麼!」

我一口悶完湯藥,昏了過去。

暈倒前一秒鐘,我聽見暴君大驚。

【哪裡來的瘋女子!】

我翻了個白眼。

暴君怎麼不按常理出牌。怎麼這杯才是有問題的湯。

我命懸一線,最後還是被救了回來。

原因是因為,龍譚泚不能讓他克妻的傳聞變成殺妻。

但是這一碗湯,可是讓我元氣大傷。

等我醒來時,暴君看着我,溫柔勾唇,「愛妃終於醒了。」

愛妃?我震驚地瞪大眼睛。

原來因為我這一波操作,暴君直接反其道而行之,給我封為溪貴人。

剛開始沒喝到那碗湯的秀女氣的咬碎了牙齒。

其他秀女也都是眼神羨慕地看着我。

可我明明聽見。

暴君心裏陰惻惻的話語。

【瘋女子,影響我計劃。】

原來那個原本要喝葯的秀女是尚書家獨女。

尚書多次上書請求暴君封后,暴君作為報復,要弄死他千辛萬苦送進宮的嫡女。

我聽完暴君的心裏話,嘴巴顫抖。

救命!這個變態暴君看來是不會放過我了。

我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暴君為了引起尚書嫡女楚盈瑩的嫉妒。

開始發瘋寵我!

宮裡有什麼好東西。

「去,拿到溪貴人那裡。」

宮外有什麼好看的宴會。

「去,叫溪貴人陪朕一起去。」

我終於忍不住了。

「皇上。臣妾受不起啊。」

龍譚泚眼神淡然看了我一眼,我打了個哆嗦。

楚盈瑩由於有個尚書的爹,也混上了貴人的位置。

那天我喝了湯差點人沒了的信息被封鎖,但蓋不住楚盈瑩告訴她爹。

尚書大人心思縝密可是個人精。

立馬知道暴君手段了得,知道是沖他來的。

想謀殺我的親生女兒,他也不逞多讓。

在朝堂上最近又整出來不少事情。

我在後宮瑟瑟發抖。

尚書大人越胡整,暴君就越恨我搶了楚盈瑩的毒藥。

眼下,暴君笑容溫柔。

「溪貴人說什麼胡話。」

我欲哭無淚。

因為,這傢伙已經在無人處完全釋放他的本性了。

比如現在,龍譚泚手指划過我的脖頸。

如同冰冷的銀蛇,這冷若冰霜的氣息侵入我的全身。

身體僵硬,每一個細胞都縮成了一團,渾身上下都在打着寒戰。

「嗚嗚嗚,別殺我。」我哭的大喘氣。

龍譚泚早從我的反應中看出來,我對他的目的猜了個七八分。

「溪貴人又說胡話。朕怎麼捨得殺你呢。」

【是從脖子開口好,還是從天靈蓋開口,算了,還是從足底開始吧。】

【這樣會少些瑕疵。】

我欲哭無淚,慘白慘白地笑。

「皇上,貴妃娘娘有請。」外面的小太監稟報。

貴妃是暴君的表妹,因為太后的施壓,暴君對貴妃的要求只能盡量滿足。

但是,這不能改變暴君厭女症的事實!

這些天,我發現暴君極其厭惡女子接近,基本上主動碰他的女子都被他以各種各樣的方式弄死了。

看出龍譚泚眼裡的不耐。

我連忙道:「我來,皇上,臣妾為您分憂。」

暴君愣了一下。

肯定是沒想到我主動提起這種話。

貴妃狠辣的手段,全皇宮都知道。

【小東西,怕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懶洋洋點了點頭,看樣子,其實挺期待我死的。

我抽了抽嘴角。

就我倆三言兩語這檔口。

貴妃早就坐不住了,她提着裙擺來勢洶洶。

看見我和暴君說話,貴妃怒從中來。

「你們在做什麼?」

好傢夥,這嫉妒心也太強了。

我倆就說個話而已。

我唇齒一動,伸出手勾上暴君的脖子。

朱唇傾吐幽香,在暴君耳畔輕啟唇瓣,柔柔道,「皇上,貴妃娘娘好凶。」

我心中打的一手好算盤。

暴君厭女,那我就故意碰他,引起對我厭惡。

等我聽到他心裏準備怎麼弄死我。

我趁機假死逃出宮。

看着暴君突然沉默,我緊皺眉頭。

「皇上,您怎麼不說話啊。」我呼吸全部噴洒在他的耳上。

甚至由於我說話故意嬌媚地向他跟前傾倒。

我舌頭不小心碰到龍譚泚的耳廓。

「砰——」

「咚——」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我震驚地捂着屁股,不可置信地看向龍譚泚。

媽蛋!

就算厭女,也不能給我一把推地上吧,懂不懂憐香惜玉呀。

龍譚泚一張臉黑的彷彿能滴出來墨汁。

剛剛兩道聲音混在一起的另一道聲音是貴妃氣急憤怒隨手丟出的一個花瓶。

「滾。」暴君怒喝。

我連滾帶爬拽着裙擺跑了,一路頭也不回。

嗚嗚嗚,太可怕了,再也不碰這狗皇帝了。

貴妃還想張嘴說些什麼,對上那雙冷徹心扉的眼睛。

也不知道裏面發生了什麼。

只見貴妃打着哆嗦,也連滾帶爬地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