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10章 基因蟲在線免費閱讀_歐蓉小說
◈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9章 神秘通知在線免費閱讀

膽小大學生:人類的最後希望第10章 基因蟲在線免費閱讀

從實驗樓出來的時候,他突然意識到,諸葛顏的寢室跟他是順路的,因為同一個年級的男寢和女寢,都是在一個區域的。

他很想單獨送她回去。

這個念頭一升起,他就憋不住了,他四處張望尋找着諸葛顏,生怕她被別的男生搶走。

果然,還是晚了一步,一個留着奶奶灰發色的高年級帥氣男生已經提前湊了上去,在他的注視下,兩個人邊走邊聊慢慢消失在黑暗中。

「沒有親密動作,估計應該不是情侶關係。」富有邏輯的頭腦在那一瞬間,讓他突然分析了一下。

即便如此,此時此刻,他依然覺得內心堵得要命,好像嗓子眼裡塞了一大塊綠豆糕,咽不下去又吐不出來。

而且這塊綠豆糕他又沖不開,一瞬間,他的自卑感衝上來了。

「他們是一群富二代,有錢人,長得又帥……而我只是個個子高的窮鬼……我又有什麼資格追她呢,算了吧……還是消停地上課吧,別想這想那的了!」他站在原地像傻子一樣嘀咕了半天,他突然有放棄的念頭了。

五分鐘過後,他突然發現周圍已經沒人了。

實驗樓的燈也滅了,路燈也滅了一些。

這所大學到晚上11點左右,基本就都熄燈了,無論是路上還是寢室樓里。所以一到這個時間,路上就很黑。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走光了,很快都消失在黑暗中,好像把他忘了一樣,這令他有些不爽。

不過他更懼怕黑暗,剛才咽喉里那塊「綠豆糕」也在黑暗中不得不咽下去了,他加快了腳步。

校園雖然很大,但是到晚上只有幾個路燈是開着的,所以整個校園看起來漆黑一片。

他加快腳步往寢室樓的方向走,越走越快,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追他。

到了樓上,一切正常。

室友B和C在打遊戲。

「你回來了!神神秘秘地幹嘛去了?」B邊打着遊戲邊沒好氣問了一句,好像孫南仙在外面沒幹什麼好事。

「沒幹什麼,去轉了一圈。」他支支吾吾地回答道,不過他看見室友們,他心裏還是有點開心的。

「切,鬼才信!誰會轉好幾個小時?」C撇了撇嘴,不過也沒繼續再問。

孫南仙也沒有接話,而是打開寢室的門,向走廊望了一望。

今天晚上的男寢樓道里,很熱鬧,有端着洗臉盆去公共衛生間的洗漱的、有在樓梯口和對象打電話的、有在走廊盡頭抽個煙聽着歌的,當然,還有兩個寢室在互相對罵的。

「好奇怪,怎麼還罵起來了,估計是兩邊寢室一起打遊戲有一邊太菜了吧……」B早就已經習慣走廊里的各種動靜。

「是啊,之前我看還有摔桌子什麼的……」C附和了一句。

不過這種吵鬧聲卻令孫南仙欣慰,因為和前段時間A死了以後走廊的的死氣沉沉做對比,籠罩在寢室樓的恐懼,似乎都已經煙消雲散了。

他深深地吐了口氣。

一切和往常一樣了,不過今晚那個外星社團還有那種藍色的基因蟲還是令他有點恐懼。

這時,諸葛顏給他發了條消息:「你到寢室了嗎?」

他看到這條消息,突然愣了一下,緊接着就是激動地說不出話來。他顫抖着手回了一條消息:「我到了,你呢?」

「我也到啦,剛才把你給忘了,不過有個事我要跟你說一下。」她打了兩行字。

「什麼事?」孫南仙眉頭一皺。

「也沒什麼,就是這個社團存在的事,你就不要和其他人說了,因為我們這個社團不希望太多人知道,否則會有麻煩,倒也不是說麻煩,反正別說就好啦,如果有看中的社團成員我會自己找的。」她解釋了一下。

「其實我有個問題,你為什麼會招我進去呢?」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發了一句。

對面沉默了許久。

「我覺得你有一種能力,別人無法感知,但是我能感覺得到。」她冷冷地回復了一句。

就這一句話,孫南仙直接興奮地像個孩子,從床上瞬間坐了起來,看着手機屏幕,好像中了五百萬一樣。

「真服了,怎麼突然像個傻子一樣!」B一臉嫌棄地看着他,又說了幾句風涼話。

他根本就沒聽這兩個神經室友在說什麼,因為手機里諸葛顏的那句話讓他極為震撼,這麼多年了,幾乎沒人誇過他,他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有一種綳不住的感覺。

