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暴露心聲,禁慾老公再次淪陷溫瑾秋司景爵 第7章_歐蓉小說
◈ 第6章

第7章

宋菲兒見司景翊雙瞳猩紅的盯着自己被鮮血染紅的裙子,她神情虛弱的道,「翊哥,我估計孩子保不住了,但你別傷心,我們還年輕,以後還會再有孩子的!」

宋菲兒小臉上沒有半點血色,貝齒緊咬着唇瓣,明明痛苦不堪,卻還善解人意的寬慰他。

司景翊心裏閃過的疑惑頓時消失殆盡,菲兒都疼成這樣了,怎麼可能作假呢?

【嘖,綠茶的段位,體貼大度無限包容。】

【明明車禍都是她安排人造成的,肚裏懷的還是個枕頭,她居然痛成那樣,要不是我有吃瓜系統,我都要被她的演技所征服了呢!】

【司景翊不僅是個綠帽龜,還是個大傻叉,她裙擺那裡有根細帶子掉了出來,你倒是拉一下啊!】

【拉了就知道她是不是綁了雞血在身上了。】

【尼瑪急死老娘了!你再不拉,我要下車替你拉了!】

司景翊被溫顏的心聲吵得頭昏腦脹,他沒有經過任何思考,大掌下意識朝宋菲兒裙擺那裡伸去。

他果然摸到了一根細帶子。

宋菲兒還沒有覺察到異樣,她淚霧繚繞,楚楚可憐的看着司景翊,「翊哥,其實我真的很想將這個孩子生下來,這是我們倆的第一個孩子,我曾無數次幻想過,若孩子長得像你就好了——」

話沒說完,突然她感覺腿間有什麼東西被扯落了下去。

啪的一聲,那東西掉到了地上。

血袋裡剩下的血,散落了一地。

空氣里有片刻的安靜。

宋菲兒瞳孔緊縮,呼吸緊促,臉色煞白,這會兒,她是真的被嚇到了。

司景翊是怎麼知道血袋的?

司景翊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是司家最好騙的一個。

她在他面前騙了將近一年,他都沒有察覺,他怎麼突然變聰明了?

宋菲兒腦子飛速進行運轉,只要她編個合理的理由,司景翊應該不會怪她的。

【噗哈哈哈,血袋掉出來了,她不會要對司景翊那個戀愛腦說,翊哥,我實在是太愛你了,但你們司家門戶高,我想跟你長相廝守,可是我怕你們家不同意,我是因為不想失去你才會出此下策的!】

宋菲兒淚流滿面,「翊哥,我實在太愛你了,可你們司家是葉城的豪門大戶,我身份普通,配不上你,我怕你們家人不同意,才會假懷孕……翊哥,我真的不想失去你。」

若換成之前,司景翊聽到宋菲兒這樣說,肯定不會怪她,反而會心疼她。

之前他爺爺就讓人拿支票給菲兒,讓她離開,但她一分也沒有要。

堅定不移的跟他在一起。

他相信,菲兒是真心愛他的。

【戀愛腦不會以為宋菲兒對他是真愛吧,老爺子之前給她支票她沒要,是因為嫌一百萬太少了,她還在內心罵老爺子太小氣呢!】

司老爺子見司墨衍和司柚柚的目光都落到他身上,他神情威嚴的摸了摸鬍子,低咳了兩聲。

宋菲兒父親早逝,母親靠出賣身體賺錢,繼父精神又有問題,這種人家養出來的女兒能有幾個好的?

給她一百萬都算多了!

【宋菲兒沒要老爺子那一百萬,還假模假樣的割腕自殺,可把戀愛腦心疼壞了,揚言誰再阻止他跟宋菲兒在一起,他就要跟家裡斷絕關係。】

【老爺子年輕時雖然玩得花,但有一點,他是個疼孫子的,見司景翊鐵了心要跟宋菲兒在一起,也就睜隻眼閉隻眼。】

【戀愛腦大概還不知道,宋菲兒住進司家後,偷了他母親不少首飾拿去黑市賣了吧!】

【那些首飾的錢都不止一百萬了,更別說戀愛首給她買名牌包豪華超跑之類的。】

【艾瑪,難怪司家都是炮灰命運,簡直沒一個智商在線的!】

司景翊的臉色變了又變。

菲兒悄悄偷了他母親的首飾去賣?

他不信!

平時他給她送昂貴的首飾,她都不要,她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司景翊面色陰沉的瞪了賓利車裡的溫顏一眼。

宋菲兒順着他的視線,看到溫顏幾人,她瞳孔微微一縮。

她掙扎着從司景翊懷裡下來,面色柔弱蒼白的道,「翊哥,也許我們真的不合適,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們分手吧!」

不待司景翊說什麼,宋菲兒就踉踉蹌蹌的往前跑去。

看着她搖搖欲墜的身影,司景翊臉上露出心疼不舍的神情。

他正要邁開腿追上去,溫顏就笑着跟他打了聲招呼,「二弟,你知道你女朋友懷的是個枕頭了?」

司景翊臉色黑沉。

溫顏看到司景翊的面色,唇角笑意忍不住加深。

【戀愛腦不會以為宋菲兒的第一次真給了他吧?】

司景翊瞳孔地震,他面色沉沉的瞪向溫顏。

她、她什麼意思?

菲兒的初次,就是給他的!

那天早上醒來,他看到床上有朵暗色紅玫,那是菲兒將最寶貴的東西給了他。

溫顏翻看了眼系統里描述的司景翊以為宋菲兒將第一次交給他的過程。

【啊耶,過程居然是這樣的,變愛腦真是個傻叉!】

司景翊怒瞪着溫顏。

你啊耶什麼啊耶?

過程是什麼樣的,你倒是說啊!

坐在後車廂一直沒有說話的司墨衍看着心裏活動豐富的溫顏,他眉眼露出一絲諱莫。

溫顏見司景翊怒氣沖沖的離開後,她收回視線,一轉頭,對上了司墨衍那雙幽深如淵的狹眸。

司墨衍上車後就脫了西裝外套,他身上穿着白色襯衫和商務馬甲,寬闊結實的胸膛與勁窄有力的腰身被完美的勾勒出來。

馬甲上有個款式貴氣的胸針。

他雙腿優雅交疊,修長手指在膝蓋上敲打,雖然才二十五歲,但身上卻有種成熟冷峻的上位者氣息。

溫顏衝著他嫵媚一笑,「老公,你真帥。」

【叮,厭惡值減少1,現為78。】

什麼鬼?

厭惡值還有78,那何年馬月才能到好感值100?

不過她剛剛只是誇了他一句,厭惡值就減少了1,她是不是多誇幾句,就能減少更多呢?

「老公,你的手,比彈鋼琴的還要好看。」

【不知摸到我身體上是種什麼體驗?】

【嗷嗷嗷,肯定又酥又麻,舒服的嘞。】

向來泰山崩於前都能面不改色的男人,頓時低咳起來。

他眼神冰冷的瞪了眼溫顏,「你閉嘴!」

爺爺和柚柚在車上,她在心裏亂想些什麼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