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6章 諸葛顏在線免費閱讀_歐蓉小說
◈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5章 不明液體在線免費閱讀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6章 諸葛顏在線免費閱讀

「喂爸?你最近在幹什麼……我媽一直說聯繫不上你……」孫南仙接通了對面的電話。

「兒子,我沒事,我前幾天手機丟了,奶奶的,一個月工資又沒了……」對面一個中年男人,語氣有些沮喪地說。

「爸,我兜里還有點,給你轉過去……」孫南仙好像已經習慣了這種倒霉事。

對面很久都沒有說話。

「兒子,爸對不起你,爸這麼多年沒折騰明白,才讓你過上這苦日子……唉!」這個50歲的中年男人,一位破產的老闆,深深地嘆了口氣。

孫南仙其實很無語,因為從他小的時候,他爸就破產了,因此他根本就沒過過什麼好日子。

「沒事爸,有我在你就放心,以後我賺大錢了,一定讓你……住上豪車……豪宅……」孫南仙越說越沒力氣,感覺這個目標好像太遙遠。

對面高興地嗯了一下,無奈地掛掉了電話。

「豪車豪宅……估計這輩子沒有就是沒有了……」南仙心想,他根本無法完成階級的跨越,除非他爸創業再次成功。

不過父親沒事,他內心頓時舒暢多了。

樓下的人已經逐漸散去,但是恐懼依然籠罩在整個校園中……

孫南仙這種容易焦慮抑鬱的人,自然也脫離不了這種恐懼。

他凝視着窗外,他心中突然莫名其妙地生出一個念頭,自己會不會也……

一股電流從脊梁骨傳到大腦中,好像打通了他的任督二脈。

「天……,如果按照床位的順序,下一個死的不就是我么……完蛋了!我要是出事了,我家人該怎麼辦……」一股觸電般的痛一下子從頭頂襲來。

胡思亂想夾雜着強迫症又來了……

這種恐懼的念頭一旦升起,在別人腦子裡也許沒事,但在他的腦袋裡就像蟑螂一樣難以消除。

而恐懼加強迫性思維,就代表這種恐懼會一直持續……

「完蛋了……我要完了……」

周圍任何的訊息現在都會被他當成死亡的信號。

他走下樓想透口氣。

剛下樓就看見遠處有一個高年級學生看着他。

「那個人在惡狠狠地瞪着我,會不會晚上突然爬到我的寢室,然後打死我……我沒有惹他吧……」他突然感到恐懼。

一個遠處的高年級學長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這個語無倫次的人。

緊接着,他去了食堂打了點米飯和一份馬鈴薯絲,

「剛才食堂的阿姨……給我打飯的時候,嘴角有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她會不會是兇手的幫凶,會不會過段時間我也要……她會不會下毒啊……」

想到這些,他飯都吃不下了。

他感覺自己要神經錯亂了……像以前一樣……

恐懼加強迫的時候,他會頭痛,而且是那種神經痛,醫學上來講叫做三叉神經痛,痛到晚上會像殺豬一樣地叫。

如果幾個小時之內不能把那種恐懼的念頭從腦子裡消除掉,只會有一個後果……

連續五天不能睡覺……

這是他的常規操作,通過遐想來折磨自己,無論是身體上還是靈魂中。

這種折磨自己的能力來源於童年的陰影,小時候經常惹事打架,後來家裡的錢都給人家賠了醫藥費。

這倒是沒什麼,但是當他注意到父親向著學校領導低頭哈腰,回家又一臉無奈的表情時,他突然覺得自己不是東西。

因此他一直認為,錢才能改變這一切。

後來那種對錢的渴望和恐懼深深地烙印在的腦海里。

他真的怕自己以後賺不到錢。或者因為沒錢,自己被人欺負,找不到女朋友。

所以一提到錢,他總是會格外敏感。

不過他的自虐遐想能力真的很離譜……

上周他把一個小本子丟了,裏面什麼都沒記。這本身是個無傷大雅的事情。

但他首先想到的是,如果有人踩到我的筆記本,會不會突然滑倒,然後滑倒之後進icu,然後醫藥費由我來承擔……

「那可就真的破產了,我馬上就退學跑路……」

即使是很快樂的時刻,他也總是會想出一些事情來讓自己痛苦,例如會想出門會不會從樓梯上摔下來丟了性命之類的……或者喝水會不會嗆到然後來不及搶救……

暑假他兼職賺了點錢,就開始恐懼。

其實一共就賺了一頓烤肉的錢……

但是他必須在手機上天天看一遍還在不在,生怕丟了。

後來連續半個月都是這樣,很像一個在船上餓壞了後來一輩子都在屯麵包的人。

吃過了午飯,兩個室友狀態也好了一些,孫南仙和他們一起從食堂出來。

有趣的是,自從A出事了之後,兩個室友再也沒欺負過他,也沒用過任何言語侮辱過他。

三個人往寢室的方向走,B無厘頭地突然來了一句:「我想回去看看!你們要一塊嗎?」

隨後,C突然出現了緊張的神情:「別別別,我不想回那個寢室!」

孫南仙也很詫異:「為什麼要回去?那是案發現場,都已經封鎖了,別讓我們再經歷那種恐懼!」他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衝著兩人大喊道。