他顫抖着手回復道:「是什麼能力呢?」

「你會慢慢知道的!」對面回復了一句,就再沒消息。

「哦哦好,那你早點睡哦!」他沒敢多說話,生怕被對方認為是舔狗。

諸葛顏回了一個晚安的表情包。

今夜的校園相安無事,每個人都很輕鬆。

除了他自己,因為B和C打遊戲的聲音越來越大了,他們開始瘋狂咆哮,在辱罵對面。

「真無聊的兩個傢伙,打遊戲輸了除了亂叫還會幹什麼……」他小聲嘀咕了一句。

B和C當然聽不見,他們依然沉浸在和對面玩家的罵戰之中。

不過沒了A,好像少了一點熱鬧的氣氛。他躺在床上想:「A確實可恨,每天都找我茬,而且非常過分,B和C也就說說風涼話,但是A經常侮辱我,他要是出事真是太爽了,不過真出事了還感覺有點奇怪……時間一長總覺得寢室少了點什麼……」

今天月亮很圓,也很亮。

12點半,B和C也不打遊戲了,三個人也沒有說話,慢慢地睡著了。

第二天是周二,課程非常多,其中導員的課是在上午10點半。

高數課。

只見導員慌慌張張地進來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

他放下手機,扶了扶眼鏡,開始講課。

2個小時之後,枯燥的一節課講完了,孫南仙聽着聽着都要睡著了。正當大家準備下課出門時,導員眼疾手快,突然把門一關。

「這是怎麼了?」B問了一句。

所有學生都疑惑地看嚮導員那張年輕而又滄桑的臉。

「學校發來了緊急通知!」導員緊張地說道,顯然,他的臉色也很難看。

所有人都坐了下來。

他又有一種不詳的預感,雖然是大白天,陽光明媚,但是教室里的氣氛卻一下子凝固起來了。

「所有人到晚上11點之後,不要出寢室樓!這是學校發來的通知,從此之後,取消晚自習,也就是說到了晚上5點,你們就沒事了,該幹嘛幹嘛,但是11點之前,必須回寢室樓,保安大爺會把寢室樓封禁,過了那個時間誰也進不來了,就這樣,下課!」

眾人瞬間炸開了鍋。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一個女生慌慌張張地問。

「真恐怖,不知道學校在瞞着我們什麼?」

「就是就是,真奇怪!」

「天啊,不會晚上有強姦犯吧!」一個女生已經害怕的不行。

「什麼11點,管他呢!」旁邊的幾個壞小子不屑一顧。

孫南仙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在地下二樓的事情。

於是他看向諸葛顏,本來想問一下和昨天大家突然跑出來這件事有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諸葛顏也是神情慌張一臉茫然。

「從她的神情能判斷出,這件事情明顯超出她的預料之外,因此她應該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簡單地推斷了一下。

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小聲問她,「你知道怎麼回事嗎?」

「我不清楚……這種事確實比較奇怪……」她語氣有些發抖。

「你還沒跟我解釋,為什麼昨天大家會跑出來呢?!」孫南仙詫異地又問了一遍。

「我們知道的消息就是……地下三層有一些學校養的動物,好像是他們醫學生的一些試驗品,然後最近聽說會發狂跑出來咬人什麼的,據說不好控制,所以昨天我們就都跑出來了!」諸葛顏回答道。

「地下三層?」

「嗯!」

他半信半疑地點了點頭,也沒再多問,他覺得更詭異了,因為他更沒聽過什麼地下三層。

導員在出門前,又重複了一遍,並透漏出了一個信息:「今後晚上11點之前,一定要回寢室樓,你們在樓里隨便逛,但是不要出去,也沒什麼事,不要多想,只不過學校最近半夜總是進來幾個小偷,對大家的安全可能有影響!」說完便拿着筆記本電腦,急匆匆地出去了。

「小偷……不會是……」一個念頭瞬間從他腦袋裡蹦了出來,像一股閃電一般從他的脊柱擊向他的大腦。

他坐在那裡,發愣了足足五分鐘,甚至B給了他一拳叫他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飯,他都沒有感覺。

直到教室的人全部走光,那種恐怖的念頭依然徘徊在他的腦海中,難以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