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estdirect.org/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搬空錢財我送後媽一家去下鄉 第2章_歐蓉小說
◈ 第1章

第2章

  都在廠子里上班,敢不聽陸建軍的話,估計是不想混了。
  陸星明朝他們兩人豎起大拇指,「你們牛!」
  一群大老爺們住進來,別說張桂芳跟她的兩個女兒了,就連吳國柱,估計也不敢來。
  吃了午飯,顧霆之從包裹里拿出一個相機,問孟拂煙,「就要下鄉了,要不要拍幾張照片?這裡是你長大的地方,想不想記錄一下?」
  孟拂煙眼睛一亮,「想,多給我拍幾張。」
  她雖然有錢,但卻沒有相機,早些年媽媽倒是有一台相機,可惜後來壞掉了,一直沒買新的。
  上輩子下鄉回來的時候,這房子里已經沒有多少曾經她生活過的痕迹了,已經被那幫人徹底霸佔了,如今有相機,她自然要多拍幾張。
  見她高興,顧霆之彎了彎嘴角,相機果然帶對了。
  「我給你拍。」
  顧霆之拿着相機給孟拂煙拍照,院牆邊,鮮花旁,葡萄架下,鞦韆上,走廊邊,客廳里,加上前後院,孟拂煙單人的,孟雲寄單人的,還有幾人的合影,咔嚓咔嚓的按着快門,越拍越開心,很快就把一卷膠捲給用完了。
  呃……
  「拍的好像有點兒多了!」孟拂煙有點兒不好意思。
  顧霆之嘴角上揚,換上新的膠捲,「沒關係,我這裡膠捲多,拍多少都沒問題,樓上要不要拍?」
  「要!」
  「你可以去換幾身不一樣的衣服拍,正值美好的年紀,多記錄點兒將來可以多點兒回憶。」
  孟拂煙高興的不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行,那我就不客氣了,用了你這麼多膠捲,以後我拿好東西跟你換。」
  他願意給,她就接着,以後再給他一些好東西,關係嘛,就是這樣你來我往培養出來的。
  顧霆之跟着孟拂煙去了二樓。
  二樓的裝修要比一樓還要好,這裡原本是媽媽的閨房,後來就搬去了樓下,等孟拂煙長大一些,樓上重新收拾過,給孟拂煙住了。
  所以裝修要比樓下還要好。
  顧霆之看着,再一次體會到了這小姑娘少女時期的生活是多麼的滋潤。
  他得多賺點兒錢,不然還真養不起她。
  孟拂煙換了好幾身衣服,拍了好多,連家裡各個角落都拍了照片。
  時間差不多了,陸星明要去辦事了,顧霆之卻不肯走。
  「反正你一個人去就行了,我帶她出去拍幾張,小姑娘家家的青春就這幾年,去她常去的一些地方拍點兒照片,留做紀念。」
  陸星明:「……」
  他們拍了很多合照,一開始還是他們幾個輪換着拍,拍着拍着,就變成了只有顧霆之跟孟拂煙的合照了。
  如今,他牽着孟雲寄的手,看着顧霆之拿着相機各種給孟拂煙拍照,這感覺,怎麼有點兒不對勁?
  不過,陸星明見孟拂煙拍的開心,也就沒說什麼,任務是必須完成的,所以他真的就先離開了。
  孟拂煙看着陸星明走了老遠還在跟她揮手,心裏想着,這輩子,她得好好保護他,絕不會讓他走上上輩子的老路。
  顧霆之帶着孟拂煙拍了很多照片,包括家屬區周圍孟拂煙常去的一些地方。
  鏡頭裡的姑娘笑顏如花,這麼美好的畫面,顧霆之想,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這麼顯眼的兩個人,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不過孟拂煙不在意,很快拍完了照片,顧霆之把整整三卷膠捲拿出來,「是我找人幫你洗出來,還是給你?」
  孟拂煙笑着道:「給我吧,我自己找人洗出來就行了,謝謝你啊!」
  顧霆之沒強求,把膠捲交給她,這才離開。
  中午的時間差不多了,孟拂煙讓弟弟去學校去,她還有事要辦。
  「乖乖去上學,誰都不要說,免得被爸爸知道了攔着不讓你下鄉,姐姐還有點兒事情要辦,等辦完了就去學校給你辦退學手續。」
  孟雲寄一向很聽姐姐的話,背着書包乖乖去學校去了。
  孟拂煙把門鎖上,去了媽媽給她存放嫁妝的房子里。
  這房子三室一廳,裏面傢具非常多。
  兩米的大床,兩個大衣櫃,一個梳妝台,一張寫字檯,兩個紅木箱,兩個皮箱,兩個床頭櫃,兩個半人高的矮櫃,一張餐桌,六把椅子,兩個放在廚房的櫥櫃。
  全都是好木頭,當初置辦的時候花了不少錢。
  兩個爐子,全套的鍋具,十套碗筷,大大小小的搪瓷缸有十個,她自己,她老公,連他們孩子刷牙喝水的都準備了。
  兩個搪瓷盆,一個臉盆架,兩個嬰兒床,還有一張上下床,是給她的孩子準備的。
  另外箱子跟衣櫃里還有六床棉花被,兩床毛毯,兩套毛巾被,兩身棉襖棉褲,是按照大姑娘的尺寸做的,是給她婚後穿的。
  六件不同顏色的呢大衣,十斤羊毛線,兩雙小皮鞋,兩雙皮棉鞋,十雙襪子,兩雙雨靴,兩雙皮手套,一輛單車。
  媽媽幾乎是在有限的時間裏,把能準備的,能久放的,全給她準備了。
  她當年重傷回來,拼着最後的時間給她準備好了一切,這些東西弄完沒多久,她就去世了。
  想到媽媽,孟拂煙忍不住落下了淚。
  時隔多年,再次看到這些,依舊忍不住熱淚盈眶。
  她手裡,還有一對情侶手錶,進口的,勞力士。
  女款是給她的,至於男款,是留給她在收了男方的彩禮跟新衣服之後,給男方的回禮。
  猶記得當年,每當她在家裡受了委屈無處發泄的時候,就會來這個屋子裡待一段時間,看着媽媽給自己準備的這些東西,回憶曾經有媽媽在的時光,她心裏才能找到些安慰。
  孟拂煙把藏在傢具里的一張存摺拿出來,裏面有一萬塊錢,這屋子裡還藏着兩千塊錢的現金,另外就是夾層暗格里有一些小黃魚,一共一百六十個,兩對老工藝的龍鳳鐲,一對飄花玉鐲,這些全部拿出來放進空間里。
  這些錢財,都是媽媽留給自己的保障。
  看着這一屋子的傢具,孟拂煙有點發愁,她的空間本就不大,已經被她塞滿了,她要怎麼把這些弄走?
  把空間里哪些東西清理掉呢?