而B並沒有聽,而是直接朝封鎖的寢室沖了過去。

光天化日之下,二人趕緊拉住了他。

「不行,被老師們看到,你會被開除的,學校已經不讓去了!」C大喊道。

室友B聽到這,也平靜了下來,站穩了腳步,狠狠的「唉!」了一聲。

最後三個人一起回了寢室。

一下午,沒人說話。

晚上8點,室友B突然陰着臉來了一句:「現在到了晚上,應該沒有人管了吧?我現在去看看!」他依然賊心不死。

還沒等二人答覆,B像魔怔了一樣,兔子一般地跑了出去。

南仙趕緊和C說了一句:「我們一起去,可別讓他出事!」

「好……好的……」C滿眼驚恐地回復道。

兩個人跟着B沖了出去。

他們離那個寢室樓很近,但是這個樓的周圍一片漆黑,無論是外面還是裏面,因為後面有一大片沒有光線的草叢。自己現在寢室附近的路燈完全照不到這個樓。

這個寢室樓的門已經被封鎖了,但是門口卻是敞開的,只有一個封鎖布條線。

保安亭也沒有人。

B像瘋了一樣往5樓跑。

二人緊隨其後。

樓道一片漆黑,三個人手機的光亮特別顯眼。

B跑了幾步,就被眼前的漆黑嚇住了。

不知道為什麼,樓道的窗戶都被安裝了窗帘。而且全部拉上了。

現在是二樓。

「南仙,我害……怕……」孫南仙從來沒有見到C有這種恐懼,他渾身哆嗦地像是得了某種疾病。

「真是搞笑,平時嘲諷我那股勁兒呢?」南仙一臉不屑。

他不知道哪來的這股勇氣去說這句話,話音剛落,他感覺有點後怕。

C低下頭沒有說話,好像自從A出事後,B和C的性格都變了。

兩人趕緊跟上B,生怕他在黑暗中出現什麼差錯。

整個樓都是極其黑暗的,外面操場的燈根本就照不進來,而且今天還是陰天,沒有月亮出現,寢室樓的附近似乎籠罩着一層陰影。

而且這種黑暗非常奇怪,不是正常的那種黑暗。

是那種有一絲詭異的黑暗,樓道的空氣中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漂浮着……孫南仙明顯地感覺到不對勁。

樓道里的燈和沒有沒什麼區別,極其昏暗的燈光,在黑暗的樓道里有些怪異,好像走廊的盡頭會有什麼恐怖的東西突然出現。

燈一閃一閃的,很像美劇里的醫院走廊。

沒錯,之前的寢室就是在走廊盡頭。

門和以前一樣,只不過多了一絲詭異的氣氛。

B試探性地敲了敲門,門嘎吱一聲就開了。

很多天沒人進來了,迎面而來有一股塵土的氣息。

燈壞了。

「真是怪了,為什麼燈壞了,這才幾天沒來……」C喃喃自語道。

他們只好用手機手電筒那自帶的微弱的光照了一下房間。

除了窗戶刮進來一陣陰冷的風,沒什麼異樣。

「所以,你來這是幹什麼的?」C有點不高興地問了一下B。

B也沒有說話,他好像中魔了一樣自言自語……

「他絕不可能是猝死……」孫南仙隱約聽到了這麼一句。

「反正他都……已經走了,想太多也沒什麼用,我們也改變不了什麼……」C嘆了一口氣。

「我們回去吧……」南仙有點不耐煩了,但是依然很小聲地說道。

「唉……」B深深地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看得出來,他只是有些不甘心,但是腦子還是清醒的。

陰冷的風依然在樓道里吹着。

南仙最近發現自己有了一些變化,好像說話沒那麼小聲了……但是他依然有些恐懼B和C罵他羞辱他之類的,但是自從最討厭的A死了之後,他們倆的態度好像要好了很多。

但孫南仙一直都是討好型人格,生怕他們生氣。

因此雖然感覺他們態度稍微好了些,但是他依然不敢大聲說話或者和他們目光直視。

更別提追女生了。

他怕變成舔狗,所以就拚命保護自己那一點自尊,寧願裝出一副高冷的樣子。

「那我們走吧!」C也跟着嘆了口氣。

樓道很黑,幾個人用手電筒照了一下屋子。

什麼都沒有。

只有四張對於他們三個是很懷念的床。

當然,對孫南仙來說是噩夢。

不過無論如何,一個室友突然人沒了,多少也是有點心痛的,雖然關係不太好。

幾個人正準備往外走……

……

「C,我走不動了……」B突然有點驚恐地說道。

「什麼走不動了?」南仙感覺有點害怕,他畢竟也是個膽小之人,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的漆黑環境中聽到室友有點驚恐的聲音,還是很怕的。

「我的腳……好像被什麼東西粘住了!!!」B的恐懼感已經有點高了。

C慌忙拿出手電筒,朝B的腳下一照。

壞了。

人類對未知的東西總是恐懼的。

一種藍色的液體粘在了B的腳的周圍。

而視力很好的孫南仙卻發現,這種藍色的液體正在往B的鞋裡鑽。

準確地來說他並不像某種液體,而更像是某種細菌群或者是某種微生物。

「趕快脫鞋!!快!!!」南仙從來沒有這樣大喊過,響徹在黑暗的走廊,那種對未知的敏感度讓他本能做出這樣的反應。

「好!」此時的B像一隻無頭蒼蠅,趕緊聽了南仙的話。

不過B也是那種很細心的人,因此沒敢用手去脫鞋,而是用另一隻腳踩住被粘住的腳,把鞋踩掉了。

藍色液體還沒有進入到他的鞋裡。

B只穿着一隻鞋,就趕緊往外走。

隨後……三個人像瘋狗一樣跑了出去。

但還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